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蒙我的吧,你这话是将我当成三岁的小孩子来欺骗吗?苏然跟沈军非亲非故的,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她怎么可能会同意将遗产交由苏然继承?”我不信王秋真说的话,“哪怕你和沈军没有后代,但是也不至于说他会同意让苏然去继承遗产,难道她就没有前妻,和前妻没有生过孩子吗?即便没有,也还有其他的亲戚吧,总归是比和苏然的关系要亲近一些。”

  “他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王秋真说,“都是和前妻生的,两个孩子跟然然差不多大的年纪,都非常的优秀,现在也在帮他打理着家族的生意。”

  “那你还说什么?他竟然有后代,肯定不会将遗产给苏然,就不要惦记这些东西了。”我说,“你和他结婚这么多年,他肯定会留一部分遗产给你,他那么有钱,即便留了1%的遗产给你,也足够你生活得非常滋润。”

  “有钱人的生活你是不懂的,能够拿到更多的遗产,为什么要满足1%?”王秋真说,“他跟我说了,如果然然嫁给他儿子,那么遗产就有然然的一份,而且为数不少,将来然然的孩子也能够获得一份遗产。”

  我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王秋真:“这样能行吗,苏然是你的女儿,你和沈军结了婚,让苏然嫁给他的儿子,这样可行吗?”

  “又不是有血缘关系,为什么不行?我早就咨询过律师了,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王秋真说,“沈冲非常的优秀,跟然然一样出国留过学,现在正在读博,再有半年的时间就能够博士毕业了,他比你优秀多了,我希望你能够主动与然然保持些距离。当然,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离着寒假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段时间我可以让你和然然在一起,但是你们两个人之间不能够发生实质性的关系。”

  “这些事情你有跟苏然说过吗?”我问王秋真,她口中的沈冲,应该就是沈军的儿子了。

  “还没有来得及说,抽一个时间我会跟她讲清楚。”王秋真说。

  “其实你完全不用跟她讲。”我看着王秋真,“因为你如果讲出来了,你和苏然之间的关系恐怕会变得更差。”

  “为什么?”王秋真看着我,有些不明白。

  “她是你女儿,是从你身上掉下的肉,你居然不明白她的心思?”我觉得王秋真挺有意思的,“苏然并不是一个看重钱财的人,她不会为了继承遗产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你说的那个沈冲她肯定不喜欢,她到北京去见你,只是因为你是她母亲,单单就只有因为这一点,与旁的东西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心里对你还有一份念想,这是每个孩子对父母的情感,都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对孩子的感情永远都是真诚的,先不说这句话有没有那么绝对,其实子女对父母的感情难道就不真诚了吗?”

  “可现在你让她到北京去只是为了让她和你现在的丈夫的儿子结婚,为了谋夺他的遗产,牺牲苏然的幸福,甚至自认为的觉得是在帮她,是为了她好,你的这种想法会伤了她的心。”

  “怎么会伤了她的心?多少人得不到这样的财富,她一下就能够拿到,而且她与沈冲又不是一点都不熟,出国留学的时候有见过面,有打过交道,互相之间也算是认识,比较了解,沈冲这个孩子虽然不是我看着长大的,但是相处了也有好些年,他的性子是很好的,能力也强,学历又高,为人处事方面都无可挑剔,长的又帅气,最重要的是他对然然也有那一层意思。”王秋真说。

  我皱了一下眉头:“你什么意思,沈冲怎么会和苏然认识?你不是说沈冲现在正在读博吗?寒假的时候才会见面,难道他读博的地方就在北京,这次苏然去北京的时候,他们见过面呢?”

  “然然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沈冲有去看过她,两个人自然就认识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以为为什么沈军会同意将遗产给然然?就是因为有这个要求,要让沈冲和然然结婚,沈冲认定了然然,所以沈军才会说如果他们两个结婚的遗产就会给然然。”王秋真说。

  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事情,问王秋真:“你刚才说沈军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儿子是沈冲,那女儿是谁?”

  “沈月。”王秋真说。

  我顿了一下,感觉剧情有点狗血,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前苏然介绍沈月给我认识,我还以为沈月真的就只是和苏然是留学时候的同学,没想到她们两个人之间还有这样一层复杂的关系。

  沈月的继母是苏然的妈妈。

  真狗血。

  这些苏然都没有跟我说过,她为什么不跟我说呢?我心里犯嘀咕了,有一些忐忑,还有一点害怕,担心苏然是不是藏了一些想法。

  出了门,点了一根烟,心里很烦躁最后,将抽了一半的烟扔进了垃圾桶,到了车库,将车开了出来,到苏然的公司。

  到了苏然公司楼下,我没有上去,在车里呆了一会儿之后,感觉到有些烦闷,出了车站在车外,来回的晃荡。

  风有些冷,吹在我的身上,我手揣进了兜里。

  “陈进,你怎么在这?”苏然走到我的身边,“你怎么连外套也不穿?”

  “闲着没事,就四处转转。”我笑着说,“你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苏然解下围在她脖子上的围巾,套在了我的脖子上:“事情处理完了,你开车来了吧?到车上去坐一会儿。”

  我和苏然坐进了车里,我准备开车带苏然回去,她拦住了我:“先别开车,这么冷,缓一缓,等会儿再开车,你在外面等了我多久?”

  “没有等多久,我就是随便逛一逛,然后就逛到这里来了。”我笑着说。

  苏然盯着我不说话。

  “好吧,其实是刚才在家里和你妈聊了一下,所以就出来了。”我解下脖子上的围巾,要给苏然套上。

  “我不冷,你自己戴着。”苏然说。

  “一人一半吧,这条围巾够长,你凑过来一点。”我解了一半围巾下来,戴在苏然的脖子上,围了一圈,和她之间的距离挨得近了一些,鼻息中闻到了一股香味儿淡淡的处子香。

  “你跟她吵架了?”苏然问我。

  “也不算吵架吧,就是争论了一下。”我说,“你对沈冲的印象怎么样?”

  “她跟你说了这些?”苏然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没料到我知道沈冲这个名字。

  “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了。”我担心苏然会生气,我没有任何立场来质问她,而且掺和到苏然的私事里面去,我觉得恐怕会引起苏然的不快。

  “我没有告诉你这些,就是担心你会多想,我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回国之后也一直没有联系。”苏然说,“之前介绍沈月给你认识的时候,沈月不是已经说了吗?他追我,但是我对他并没有想法。”

  “他爸的身体情况似乎不太好,他有可能继承家产,听你妈说他家得资产非常的丰厚,普通人,别说一辈子,可能几十辈子几百辈子也挣不了他那么多钱。”我说。

  “喜欢一个人是从心里认可他,依赖他,和他在一起能够感觉到惬意,而不是因为旁的原因,不管有钱没钱,如果和他在一起没有一种心安的感觉,为什么要在一起?”苏然说。

  我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心里有底了。

  “怎么,你好像很害怕?”苏然侧着头看我,眼睛很大,很清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