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现在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跟我说这些话,就像当初我站在旁观的角度说余露一样,只有经历过了才会明白其中的艰辛,陷进去了就难以拔出来了,我何尝不知道要脱离出来才能够更好的生活,可是做不到。我一直在思考,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周凯只是将我当成了小婉的替代品,或者说他这样伤害我是为了,报复小婉的拒绝?”唐欣说。

  “那你有了结论没有?”我问她。

  “不清楚,我不知道周凯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也没有必要知道了,结果已经定了。你知道吗,我去找他的时候,他还跟我说,他对不起余露,他害了余露,他很愧疚,他要去找余露,想要和余露复婚。”唐欣摇头。

  “他说他要去余露?雨露会同意他吗?”我问道。

  “不知道,这件事情跟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不管是周凯喜欢小婉,还是喜欢余露。我都是失败者,在爱情之中失败了,彻彻底底的输了。”唐欣很失落,叹了一口气,“余露和周凯相处了十多年,或许这十几年里并非没有感情产生,只是周凯不知是对我还有一份惦念,还是对小婉有一份惦念,他没意识到自己对余露的感情,和余露分开了。周凯以为他们两人之间即便没有爱情,可实际上他们之间早已滋生出了爱情,或者说比爱情更深沉一些的亲情。”

  我从别墅离开之后,给余露打了一个电话:“你有时间没,出来吃个饭怎么样?”

  “你能不能够过来接我?”余露跟我说。

  “行,没有问题。”我立刻同意了,开车调头,往余露住的地方开去。

  到了地方,上了楼,进了屋之后,门是打开的,我发现家里不只余露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人,周凯,他居然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我看到周凯,有点明白了为什么会打电话让我过来接她了。

  “你这话问的有些奇怪,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和余露在一起的时间比你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长多了,我和她是夫妻关系,我在她这里有什么好奇怪的?”周凯说。

  “我们两个已经离婚了。”余露看了眼周凯,“该说的你刚才已经跟我说过了,我不同意,你现在可以走了,我和陈进要出去吃饭。”

  “别找借口了,你刚才跟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边上,你让他过来接你,无非就是想要逃避我,想要躲开我。小露,我和你离婚是一时糊涂,和你分开之后我才察觉到不能没了你,和我复婚吧,我以后肯定会好好对你的,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周凯过来是劝余露复婚的。

  我站在一边没有插口,这个事情得余露来跟周凯说,我不能够提,得让余露自己决定。我站在她身边,默默的支持就好了。

  “当孩子没了的那一刻,我和你之间的感情就已经走到尽头了。”余露说,“你知道吗,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我甚至在想,你会不会像月光宝盒里面的至尊宝那样,在最后一刻出现在我的面,前会不会阻拦医生,让他不要做手术,可是一直到我昏昏欲睡到时候,你都没有过来。”

  “孩子没了,我们可以再生,我们现在都还年轻,都还来得及,我会更加加倍的呵护你。”周凯说。

  “你说的轻巧,孩子没了可以再生?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孩子的存在了,我怀孕的时候没有告诉你,想要给你一个惊喜,想象着以后我们一家三口或者是一家四口能够在一起幸福的生活,但是你呢?一直等到我的手术做完,你也没有出现。”余露眼睛有些红,“你不用再说了,我对你已经死心了。”

  “我真的愿意改过,我现在已经和唐欣划清了界限,和她没了来往,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她。包括她的手机号码,微信号,我全部都拉黑了,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和这个女人有任何的瓜葛。”周凯对余露保证。

  “你和她有没有瓜葛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了,其实,我觉得她也挺可怜的,没了生育能力,结果立刻就被你给甩了,你现在回过头来找我,我怀疑你是不是将我当成了生育工具,是不是等我怀了孕之后,你又会去找另外的一个女人?”余露走了几步,站在我身边,回头跟周凯说,“你不走那就留在这里好了,我和陈进去吃饭了。”

  余露当先走出了屋子,我跟在她的身后。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给我打电话,和我一起吃饭?”进了电梯,余露问我。

  “学校放假了,唐欣从学校辞职了。”我说。

  “她从学校辞职了,是准备回北京吗?”余露稍微愣了一下,没有多惊讶,这个结果她也应该能够想到,唐欣和周凯两个人轰轰烈烈的进行了一段爱情,可才过了这么久就分开了,肯定不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地方任教。

  伤心的地方,没有多少人愿意留在那里,唯有逃离。

  “她说不回北京,她瘦了很多,整个人都变了模样。”我说,“她打算出去旅行,散散心,她跟我说周凯找你,我担心会有什么情况发生,所以就给你打个电话,问一下。”

  “周凯已经找了我好几次了,想要和我复婚,但是我不会同意的。”余露摇头,“其实我对他还有感情,并没有像刚才跟他说的那样完全断了,真要断了,我反而不会这么累,这么痛苦。”

  “那为什么你刚才拒绝的那么干脆?”十几年的感情肯定不是那么轻易的就能断掉,天生果决的人往往都比较绝情,大多数的人其实在面临选择,面临感情的时候,都显得有些模棱两可,有些犹犹豫豫。

  “心里有一个疙瘩,当孩子没了的时候,这个疙瘩就已经长在了心里,不可能消磨掉,如果孩子还在,或许我真的就同意了周凯,和他复婚。可是已经回不去了,孩子没了,我无法说服自己和他在一起。一看到他,我就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就想到那条生命。”余露说,“今天拿你当挡箭牌,不好意思,等会儿我请客。”

  “这又没什么,大家都是朋友,何必和我那么见外?”我笑着说。

  和余露吃过了饭,她回去了,没有要我送,自己回去的,可是我分明看到她坐的公交不是到她住所附近公交站的公交,而是往另外一个地方去。

  她应该是不想见到周凯,所以才想要找一个地方静一静,躲避一下。

  回到了家里,晚上和苏然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将要买下唐欣别墅的消息跟她说了:“学校放假了,我明天可以不用去学校了,在学校旁边有一个别墅,之前我住在那里,现在别墅的主人不打算在武昌居住了,想要将别墅卖掉,我接了下来。”

  “那个别墅是唐婉的姐姐唐欣的吧?”苏然我看着我,“她不是你的辅导员吗,怎么要卖掉别墅,她不当老师了,还是换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准备当老师了,辞职了,所以想要将别墅卖掉。她跟我说了,我就让她卖给我。那个别墅虽然说经过了几手,但是位置挺好的,面积也大,房间很多,价格比较公道。”我说,“等过两天她手上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我就过去和她签合同,将手续走完,到时你和我一起搬过去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