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想要去北京发展也不是不行,北京毕竟是大城市,竞争虽然说激烈一些,但是发展很好,机会很多,可以去试一试。”王秋真点头,“不过最近我事情比较多,可能没有工夫顾及你们,你们要是现在去的话,我帮不上什么忙。”

  “没事,你事情多能够理解,毕竟管着那么大的家业,肯定会比较忙,我们不一定要现在就过去,小沫和亓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他们两个还要办离婚手续,亓君那个白眼谋夺过去的资产,要想办法夺回来,我暂时也没有功夫去北京,等手上的事情忙完了,嫂子你有空闲的时间了,我们再过去找你。”苏沫的妈妈立刻表示。

  见的人多了,经历的事情多了,有些话从别人嘴中说出来,就不得不多想一下,多思考一下,看看她话里有没有深意,特别是生意人,场面上的人物,话里带着深意的可能非常大。

  有些人说话爽直,说出来的话可能伤到人,但是并非他的本意,只是他没有掌握到说话的技巧,情商可能低了一些,但是无论怎么看,他的话不用去多想,就只用理解表面的意思就行了。

  这一类人说话可能难听,可能有些时候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但是人其实还是不错,可以与之相处,跟他对话的时候不用想太多,有什么说什么,有什么听什么。

  但是还有一类人表面上客客气气的,不愠不火,甚至还对你笑嘻嘻,可是他们话里的意思却带着很多的暗示,对于这类人说的话就必须多加思考,多加回味,多加揣摩,品味出他话里的意思。

  我也是和很多人打过交道之后,才有了这样的经验,以往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可能觉得他人说的话暗藏机锋,饱含深意,这样的情节只有在电视里面才会有,像是那些古装剧,特别是宫斗剧,皇上对妃子说的话,妃子之间说的话,臣子之间的对话,都有深意。

  但是当见的人多了,经历的层次高了一些,面对的人物成就高了一些,就会发现与这些人之间的对话就得多思考,就得像宫斗剧里面的那样,酌字酌句的分析他们说的话。

  苏沫的妈妈和王秋真两人之间的对话,我听明白了,苏沫的妈妈想要去北京投靠王秋真,但是王秋真没有马上同意。

  “嫂子,你看你有这么大的能耐,小沫说出来就出来了,亓君将原本属于我家里的资产转移到了他的名下,你可不可以找个人帮着解决一下,帮我们将资产夺回来?”吃了一会儿饭,苏沫的妈妈开口说。

  “我能够将小沫弄出来,是因为小沫没有犯多大的错误,她是属于自卫,这件事情才有转圜的余地,至于说亓君,这是你们的家事,我管不了,得要你们自己去解决。”王秋真毫不客气的回绝了,“他是入赘的,还有胆子将你们的资产转到自己的名下,居然没有被你们发现,你们两个也太马虎了一些,这种事怎么会发生?”

  “家里的生意都是昌民在打理,我和小沫没有多管,亓君和小沫结婚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不敢有过多的举动,谁能够想到他的心思这么沉重,居然偷偷摸摸的在做这样的事情,趁着昌民在忙的时候,利用昌民对他的信任,利用我们家人对他的信任,将资产全部转到他的名下,恰巧昌民又发生了意外,结果成了这个样子。”苏沫的妈妈叹气。

  “这件事情交给律师去做吧,我帮不了多少忙,能帮的忙我已经帮了。”王秋真没有因为苏沫妈妈的唉声叹气就变得心软。

  我有些佩服她,在面对亲戚的时候,居然也能拒绝的这么干脆,没有一点心软,这样的心境,我应该学习。

  “我明白,我明白的,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后面的事情我和小沫想办法解决,不用麻烦你。”苏沫的妈妈连连点头。

  吃完了饭,下了楼,王秋真跟苏然说:“你开车送小沫和你婶子回去,我坐陈进的车,我有点事要跟他说一说。”

  “让小沫打车回去就行了,我和你们两个一起吧。”苏然说,“或者带着小沫一起,等会再送她们回去。”

  苏然这么说,似乎是担心我,担心我和王秋真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担心王秋真会对我不利,她想要留下来陪我。

  “放心吧,我能够对他怎么样,我即便不喜欢他,我还能够动手杀了他?”王秋真清楚苏然的心思,“小沫才出来,情绪不怎么好,你开车送她们回去,让小沫早点休息。我就是想让陈进带我去他开的蒸菜馆看一看,没别的事。”

  “陈进开的蒸菜馆很有特色,非常受欢迎。”苏然说。

  “所以我才想着让他带我去看一看。”王秋真笑着说。

  “没事,你送小沫和她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万一亓君回去了,不要和他产生冲突,他现在成了那个样子,心里有些扭曲,也不要刺激他。”我跟苏然说。

  “我知道。”苏然点头,“那我先走了,你带她去蒸菜馆看一看。”

  “路上小心点。”我点头。

  苏然开着她的奥迪车,带着苏沫和她婶子走了。

  王秋真坐在了我的车后座,我回头看了她一下:“你想去哪个蒸菜馆看?”

  “你在武昌开了几家分店?”王秋真问我。

  “三家。”我说。

  “三个地方都看一看吧。”王秋真说。

  开车带王秋真先到了武大外面的蒸菜馆之后,又到了苏然公司楼下商业区的蒸菜馆,最后到了我最近新开的一家蒸菜馆,花了两三个小时才走完。

  王秋真并没多看,甚至在最后一处都没有下车,只是在车上扫了一眼。

  “你这几家蒸菜馆,一家的成本也就在200万左右吧,一天的盈利能够有100万?”回去的时候,王秋真跟我说。

  “没有那么多。”我摇头,实话实说,“加起来一个月可能也就四五十万的收益。”

  “三家加在一起才这么一点钱。”王秋真摇头,“先别回去,到前面的银行停一下,陪我取点东西。”

  我有些奇怪,到银行里去一般都是取钱,或者是办与钱有关的手续,王秋真说的好像是去银行取快递一样。

  “哦。”我也没有多问,她让我陪着去取,就陪她去取好了,我将车开到了前面的银行,停下来之后,陪着王秋真一起到了银行。

  “你到里面去办手续吧,我在外面等着就行了。”我对王秋真说,她到银行办理手续,与钱有关的,我跟着过去不太方便,想在外面等着她。

  “你跟我一起进来,没有关系。”王巧真说。

  王秋真说没有关系,那我就跟着她,到了银行内部之后,王桥真居然没有排队直接跟大堂经理说:“我要办一张银行卡,往里面存两千万。”

  “可以,可以,请你跟我到贵宾席来。”大堂经理稍微愣了一下,打量了王秋真几眼,确定王秋真不是过来捣乱的,很殷勤的没有要王秋真排队,直接带着王秋真到了贵宾室。

  我知道银行有贵宾室,一般都是接待那些储蓄业务比较大的客户,或者是旁的方面金额比较大的客户,就像是坐火车或者是坐飞机一样,买了车票,飞机票,价钱不一样,享受的待遇也不一样,在等车的时候,商务座还有单独分开的候车室。

  银行同样如此,外面的窗口是对普通的客户,贵宾室则是用来接待像王秋真这样的大客户,不用排队。

  可是,王秋真为什么要存两千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