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现在你该死心了吧,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真的喜欢过你,不过是将你当成了唐婉,你是唐婉的替代品。”我看着地上哭泣的唐欣,说话一点都没有留情面,“你口口声声说要追求爱情,不会顾及世俗的观念,不会理会旁人的眼光和说法,你也以此去掺和周凯和余露的感情,弄得他们两个人离了婚。可是现在来看,你以为的爱情其实并不是爱情,而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站在旁观的角度指点别人,觉得别人怎么这么笨,怎么会这样做,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要是换了自己在那个位置会怎么样怎么样,可是实际上换了自己并不一定会比别人做得好。

  只缘身在此山之中,站在山外看着山里的人,看着山里的风景,觉得非常的优美,怡然自得,但是当自己处在了山峦之中,那种站在旁边看风景的心态就全然没了,有的只有恐惧和焦虑。

  唐欣现在的状况就是如此,她觉得她在爱情之中能够游刃有余,觉得她自己的爱情观是正确的,可是到头来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最为重要的是,她似乎陷了进去,无法抽身了,如果她真的能够看开,真的像她之前表露出来的那样超然,说没有爱情在一起也不过是煎熬,现在他也不会这么痛苦。

  我拿了手机,没有再管唐欣,这种事情旁人劝说不了,得要她自己走出来,得她他自己和周凯协商。

  不过我觉得协商没有用,周凯的心不在她那,从一开始只是将她当成一个替代品,跑过去协商,又能够协商出什么来?

  回了住的地方,王秋真在,苏然却不在,我有点不自在:“苏然呢,她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她公司里有事情,到公司去了。”王秋真说,“怎么了,和我在一起,你很不自在吗?”

  “你对我的意见很大,我能够自在吗?”我说,“你和苏然一起去看了苏沫,情况怎么样?你这么有钱,人脉应该也有吧,能够将她弄出来吗?”

  “这个不用你关心,怎么做是我的事情。”王秋真说,“这个房子,是你买的还是你租的?”

  “租的。”我说。

  “我说怎么看起来不像是刚装修的,原来是租的。”王秋真恍然大悟,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你在武昌就没有买一套房吗?”

  “钱都投到了公司里面去了,暂时没有多余的钱用来买房,等过一段时间就能购买了。”我说。

  “买一个房子,而且还不是在大城市,只是在武昌,还要等一段时间,恐怕买的时候还要挑挑拣拣吧?这样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你觉得你能够给然然带来幸福吗?”王秋真问我。

  “幸福不一定得要是有钱,不一定得要用物质来衡量。”我说,“之前你和苏然在饭桌上吵了一句,后来苏然去了房间,你知道她跟我说了什么吗?”

  王秋真看着我,她应该是想要知道。

  “她说如果当时你没有离开,她爸爸就不会拼命的工作,就不会因为辛苦,因为劳累猝死在办公室,这样一家人就能够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她想要的是这样的幸福,想要有亲情的幸福,而不是物质上面的幸福,你明白吗?”我看着王秋真,“不要将你的意志强加到别人的身上,你已经害了苏然的爸爸,就不要来害苏然了。”

  “我怎么可能会害她?她爸爸的那件事属于意外,正常情况下很少,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王秋真说,“我也很悲痛,但是这并不能说明物资就不重要,人活着吃穿用度,这是最基本的保障。想要去餐厅尝一下美食,想要有一个车子能够代替步行,不用挤公交,不用挤地铁,想要有一个花园式的景观房住着,这些你都满足不了,还谈何生活,还谈何幸福?”

  王秋真看着我:“然然在国外念书,想法受到了国外一些思想的冲击,但是等她再成长一些,或者是结了婚,有了孩子,才会体会到生活的艰辛,才会有所顿悟。我不希望她在那个时候感到后悔,就像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努力拼命的工作,真要觉得物质不重要,为什么要开公司?为什么要创业?”

  “还不是为了赚钱,为了给身边的亲人,给家人一份保障?这就是物质的重要性,你自己在追寻这些,却告诉然然说物质不重要,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随你怎么说吧,我说不过你。”我不想跟王秋真继续争辩,“苏然想不想要物质的生活,那是她的想法,但是我必须提供基本的保证给身边的亲人,给爱护我,关心我的人以及我关心爱护的人。”

  “你回自己的房间去,我要躺一会儿。”我不想看到王秋真,想要将她赶回房间。

  王秋真没有走:“我听说你结过婚?”

  “结过,有什么问题吗?”我点头。

  “然然身子还是完好的,别说没结过婚,就连男朋友恐怕也没有谈,你觉得以你这样的情况和她在一起,对她公平吗?”王秋真问我。

  “为什么不公平?两个人在一起,难道还要看这些情况吗?我是结过婚没错,但是我又没骗苏然说我没结过婚,她知道我结过婚,就连前妻她也见过,我不仅结过婚,还有两个孩子,她们和苏然很亲密,苏然非常喜欢我的两个女儿。”我被王秀真弄得有些恼了,“你自己不同样是再婚吗,为什么你可以这样,我就不能够这个样子了?你管的未免太宽了一些吧,那么多年对苏然不管不顾,现在突然一下关心起苏然的终身大事起来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别有目的。”

  “我现在的丈夫叫沈军,他名下有很多资产,包括酒店,楼盘,庄园,游艇等等,他的钱放在银行里吃利息,就能够够普通人生活几辈子了。”王秋真看着我,“他现在身体出了一些状况,可能坚持不了多久。”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他身体好不好关我什么事?”我一点不在意沈军的状况,“他如果没命了,对你来说不是更好吗?你可以继承他的遗产,而且可以重新找一个小白脸,这是好事啊。”

  我说的话有些难听,但是我现在已经管不着了王秋真听了会有什么想法了,王秋真趁着苏然不在的时候,居然又跟我说这些话,让我离开苏然。

  这让我有些恼火,我感觉她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反驳她,就越说越来劲了?

  我明白苏然为什么要让我和她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为什么不在外面吃,非得在家里吃,而且还特意挑了王秋真喜欢吃的菜,在家里吃热闹一些,根本上就是假话,三个人,王秋真虽然是苏然母亲,但她们两人之间恐怕比我和王秋真之间还要尴尬,谈不上热闹。

  至于说冷,反正有车,下楼就坐车,也谈不上冷。

  苏然之所以要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让我在王秋真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我明白苏然的心意,顺着她的意思好好的表现,想要获得王秋真的一些好感,但是王秋真吃了饭菜,照样的还是对我不客气,想要劝我主动的离开苏然。

  “我和沈军没有孩子,然然如果跟着我到了北京,遗产就有可能由她继承。”王秋真跟我说,“真要由然然继承遗产,那是多少钱?你几辈子可能都赚不到的数目,你忍心耽误然然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