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似乎是感受到死亡,亓君挨了我几下,但是跑得更快了,对死亡的恐惧激发出了他的潜能。

  我追着他往山林的深处越跑越远,雪越下越大,一片白茫茫,真的是鹅毛大雪,我感觉不到寒冷,只感觉到累和慌张。

  迈开一步,腿就陷进了雪里,抬起来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回头看过去的时候,村里的灯光已经不见了,隐没在了雪花之中。

  但是我不能回头,也不能停,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解决掉亓君,不能够让他溜走了,我已经打草惊蛇了,如果今天放过了亓君,等待我的将会是永无宁日的骚扰。

  我的家人,我的女儿都会受到亓君的威胁,谁也不知道这条毒蛇会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咬人一口,他这个变态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不能让这样的危险发生。

  “别追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了我,我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手也断了,你为什么还要追着我不放?”亓君大概是也跑累了,喘着气,回头向我哭着哀求,“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做人,再也不会想着杀你。”

  “那你就停下来,站在我的面前,跟我保证。”我说,“你只要站在我的面前,向我保证,举着手发誓,以后再也不骚扰我,不会伤害我的家人,我就不杀你。”

  “你先将手里的钢管扔了,我就过去。”亓君跟我讨价还价,“扔的远远的,我就过去。”

  “谁跟你讨价还价?你是要过来,还是要我过去?”我不可能将手里的武器扔掉,亓君的话我半个字都不会相信,之前苏沫将亓君的命根子剪掉的时候,亓君中间醒了一次,向我和苏沫讨饶,但是转过身,伤好了之后,亓君立刻就报复人,在我的别墅外鬼鬼祟祟的,还对我说出那样威胁的话,威胁要伤害童望君和苏然,威胁要对我女儿下手。

  这样的人渣,说出来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他即便走过来跟我发誓,用他祖宗十八代发誓,我也不会饶了他,我那样说,只是不想让他继续跑了,想让他送到我的面前。

  已经跑了很久了,不知道方向,这样的天气在山林里迷了路,能够要人命。

  “你不将手里的东西扔掉,我不会过去的,我没有那么傻,你分明就是要杀了我,你已经下了死手了,我胳膊现在都肿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犯法的,你要是杀了我,警察不会放过你,你会挨枪子儿的。你为什么就一定要置我于死地,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为自己想一想,真的没有必要,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你为了杀我,将自己搭进去,你觉得值吗?”亓君居然开始劝我了。

  “真的不值,一点都不值,你杀了我,自己会挨枪子儿,即便不挨枪子儿,也会在牢里坐一辈子的牢,那个时候你还指望童望君,指望苏然她们会为你守寡?不可能的,她们肯定去找新欢,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被别的男人搞,包括你女儿,也有可能被别人欺负,你怎么保护她呢?”

  “我也不想,但是这些都是你逼的。”比起往后的事情,我更担心现在的事情,我喘着气,慢慢的向亓君挪动,“我跟你说了好几次,让你不要极端,让你好好的享受生活,可你就是不听,非要逼我走这条路,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是你自己作死,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美好的生活你不想要,那么就让我送你到另外一条路上去。”

  亓君也在往前走,长久的追不上他,我心里有一点烦躁,很担心会被人发现。

  我已经出来这么久了,童望君和苏然发现我不在,肯定会找我,她们肯定会告诉村里的人,村里的人肯定会报警。

  要是让人看到我和亓君这个样子,别说我杀不了亓君,我自己你可能会因为罪行暴露,被抓进牢房里去。

  胸口不断的在撕裂,肺里感觉非常的灼热,但是吸一口气冰冷的空气,又冰冷刺股,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我不知道追着亓君跑了多久,如果让我自己走这么远的路,我早就坚持不住了,因为有目的,我才能够一直坚持着。

  前面的亓君也不行了,连滚带爬,忽然滚下了一个斜坡,人消失在了斜坡的尽头,我赶紧的追了上去,发现斜坡的下方是一个悬崖,黑布隆冬的,亓君应该是掉下去了,也不知道下面的情况怎么样,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我暗自骂了一句,怎么是这样的结果,眼看着就要追到人了,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现在是回去,还是怎么办?

  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真要这么回去,不知道亓君的死活,我心里不安,万一他没有死,被人救了起来,或者是自己逃了出去,我做的这些和白费没有什么两样。

  现在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在想着亓君会不会成为小说或者电视里面的那些主角一样,跌落山崖捡到了一本武功秘籍?

  虽然知道这个想法很幼稚,很荒诞,但是也足以说明我现在的心思很复杂,很犹豫。

  抓起来两捧雪,揉捏成了团,往下扔出去。

  我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试探一下,希望能够听到亓君的一声惊呼声,但是什么都没有。

  我呼出了一口气,终于还是下了决定,要下去看一看。看不到亓君的尸体,我心难安,我想要踏实,不想留有后患,不想留有猜测,我慢慢的顺着斜坡爬了下去。

  悬崖有十多米高,三四层楼的样子,也不算高,但是从上面往下看的时候黑漆漆的,不下来根本就不知道高度。

  我发现了亓君,他没死,缩在角落里,缩在一个凹陷的石壁中。

  幸亏我下来了,否则真的就让他逃了。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你要再过来,我就扔石头了。”亓君喊叫着,不断的往凹陷的石壁中缩,但是他又不是穿山甲,只能徒劳的在原地打转。

  我捡起地上的石头,当先朝他扔了过去:“你赶紧的给我出来。”

  “我不出去,出去了你会杀我的,救命啊,救命啊。”亓君大声的呼喊。

  他的呼喊声很快就消失在了寒风呼啸中,但我还是很怕,担心会被人发现,会被人听见,我拿着钢管走了过去,用力的挥舞着。

  有些人可能会奇怪,为什么看到一些战争片里,三五个手持枪械的士兵就能够押送着几百人,甚至上千人到坑边,然后将他们活埋了?

  为什么那些人不知道反抗?

  为什么有些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不知道去找人报仇,却要自杀?死都不怕,为什么在死之前不拉上一个垫背的?

  其实人在这个时候已经没了希望了,在他的眼里就只剩下死这一条路,反抗或者是报仇,都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亓君现在的心态大抵如此,只是被动的被我殴打,嘴里胡乱的呼喊着,没有了反抗的心思。

  我眼睛盯着他,但是没有焦距,本能的挥舞着钢管,一下又一下。

  我的心情很沉重。

  有一些东西在我心里滋生了出来,让我感到害怕,让我感到厌恶,让我感到抗拒,但是我别无他法。

  一个人再坏,但是当剥夺他生命的时候,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我心里不可能好受,这和长期受到的教育观念有冲突。

  滋生出来的东西就是这些矛盾的情绪,让人很不舒服。

  终于,亓君不动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