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不要这样说,小沫真的要杀了亓君,就不是坐几年牢那么简单了。”苏然又白了我一眼,“不能够因为你不喜欢小沫,就让小沫去坐牢,这样的话你不要再说了。”

  “你把苏沫当妹妹,她不一定叫你当姐姐。”我说,“你知道苏沫是怎么对我的吗?”

  “怎么对你的?她难道骂你了,还是对你不尊敬?”苏然看着我,没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我看她平常对你很亲,一口一个姐夫的喊你,没对你不尊敬啊。”

  “没对我不尊敬,但她成天的想要往我身上贴,想要跟我发生关系,这些你都不知道吧?她要真的将你当姐姐,怎么会对我有这样的想法。一个人在不同人的眼中有不同的观感,就像是小学里学的课文一样,画杨桃,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的杨桃虽然还是那个杨桃,但是表现出来的形式不一样,她和我单独一起的时候,远不是平常表现的那个样子。”我说。

  “她从小就和你抢东西,小的时候是这个样子,长大了也是这个样子,你离她远一些的好,苏沫这样的人,但凡是看到别人手上有好多东西,就想要据为己有。”

  “有人喜欢你,这不是好事吗?”苏然似乎没有因为我的话多惊讶。

  “别开玩笑,她那样的人谁敢接受。”我说,“她就不是我的菜,一点妇道都没有,结了婚了还在外面乱搞,summer酒吧你知道吧?有一次我去酒吧的时候,看到她和酒吧里面的一个男人在包间里面做那样的事情。苏沫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你想要帮她,将她当亲人看,我不反对,但是别陷得太深,尽力就行了。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多大的关系,不是你的责任,你不要将自己牵扯进去,帮她找律师,找一个好一些的律师,让律师去解决就好。”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苏然点头。

  “那我们回去?”我说。

  “回去吧。”苏然同意了,但是才走了两步,她的手机响了,接了一个电话。

  苏然接了电话,没有马上说话,应该是电话那边的人在说话,过了一会儿,苏然似乎有些意外:“你怎么到武昌来了?”

  手机没有开扩音,我只能听到苏然的话,电话那边是什么人我不清楚,过了三四分钟之后,苏然挂了电话,我问她:“是谁给你打个电话?”

  “王秋真。”苏然说,我正奇怪王秋真是谁的时候,苏然又说了,“她是我妈。”

  “她给你打电话干什么?她要来武昌吗?”我说。

  我心里有一些紧张,我还没有准备好,没想到这么快苏然的妈妈就要来武昌,她来武昌为了什么,是因为苏沫的事情,还是因为我?

  我心里猜测着,有些乱了方寸。

  “她已经在机场了,再有几个小时就能够到武昌。”苏然说。

  “你妈过来是因为什么事情,是因为苏沫的事情,所以她才过来的吗?”我想要从苏然这里知道一下王秋真为什么会过来。

  “我也不太清楚,她没有说。”苏然摇头,“我要去飞机场接她,你和我一起去吗?”

  我点头:“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虽然不想见到苏然的妈妈,害怕见到她,但是这个时候一味的躲藏起来肯定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相反如果能够离着王秋真近一些,或许能够从她口里听到一些语气,这样我心里也能够有底一些。

  人为什么会怕鬼?也是因为对鬼不了解,所以才会感觉到恐惧。为什么一个人走到深山老林迷了路,会感觉到害怕?是因为不知道方向,不知道哪里有水源,不知道哪里有可以果腹的野果,所以才会感觉到慌乱。

  就像很多人见丈母娘或者是见未来的公公婆婆,会不由自主的忐忑一样,都是因为不了解,如果相处的时间长了,熟悉了,自然不会有这种情绪,但是正是因为没有相处,只是见过一两面或者是初次见面,对对方不了解,不知道对方对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态度,才会感觉到担心,感觉到紧张。

  我现在的心理感觉就和见丈母娘类似。

  到飞机场有一段距离,开着车,我跟苏然聊着天:“你去了北京,和你妈妈的关系怎么样,她对你还好吗?”

  我想要旁敲侧击的从苏然这里打探一下她对王秋真是什么样的一种态度,如果苏然对王秋真没有什么感情,或者是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一种感情,那么我也不需要对王秋真多么客气。

  心里的担心自然可以少一些,因为我不用管王秋真对我是什么样的看法,苏然不在意她,那么我就不在意她,我喜欢苏然,想和苏然谈恋爱,想和苏然做朋友,是我和苏然之间的事情,跟王秋真没有关系,只跟苏然有关系。

  “感觉她老了许多。”苏然说。

  “她嫁给了富人,有钱就能够有手段保养,还能够看出来老了许多?”我笑着说,苏然的话里我听出了一些味道,苏然似乎对她妈的感情有点复杂,谈不上多欢喜,但是也谈不上厌恶。

  这样的感情应该是能够理解的。

  人是复杂的,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做好事做坏事,其实都在一念之间情,感情同样如此,喜欢一个人总不可能对他浑身上下所有的点都喜欢,总还是有讨厌的地方,同样的讨厌一个人,但是对方身上总有一点不是那么令人讨厌。

  在亲情之上尤其如此,几千年的传统观念,尊师重道,礼义廉耻,孝悌,这些思想早已经融入了国人的骨子里,血脉之情大于一切。

  苏然哪怕对王秋真有恨,但是因为王秋真毕竟是他母亲,苏然肯定不可能恨得那么彻底,不可能那么决然。

  传统的东西有些是好的,但是有一些真的是毒瘤。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样的思想居然还有很多人认同,以至于夫妻双方发生了矛盾,受到了家暴,打得头破血流,还有人在边上劝和,说是忍一忍,凑合着过日子。

  这些劝和的人,如果让他们遭遇这种情况,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够在边上云淡风轻的装成老好人的样子,继续劝和?

  人没有经历过旁人经历的事情,最好不要指手画脚,那个样子非常的不负责任。

  道德是一把刀,能够杀人。

  苏然对王秋真的感情,我不好过多逼迫。

  “再怎么保养,也这么大的岁数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单单看眼睛就能够感觉出上了年纪。”苏然说,“而且她在那边似乎过得也不怎么好。”

  “好不好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我说,“吃多了肉就想吃点青菜,长久的吃青菜则想尝一点肉菜,吃饭还能够隔一段时间调换着来,或者是一起做了,想吃肉的时候就吃肉,想吃菜的时候就吃菜。但是婚姻这种事不可能经常调换,你妈既然作出了那样的选择,一切的后果哪怕她没有预料的到,但是也是她自己造成的,该由她自己来承担。”

  “你似乎不喜欢我妈?”苏然听出来我话里的味道,“你对她的意见好像很大。”

  “她在你和你爸最困难的时候丢下你们父女俩,跑去跟了别人,这样的女人你喜欢的了吗,对她就没有意见吗?”我说。

  苏然沉默了,她的内心肯定在纠结。

  我没有继续讨论王秋真的人品,换了一个话题:“她让你到北京去,是为了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