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472章 身体是最为宝贵的财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看了一眼苏然,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交给苏然来回答。

  虽然我和苏然在一个屋里,不在一个房间,是分开睡,也没有发生过于亲密的举动,但是这种事情说出去估计没多少人愿意相信,两个人关系本来就比普通的朋友要亲密一些,又在一个屋里,跟旁人说我们两个虽然在一个屋里,但是不在一个房间,说出来别人也不一定愿意相信。

  我将主动权交给了苏然,苏然怎么说我就跟着怎么回应。

  她如果说不是住在一起,那么我就配合她,将她送到她说的地方,圆滑的应对。

  我想着女人对于这个方面的事情应该是比较害羞的,特别是还没有尝过滋味的女人,应该会更害羞,苏然估计会稍微的遮掩一下,可我想错了,苏然的回答超出了我的想象:“没错,我和他住在一起,你过去不太方便,我给你在外面订个酒店吧。”

  苏然说了这话之后,我讶异的看着她,我实在没有料想到,苏然会这么解释。

  在我的猜想里,苏然最好的回答应该是说我们两个不住在一起,然后我会顺着她的话将她送到别的地方,不管是到鄂市去,或者是到旁的地方,都行。

  再退一步,苏然可能会说我们两个住在一起,但是不在一个房间,会跟王秋真稍微的解释一下,但是苏然选择了第三种方式,直截了当的说我和她住在一起,没解释两个人是分房间睡的,而且还加了一句,说王秋真过去不方便。

  话里的暗示味道非常的重,给人听着感觉我和她已经在一张床上了,而且发生了亲密的关系,所以有第三个人过去的话不太方便。

  “那没有关系,我还是过去睡,我和你睡一张床,让他出去就行了。”王秋真稍微愣了一下,给了回应。

  我实在非常的佩服王秋真,在面对我的时候,直接摆出阔太的姿势对我出言讥讽,但是在面对苏然说出带刺的话的时候,居然变得这么淡定,没有发火,没有恼怒,硬接下了苏然的话。

  “我的东西很多,搬出去不方便。”苏然已经站在了我这一边,明白苏然的心意,我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东西多没有关系,你不是有车吗?”王秋真说,“东西放到车里搬出去就行了。”

  “这辆车装不下。”我说。

  “那就请搬家公司好了,我出钱请搬家公司,让他们帮你搬家。”王秋真一句话又让我给堵死了。

  这女人,说话真麻利,滴水不漏。

  “我现在住的地方是陈进出的钱,他搬出去不太好。”苏然说。

  王秋真顿了顿,很优雅的笑了:“那没关系,现在我们就在外面买一个房子搬进去住,不用在他那住,武昌的房价又不高,五六万块钱一平,买个200平左右的房子,就当是投资了,以后我不在这的时候,你也可以住。当然,很大的可能是你跟着我一起回北京,这个房子放在这好了,或者是等我俩回去的时候再转手卖掉,不会亏的。”

  我暗自佩服王秋真,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五万一平的房子,买200平,这就是1000万,再加上一些手续费,还有契税之类的,一千多万张口就来,在她的口中好像是买衣服一样。

  买房就跟买衣服,听着就让人咋舌,以前在新闻里看到那些炒房团,一栋楼一栋楼的买房,只感觉到惊讶,觉得离我很远,但是现在看到王秋真在武昌买一套1000万的房子如同买衣服,买白菜的口气,才感觉有些事就在身边。

  我似乎遇到了炒房团中的一员?

  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达到王秋真的这种程度,买房子就像是买衣服买白菜一样,不会去思考哪个楼盘便宜,哪个楼盘的开发商靠谱,哪个楼盘附近住的方便,商场多。

  就买最贵的。

  最贵的不一定代表最好,但是大部分情况下最贵的的确是最好的。贵有贵的道理,不只是装修,不只是开发商,还包括地段,包括周围的交通,包括周围的配套设施,教育机构医疗机构等等。

  普通要考虑的问题,全都在价格里,已经包含了进去。

  “我在他那住习惯了,不想搬出去,你如果想要买房,你一个人去住吧,我不会搬过去的。”苏然直接拒绝了王秋真。

  “我从北京跑过来是为了陪你,我一个人买了房子住有什么意思?既然你不愿意搬出去,我听你的,那我过去和你们一起住。”张秋真顺从了苏然。

  我将车开回了我和苏然租房的小区,停了车之后,拖着行李进了电梯,上了楼。

  “这个小区看起来不怎么样啊,配套设施都没有,刚才进小区的时候,发现就连基本的活动中心都没有,绿化覆盖率也不高,怎么会想着在这个地方买房?”王秋真站在电梯里,空着双手,上下看了看,“电梯也比较老旧,不知道有没有经常维修,坐电梯的时候得要小心一些,这样的小区各种设施都不行,没有安全保障。”

  “这个小区不算差了,在武昌排不上一线,但是也在前几名。”我忍不住了,指着电梯边的检修日志,“这个上面不是有记录吗?电梯前几天才检修的,能够出什么问题?”

  “小城市就是小城市,武昌比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还是差了许多。”王秋真根本不看我指的地方,自顾自的说着,“检修不能说明什么,这些东西都是可以作假的,越是小地方的人越容易弄虚作假,还是要自己注意。”

  王秋真这话一点道理都不讲,不讲证据,不讲事实,全都是她自己的臆想。小地方的确有很多东西比不上大城市,但是要说像电梯这样的特种装备弄虚作假,非常少。电梯已经出了那么多起安全事故了,在检修方面肯定会特别注意,不可能像王秋真说的那样那么容易出事。

  任何东西都涉及到一个概率的问题,就像坐飞机,就像喝水,或者是就像走路,都会发生死神来了这样的事,但是都是少数情况。

  从个体上来看,这样的事发生在某个具体个体身上的情况非常少,可能终其一生,都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可是如果不从个体,而是从群体上来看,这样的事情必然会发生的,概率终究有一个数字,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或者是千万分之一,数字再小,但是必然有一个数,必然会在某一个时间点,某一个地方会有悲剧的发生。

  王秋真就是这样的心态,觉得别的地方发生了,在这个地方肯定会发生,真要这个样子,喝水也能呛死人,开车也能撞死人,那就不喝水,不开车了?所有喝水开车的人,都会发生意外?

  不可能的事。

  规范自己的行为,不去做危险的事情,危险发生的概率就会非常低,没必要杞人忧天。

  打开门,进了屋,王秋真像是成了房子的主人,我成了一个小跟班,她一进房就四处看着,迈着步子,审视房间的每一处。

  “你们两个不是在一个房间睡,是分开睡的?”房子里有两个房间,王秋真回头看着我和苏然,这个发现令她很满意,“很好,然然,你做的很好,女孩子就应该自重一些,身体是女孩子最为宝贵的财富,需要一直留着,不能够轻易的给出去,得等到最有用的时候再发挥这个优势,将它拿出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