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499章 吹吹就不疼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心一下变得焦急了,怀疑童望君手机不会没电了吧,要是这个样子,岂不是错过了?

  我不停的给童望君打电话,心里有点责怪自己,为什么要等到了火车站之后才跟她联系,明明知道这个时间点正是快要下车的时候,人比较多,声音又嘈杂,手机放在身上肯定听不到声音,为什么不早点跟她联系。

  “爸爸。”边上有人喊我,陈乐从侧边扑了过来,抱住我的腿。

  童望君站在几米远的地方看着我:“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说时间有些赶,不好来接我们吗?”

  我抱起了陈乐,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有点担心你们,反正有车,过来也要不了多长的时间,就开车过来了。刚才给你打电话,你没有听到吗?我还以为你下了车之后走了,害我担心了好一阵子。”

  “手机放在兜里,人太多了,声音又嘈杂,这一站下车的人很多,没有听到。”童望君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出站的时候就看见你了,在这里低着头打手机,你就不知道抬头看一下?”

  “我看了,没有找到你。”我走了过去,接过童望君手里的东西,“你这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怎么还带东西过来了。”

  “自己家里种的一些菜,我妈让我带过来的。”童望君说。

  “哪里买不到菜,带菜过来干什么?多麻烦。”我说,“走吧,车子就在那边。”

  我拉开车门,让童望君和陈乐先进去,准备将菜放在后备箱。

  “菜别放在后面,后面有点脏,给我吧,我抱在手上。”童望君说,“我说不带东西,我妈非要摘了一些菜让我带过来,这不是给你的,是给叔叔阿姨的,你不要想多了。”

  “我猜也不是给我的。”我拉开副驾的车门,将菜放在了副驾驶,“放在这个地方吧,系好安全带。”

  “我看到车头的地方好像有些变形,是刮蹭的,还是怎么回事?”车开了后,童望君跟我说。

  “刮蹭了一下。”我点头,“前几天开车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墙上,还没来得及去修,等过几天有时间了就去修。”

  我没敢告诉童望君我是在路上撞的车,害怕她担心。

  “慢点开车,不要抢时间,不要斗气。”童望君说。

  “我没有开斗气车,也没有抢时间,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倒车的时候不小心刮蹭了一下,没事的,以后小心些就没什么问题。”我点头,“不要担心。”

  “你现在带我们去哪里?是去酒店吗?还是直接回鄂市?”童望君问我。

  “太晚了,不回鄂市了。”本来出来的时候就没打算回鄂市,天太晚了,不安全,路上又发生了那样的变故,我就更不敢抹黑带童望君和陈乐回去了,“在武昌地方住一晚,明天早上再回去。”

  “那就在附近找一个酒店吧。”童望君说。

  “不住酒店,到家里去住。”我说。

  “你在武昌买了房子?”童望君沉默了下,问我。

  “买了,才买没几天,二手的别墅,就是之前我租的那间别墅。”我点头,“在武大边上,现在那个人不准备在武昌继续工作了,就将别墅卖了出来,我接手了。房间多,今天晚上就到那里去睡吧。”

  “苏然不在那里吗?我过去,会不会不太合适?”童望君担心这个。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这样的事情上面,童望君问苏然会不会介意的时候,我心里就感觉有些不舒服,不是对童望君不舒服,而是觉得童望君内心肯定不好受,想到她不好受,我心里才不舒服。

  “没事的,她不在,她在租的房子里,现在还没有搬过去。”我说,“你吃了晚饭没有?要不先去弄点吃的东西吧?”

  “上火车之前已经吃过了,直接回去吧。”童望君摇头,“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不吃东西了。”

  “行,没问题。”我点头,开车回了别墅。

  打开院墙的门,打开别墅的门,开灯,童望君和陈乐进来,我说:“怎么样,是不是很大?”

  “的确很大。”童望君也很高兴,打量着四处,“虽然是二手的,但是看着也挺温馨的,在武昌能有这样,一个房子,很好。”

  “坐一下吧,我给你拿点水,休息一会儿,等会儿洗了澡睡觉,明天早上我再带你和陈乐回去。”我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饮料,又拿了一盒牛奶,倒了些热水,温了一下牛奶,给陈乐,“拿着,你姐姐想你了,她给你买了好多玩具,明天回去了和你姐姐一起玩玩具,好不好?”

  “好。”这么久没见陈乐,再见到我,她一下又变乖了,双手捧着牛奶盒,慢慢的喝着,指了一下电视,“我要看熊大。”

  我正准备打开电视,童望君拦住了:“这么晚了,别给她看,等会儿又睡不着。”

  “没事的,困了肯定就睡了,时间也还早,让她看半个小时,等会儿还要洗澡,现在不急着睡。”我打开了电视。

  “你转过身子,面对着我。”童望君突然跟我说。

  “怎么了?”我有些奇怪的转过头看着她。

  “你头上是怎么回事,是血吗?”童望君往我身边坐了一下,伸手拨开我的头发,“你的头怎么破了,流了这么多血?”

  “破了吗,就撞了一下,什么感觉都没有,怎么会破?”我站了起来,到了卫生间,对着镜子看了看,额头往上,头发盖住的地方,的确有血,划了一个长长的口子,血从额头边流下来,有头发挡着,先前一直没注意,到了屋里光线亮了一些,才发现。

  “你头上的伤口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弄的?”童望君跟着进来,“头低着,我给你清醒一下。”

  童望君用手接了一些温水,清洗的我头上的血迹,动作很轻柔,她的手有些粗糙了,在家没少干活:“这么大的口子,得去医院。”

  “就流了一点血,划了一个口子,不用去医院。”我说,“没有那么严重,看着吓人,是因为时间长没注意,所以才会有这么多血流出来,口子不深,没什么关系的,过几天就好了。”

  “离着这个地方不远就有一个小诊所,到那里去,让医生清洗一下吧,消消毒。”童望君跟我说。

  “真的不用了,没有那么严重,你去洗澡吧。”我说,“洗了休息,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你也累了。”

  “跟我走。”童望君直接抓住了我的手,出了卫生间,到客厅跟陈乐说,“小乐,爸爸头上有伤,现在妈妈要带他去医院,你先不看电视,跟着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陈乐抬头看到我额头上的伤口,手往下面压了压:“你低头。”

  我有点莫名其妙的,低下了头,一边防着陈乐,很怕她会一巴掌拍在我的伤口上,伤口虽然不深,但是毕竟破了皮,陈乐真要一巴掌拍过来,肯定疼。

  陈乐吹了两口气,边吹还边说:“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哈。”

  说完之后,陈乐又吹了两口,还问我:“疼不疼,还疼不疼?”

  “不疼了。”我多心了。

  童望君抱起陈乐,拉着我的手,生怕我反悔不跟着一起去似的,出了门之后走了几百米远,果然有一个小诊所,有人值班。

  进去用碘酒清洗了一下伤口,包扎了一下,童望君这才安心,和我一起回了别墅。

  “你怎么知道边上有个小诊所,我在这里住了那么久,以前从来都没有注意。”我抱着陈乐坐在沙发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