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说话用不着这么难听吧,你是因为追不到,而不是因为旁的原因。林敏看上了你,说不定不是因为你英雄救美,而是因为她想要一个接盘的。你最好弄清楚,她肚子里面有没有别的男人的种,别到时候喜当爹了,还有不自知。”我说话很难听。

  “你这是嫉妒我,林敏她很好,非常的体贴,而且我再跟你说个事儿。可能你不明白五个百分点的股份具体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我可以跟你说个数字,你心里肯定有一个更加确切的认识。”徐恒并没有生气,“我们公司是上市公司,五个百分点的股份有几千万。”

  “几千万那也是现在的估价,而且还只是股票价值,全部都是虚的,如果公司经营不下去,立马就会缩水,并不能代表什么。”我说,“你有这个心思向我炫耀,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好好的去经营你的公司,别到时候垮了,你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公司的业务非常的稳定,公司上市好几年了,广告这个行业经久不衰,肯定不会出现变故。”徐恒信心十足,“不像某些工作室,不小心就给人骗了,立刻就倒闭,还欠了债。还没有哪一个公司敢跟我们耍花招。”

  我心里骂了一句,徐恒这是在暗示我童望君的那件事情。

  “你别得意,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你的身上。”我警告徐恒。

  “你恐怕等不到那一天。”徐恒丝毫不在意我的警告,“我会把订婚宴的时间和地点发到你的手机上,到时一定要过来,我欢迎你,欢迎你和童望君两个人一起过来。”

  挂了电话,我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给童望君打了一个电话,她接了:“有什么事吗,你给我打电话?”

  风有点大,烟呛到了肺里,我咳嗽了两声,将烟拿开:“刚才徐恒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让我去参加他的订婚宴,他说他已经给你打过电话了,而且你同意去参加他的订婚宴,有这个事吗?”

  “你是不是又在抽烟?”童望君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问了这一句。

  “呛着了。”我说。

  “上次打电话跟你说,让你少抽烟,少抽烟,你怎么又抽烟了?你有那么多烦心的事吗?难道就不能把烟给戒了,吸烟有害健康,你懂不懂?那不是一句玩笑话,多少人抽烟伤了肺?”童望君有点生气了。

  我这才想起来上次童望君跟我说的那些话:“行,行,我不抽了,我把烟掐了。”

  我把才抽了两口的烟掐灭,扔到了边上的垃圾桶里:“我扔了,扔到了垃圾桶里了,你别生气了,生气也容易影响健康,有话好好说,脾气怎么那么大?”

  “没什么,你少抽烟。你和苏然在一起也抽烟吗?他难道不管你?”童望君问我。

  “我没在她面前抽烟,她也没说什么。”我说。

  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在童望君的面前提起苏然,总想回避,感觉一提到苏然,内心就充满了对童望君的愧疚。

  “她不说你,没让你戒烟?”童望君又问。

  “没有说。”我想了想,苏然好像没有跟我说戒烟的事情,只是比较反感我在房间里抽烟,但是后面偶尔到阳台上去抽一两次,她也没有多说。

  “那是我多嘴了,以后我不说了。”童望君说。

  “没事,你说吧,抽烟的确不好,但是比较心烦,或者是没事的时候就想抽一两根。”童望君的话让我感觉她似乎想要江关心我的责任交给苏然。

  “我没有立场去说,苏然都没有说你,我作为一个外人,有什么好说的?”童望君情绪有些低,“你刚才说徐恒给我打电话,的确,他给我打电话了,我也答应了要去参加他的订婚宴。”

  “他给你我打电话,让我们去参加他的订婚宴,无非就是炫耀。”我说,“他订婚的对象是他公司的老板的女儿林敏,你应该也认识,而且因为他和林敏走到一起,公司给了他五个百分点的股份,他刚才还向我炫耀,五个百分点的股份值几千万。”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去,而且你马上就要放寒假了,阿珂过些天也要放寒假了,我正好带小乐到武昌去,将小乐交给你,你带回去给叔叔和阿姨看一下。”童望君说。

  我很想跟童望君说,让她不要那么见外,还是称呼爸妈就行了,但是我开不了这个口,没有立场去要求她这么称呼我爸妈。

  “你知道徐恒的用意,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参加他的订婚宴?”我说,“你将小乐送过来就行了,不用去参加他的订婚宴。”

  “他害得我损失了那么多钱,我必须去找他讨要一个说法。”童望君说。

  “警察都没有办法,你能够拿他怎么样,而且订婚宴上全部都是他的人,你一个人又能够做什么?难不成说他骗了你,可你没有证据,怎么证明?”我劝道,我不是怕童望君影响徐恒的订婚宴,而是担心童望君过去了之后受到伤害。

  “就是因为人多,都是他的亲朋好友,我才更要去,让大家看清楚他的面目,认清楚他的人。”童望君说。

  “你这么做,会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我说,“300万的钱差不多也快要还清了,你不要有压力,至于徐恒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

  “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他难不成还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我?”童望君态度非常的坚决,“好了,我还有事情,还要到地里去摘菜,先挂了。”

  “这么冷的天还摘什么菜?别种地了,将地租给别人种吧。要不我出钱,你在你们县上做点小买卖也行。”我说。

  “你上次给我的钱我还有,我已经跟我妈说了,到时候就在县上租个门面,卖点水果,不过现在没有好的商铺可以出租,估计要等到年后才能找到合适的商铺。”童望君说。

  “我给你再打一些钱吧。”我说,“别租商铺,直接买下来,哪怕生意做不成,也可以转租给别人,比租商铺要保险多了。”

  “你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不是单独的一个人,我和你之间也没有关系。更何况我还是你的前妻,钱的事情还是分清楚一些的好,你替我还的那些钱,我会慢慢的还给你,我不能够要你的钱。”童望君拒绝了,“你不要往我卡里打钱,你打了钱我也会放着不动。”

  “行吧。”我叹了一口气,“不要太辛苦了。”

  挂了电话,我有点烦躁,还是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在小区里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慢慢的抽着烟。童望君要去徐恒的订婚宴,我肯定不能够让她自己一个人去,要跟着一起,防止有意外的事情发生。

  学校的考试周就剩下最后一周,连着两天都有考试,考完最后一门,就放假了。

  不过在正式放假之前,唐欣作为辅导员,将院里得学生喊到了一起,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处理了一些之前没有处理的事情,才宣告放假。

  “陈进,你能不能够帮我搬一下东西?”唐欣又喊住了我。

  “你要搬什么东西?”我留了下来,看着唐欣,她的身体比上次还要瘦了一些,脸上骨头都显得出来,眼窝凹陷下去,美感全都消失不见了,整个人感觉像是老了许多。

  “我明年不在这里任教了。”唐欣说。

  “好好的怎么不任教了?是准备回北京吗?”我说,这才半年的时间,唐欣就不继续任教了,肯定不是教学的原因,只能是因为周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