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有点无语,不知道王秋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我听来它好像是说苏然将第一次给了我,仿佛苏然吃亏了一样,我不配拥有苏然的第一次。

  这让我心里有点不痛快,在我的想法中,苏然就该是我的,别人不能够染指。

  虽然有些时候,觉得自己配不上苏然,但一想到苏然和别人在一起,心里就疼的要命。

  “你睡在哪里?”我问王秋真,“和苏然一起睡吗?”

  “不是有两个房间吗?我和然然一人一间就行了。”王秋真说。

  “有一个房间是我的,有一个房间事苏然的。你在占了我的房间,我到哪去睡?”我说,“要不我和苏然一起睡,你一个人睡一个房间?”

  “看把你美的,能有这样的好事吗?你要么搬出去,要么就在沙发上睡,就这么定了,把我的行李拖到房间里去。”王秋真瞥了我一眼,吩咐我。

  王秋真选了我的房间,屋里的东西我全都搬了出来,给她腾出位置。本来是帮她收拾房间,王秋真不说一直帮忙,但至少要做做样子吧?但她心安理得的站在一旁,什么都不干,指挥我干活:“床底下的鞋子拿出去,臭烘烘的,有没有香水,屋里洒点香水,空气中一股怪味。”

  “我的鞋子有那么臭吗?我每天都洗澡,是你的鼻子有问题吧?”我忍不住呛了她一句。

  王秋真的毛病太多了,要是她从小就出生在富贵人家,有公主病,有洁癖,还好说一些,我也能够理解,关键是她一开始不是这个样子的,是后面才嫁到富贵人家里去,突然之间就有了这么多的毛病。

  矫情。

  “谁知道你在房间里做了什么事,不一定是鞋子的味道,有可能是别的味道。”王秋真话里有话,“还有床单,也拿走,不要用你的床单。”

  “床单怎么了?床单我昨天才洗的,你闻一闻,上面还有清香味,这个床单拿走了,就没有床单换了。”我说。

  “外面不是有一个超市吗?等会我给钱你,你去超市里给我买两床床单过来,洗了之后晒一下,我看今天天气还好,应该能够干。”王秋真说,“要是干不了,你就拿到外面的干洗店,让人家烘干,家里连个烘干机都没有。”

  我将床单,被套都掀了,抱到沙发上放着,王秋真又让我将房间衣柜里的东西拿出来。

  “我衣服放在衣柜里又不妨碍你什么,衣服拿出来干什么?”我有点不情愿了,沙发上堆满了东西,乱糟糟的,王秋真居然还要我将衣柜里的衣服拿出来。

  “我要在这里长住,没看到我带了两个行李箱来吗?里面都是我的衣服,衣柜里的东西你不拿走,我的衣服往哪里放,我这些衣服最便宜的一件也要一千多块钱,长时间放在行李箱里,容易坏,会起褶子,得放到衣柜里挂起来才行。”王秋真说,“你还能愣在干什么?把我的行李箱拿过来。”

  我有点郁闷的,将王秋真的行李箱拖进了房间。

  “别傻愣着,怎么像是挤牙膏一样,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让你干什么你就傻愣愣的待着,就不能够灵活一点吗?箱子拖进来了,不知道打开吗?不知道将里面的衣服拿出来挂在衣柜里面吗?”王秋真又训我。

  “行李箱里面都是你私人的物品,我拿出来好吗?”我站在一边没有动是有原因,感觉王秋真将我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居然还说我傻站着不干事。

  行李箱里面的东西都是她的私人物品,谁知道打开之后会看见什么,这种东西她居然好意思让我帮着收拾,也不知道她怎么开得出口。

  “不就是衣服吗?能有什么?你的思想有些不正常,我这么大年纪了,难道还怕你对我有什么想法?看了几件衣服,就能够生出什么心思?”王秋真说,“心里没有想法,不管看到什么东西都没有问题,看到衣服就仅仅只是衣服而已,心里有想法,才会忌讳这些。”

  我没有跟王秋真顶嘴,懒得听她讲大道理,她让我帮着挂衣服,那就挂吧,将行李箱打开,我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放进了衣柜里。

  “按照顺序来放,外套挂在一个格子里,秋衣秋裤叠起来放在抽屉里,那些小的衣服单独的放在另外一个抽屉里,都叠整齐一些,看看上面有没有灰尘,有灰擦一下,不要弄脏了。”王秋真指挥我。

  忙活了好一会,才将王秋真的衣服弄好,房间收拾的差不多,我身上出了不少汗,大冷天的感觉到热。她倒好,站在旁边,舒舒服服的自顾自的端着和水喝,也不知道给我倒一杯水。

  “歇息一会儿吧,已经弄的差不多了。”苏然给我倒了一杯水,“你的东西我已经收拾了一下,放进了我的房间里,床铺我也给你铺好了,等会去超市的时候,多买一床被子,天有点冷,晚上睡觉会冻着,盖厚一点。”

  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之前从房间里拿出来放在沙发上的衣服,被子之类的东西全都收拾好了,沙发底下垫着棉被,铺着床单,盖被也收拢。衣服不见了,应该是苏然收进了她的房间里。

  “谢谢你。”我觉得苏然太贴心了,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稍微的舒缓了一些。

  “是我该谢谢你才对,能给你添麻烦了。”苏然低声的跟我说,“我也没有想到她非要过来在这里住,我还以为她会在外面酒店住。”

  “她是不放心你和我住在一起,所以非要过来横插一脚。”我苦笑了一声,“没有关系的,她应该住不了多久,等他走了之后,我们两个还是能够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忍一忍吧。”

  “我至少要在这里住一个月,等着放寒假的时候再跟然然一起回北京,你不要有什么想法,我会一直盯着你们两个。”王秋真听见了我说的话。

  “住一个月?你怎么要在这里住这么久?”我奇怪了,“你这么有钱,应该是大忙人吧,一个月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在这里住着?”

  “就是因为有钱,所以才可以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在家里待着。”王秋真跟我说。

  王秋真的话我一点都不认同,有钱人并不一定代表不忙,像是小马哥,东哥,他们那么有钱了,照样忙得很。不是去这里参加什么会议,就是去那里演讲,圈子层次变高了,但是有些时候反而比底层的人更加的忙碌,只是说相对而言要自由一些。

  自由并不意味着不忙。

  自由不只是时间上面的概念,还有劳动强度,事物可自由选择安排方面的意思,有钱了可以选择什么时候开会,可以选择自己制定规则,这些也都是自由。

  王秋真能够一个月在这里待着,盯着我和苏然,时间上这么自由,就说明她是一个吃软饭的女人,得要靠着男人的供养和忙碌,成全她富裕和时间上的自由。

  这样的女人,在娱乐圈其实一抓一大把。

  那些天天炫富炫旅游的女人,平常没什么工作,时间自由的很,大部分时候,其实都是男人在养着。

  我还有一些奇怪,为什么王秋真说要等到寒假的时候和苏然一起去北京,苏然现在已经工作了,寒暑假对她没有多大的意义,有没有都无所谓,王秋真这么说是口误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我不明白。

  “别在那傻愣着了,刚才怎么跟你说的,没看见房间里面没有床单,被套吗?去超市买两套上来,记得买了之后先到干洗店里面洗了后烘干再拿上来。”王秋真在钱包里翻了翻,没有找到现金,“我钱包里没有现金,拿我的卡去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