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地方才租下来的,就要搬过去吗?”苏然说。

  “这里是租的,再怎么好,也是别人的,别墅是我们买的,在里面我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会有人打扰。关紧门窗,天地都属于我们的。”我跟苏然说,“你想光着脚丫子在屋里跑,就能够光着脚丫子在屋里跑,想要不穿衣服在楼上楼下的闲逛也没有问题。”

  “谁不穿衣服闲逛,我看只有你才这个样子。”苏然白了我一眼。

  “你是答应了?”我问苏然。

  “你都搬过去了,我肯定也要跟着一起搬过去。”苏然点头,“那个地方的确不错,边上就是东湖,绿化也好,走上不远的路就是武大。”

  “是啊,真的很好,我也没想到唐欣这么快就要离开,而且才买的别墅,不过半年而已就要转手卖出去。”我点头。

  两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唐欣主动给我打个电话,让我到别墅去,和她一起将房子的产权手续处理一下。

  我带好了身份证,和相关的证件,开车到了别墅,和唐欣一起跑了几个地方,将手续办了下来。

  看着文件上面的名字由唐欣变成了我,再回到别墅,面对别墅的时候,我的感情变得不一样了,我终于有了一个家了,在武昌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不是租的房子,也不是别人赠与的房子,而是我自己出钱买了房子。

  “谢谢你了。”我真诚的对唐欣说。

  “又不是白给你的,你出了钱的,我卖给别人也是卖,卖给你还快一些,而且跟你认识,比较放心。”唐欣笑得有些苦涩,回头四处看了看,房间里的布置,“本来以为这个别墅会一直陪我到老,我会一直生活在这里,会带着自己的小孩子在别墅里玩耍,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告别了。”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唐欣,只能站在她身边一言不发。

  “好了,不说伤感的事情了,今天对你而言应该是高兴的一天。”唐欣努力的想要让自己开心一点,但是她眼里的哀愁骗不了人,哪怕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眼中的那一抹哀愁如何都抹不掉,“明天回鄂市行不行?”

  “没有问题。”我点头,“明天早上的时候我过来接你,送你回鄂市,我也准备回去。”

  我出了别墅,唐欣一个人留在别墅里,坐在沙发上抚摸着沙发。

  我猜想唐欣是不是想到了周凯,想到了和周凯在沙发上缠绵的场景。

  随着别墅卖出去,她和周凯的这一份感情也宣告告于段落了。

  我没有回去,给方琼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将车开到了一家茶馆下面,上楼之后要了一个包间,服务员送了一壶茶过来,我让她出去,没要她伺候,静静的一个人喝着茶。

  半个多小时之后,方琼上了楼,进了包间。

  “把门带上。”我吩咐了她一声。

  方琼很听话的带上了门,反锁上,这才走了过来,坐在我的对面。

  “自己倒茶。”我喝了一口茶水,眼睛往左上的茶杯看了一下。

  “我不渴。”方琼摇头。

  “徐恒和林敏准备订婚了?”我问方琼。

  “是的,他们已经订婚了,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而且订婚宴的时候公司的很多人都会去。”方琼点头。

  我察觉到方琼在我的面前似乎有些紧张不安,对我有一些惧怕。

  上次是这个样子,这次也是这个样子,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很享受被人畏惧的感觉,方琼的模样没有让我感觉到丝毫的愧疚,反而有些痛快,高高在上的感觉,真的太令人陶醉了,或许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欺软怕硬喜欢,欺负善良的人,喜欢在老实的人身上寻求存在感。

  甚至有些人特意的挑一些傻子,或者是乞丐,对他们施暴,无非是想要从这样不对等的施暴中找到掌握他人命运的快感。

  这就像为什么有人会劝一个心里有烦恼的人,有不开心的事情就大喊出来,或者是摔一些东西发泄一下。

  其实都是差不多的道理,如果摔人不犯法,他们肯定就摔人了。

  “我怎么没有听你跟我提起这个事情,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没有跟我说?”我冷着脸,盯着方琼。

  “这件事也要说吗?我没有意识到,这是徐恒和林敏私人的事情,而且我也不以为他们结婚有多重要。你不是让我偷偷的打探公司的事情吗?”方琼看到我的脸冷下来了,更加的害怕了,有些畏缩的看着我。

  “我让你盯着公司的事情不只是商业机密,不只是客户和业务,不只是徐恒的一些小动作,还有,其他的事情,只要是关于徐恒的,我都要知道,如果你能够知道他和林敏在床上坚持了几分钟,将这样的事情也可以告诉我,我也不反对。”我说,“我不喜欢下次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欠唐俊的钱就由你来还,而且童望君肚子里流产的孩子,你也要为此付出一些代价。”

  “什么代价?”方琼问道。

  “孩子没了,他是一条生命,你说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看着方琼。

  “杀人是犯法的,你不能这么做。”方琼猜到了。

  “能不能那么做不是你来决定的,是由我来决定,要不要那么做则是由你来决定,看你今后的表现。”我不介意用一些手段威胁方琼,我甚至在想要不要找个房间,让她脱光了衣服,给她拍一些照片,以此来要挟她。

  人心都是容易变化的,要用一些手段才能够控制得住,方琼心里或许对童望君有一些愧疚,但是这样的愧疚能持续多久,能不能够让她作出我愿意看到的事情,做出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不是很有把握。

  世界是美好的,但是仍然有许多黑暗,对付黑暗,我并不认为用美好能够净化,以暴制暴有些时候是最为有效的法子,特别是当那些人钻了法律的空子,法律无法制裁他们的时候,以暴制暴尤其有效。

  “下次我一定会将徐恒的事情告诉你,无论是他结婚还是林敏怀孕,或者是其他的事情,我都会跟你说的。”方琼跟我保证。

  “你最好能够这么做。”我拿起来一个杯子,给方琼倒了一杯茶水,“喝吧。”

  “我不渴。”方琼摇头,还是那句话。

  “不渴也喝,我给你倒茶水,不管你渴不渴都要喝。”我态度很强硬,盯着方琼。

  方琼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杯,很顺从的喝干净了里面的茶水。

  “你在徐恒身边待的时间也不短了,这么长的时间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吗?”看着方琼喝完的茶水,我这才问她。

  我最近在看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学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名词,斯德哥尔摩症,患有这类症状的群体,会对犯罪的人产生感情,帮着伤害自己的人对抗别人。

  我现在就是要给方琼暗示,一步步让她顺从我的意思,跟着我的指示来,这样比单纯的脱了她的衣服,拍几张照片的威胁要更加的有效,而且要更加的安全。

  无论是她进门的时候,让她锁门,还是她在表示了不喝茶之后,强迫她喝下茶水,都是心理暗示。

  “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不过最近公司开了一场会议,听说公司的高层想要加大扩张的战略,准备寻求投资。”方琼说,“这算不算是有用的消息?”

  “有用,很有用。”我点头,“具体的方案,你们公司应该有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