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469章 留下来也是祸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需要多少钱,我给钱你。”苏然开口了。

  “没错,你想要多少钱,我们给你。”我也点头,跟着说,“这样僵持下去对你没有好处,而且打官司的话你不一定打得赢,不如一人退一步,对你们两个都有好处,苏家的资产本来就不是你的,你抢夺了过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苏家再不对,但是也给了你一口饭吃,每年都给钱你,这些都是恩德,有不对的地方,你记恨在心里,这正常,但是别人对你有恩,你应该也要报恩,一码归一码。”

  其实我跟亓君说的这些话,我自己都不怎么愿意相信,更不会去实践,有恩报恩没错,但是别人对你的羞辱也不是简单的一些恩德能够抵消殆尽的。

  苏昌民给了亓君钱不假,但是他给亓君钱的真实目的并不是为了帮助亓君,也并非看上了亓君,觉得他是一个人才,而是因为恰好需要这样一个入赘到家里,来延续苏家的血脉,所以就选了亓君,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苏昌民肯定也会同意,苏沫同样也会听从她父亲的安排。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想要尽力的帮助苏沫,帮助她开脱罪责,就只能尽力的胡诌。

  不管话有没有道理,只要能够让亓君同意签谅解书,就行了。

  “他们对我有什么恩?将我当狗,偶尔给我一块骨头,这就叫对我有恩?”亓君内心的恨意超出了想象,“我现在有钱,不用你们给钱,你们真要给钱,给我一个亿,我就同意写谅解书,你能给的出来吗?”

  “闹到这个程度又是何必呢?”我说,“你们两个人还有孩子,苏沫要是在牢里待上几年,孩子怎么办,你一个人带吗?”

  “那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野种。”亓君骂道。

  “你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没了生育能力,孩子就是你唯一的后代。”我说,“你不相信孩子是你自己的,可以带着孩子去做鉴定。”

  亓君愣了一下,我的话似乎让他心动了,提醒了他。

  “我说的没有错吧?孩子是你的后代,看在孩子的份上,你也应该给苏沫写一份谅解书,跟她好好的商量一下,将孩子的户口转到你的名下,重新跟着你姓,这样你不就有后了吗,皆大欢喜。”我再接再厉。

  “有了后代又能怎么样?我自己成了这个样子,连女人都搞不了,跟一个废人有什么区别?连一个护士都可以取笑我,拿我开玩笑,有了孩子就能让我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吗?”亓君的想法有些自我,我跟他提了孩子的事情或许触动了他,但是还不足以让他放下心里的仇恨,不足以让他为失去了那个东西耿耿于怀的心情平复过来。

  “你得往好的地方想,刚才那个护士不是说了吗?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你再后悔,再懊恼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了,不如好好想想想想自己的人生,人生除了女人之外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比方说去旅游,比方说吃吃喝喝,比方说去冒险,这些都可以让人感受到快乐,享受人生。”我说,“成天的只想那些事只想着和女人发生关系,那是畜生才有的想法,你的思想觉悟应该往上面再提升一下。”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察觉到边上的苏然似乎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奇怪,感觉像是我说的这些话令她有了某些感悟。

  我突然想到之前在鄂市的时候,住在苏然的房子里,苏然不在的时候,我对着她的照片,对着她的衣服做的那些事,终于明白了苏然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或许她在奇怪为什么我在自己骂自己?

  “你的这些想法和那些高高在上,身家过亿人的想法有什么不同?”我的话刺激到了亓君,让他很不痛快,“那些有钱人吃惯了山珍海味,燕窝鱼翅,就在那装逼的说天天山珍海味,燕窝鱼翅也没有什么意思,喜欢平淡的生活,喜欢粗茶淡饭的生活,呵呵,真要喜欢平淡的生活,喜欢粗茶淡饭的生活,将他的那些钱给我,或者是捐出去,你看他们能不能够还淡定的说喜欢粗茶淡饭的生活,还能不能够高兴的起来?还能不能够大义凛然的说出这样的话?”

  “你的东西没有断,你可以站在我面前这样说,说人生还有别的可以享受,可以吃吃喝喝,可以去旅游,可以去冒险,我要将你的东西剪了,你还能够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吗?”

  亓君的话其实我是认同的,他觉得这个例子就好比说走钢丝,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走钢丝和挂着安全带走钢丝,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难度。

  就好比很多有钱人讲给没钱人说的鸡汤文,说人穷没关系,暂时的有困难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只要志气不短就行了,重要的是自信。

  可是人自信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有底气,有保障,有依靠,没有钱,没有权,没有势,没有特长,这样能够自信的起来吗?就算真的自信,恐怕在别人的眼里也会被称为自大。

  但是,我是来劝亓君,或者说是忽悠亓君的,不是来认同他。

  他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让他签谅解书。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我问亓君。

  亓君和苏沫的这件事情,如果站在旁观的立场来看,两个人都罪有应得,没有谁对谁错,但是我现在是站在苏然这边,站在苏沫的立场。

  有些事情没法判断对错,只是立场的问题。

  “除非你让他陪着我,我就愿意写谅解书。”亓君指着苏然,“让他陪我一年,给我玩一年。”

  我抓住病床边城柜子上的水杯朝亓君扔了过去,抬手扇了他两个耳光:“你说话注意一点,信不信我弄死你?”

  “杀人了,有人要杀人了。”亓君喊叫着,似乎被我的样子吓到了。

  “马勒戈壁,废物一个,你就活该被剪掉那个东西,这一辈子就当太监吧。”我放开了亓君,吐了一口唾沫到他的身上,拉着苏然出了医院,只觉得这个地方污秽无比。

  “你刚才太冲动了,这么做就彻底断绝了希望。”出了医院之后,苏然跟我说。

  “你也看到了他的态度,再怎么跟他讲都没有用的,他肯定不会写谅解书。”我说,“不管跟他提钱还是提孩子,还是说其它的道理,他都听不进去。说实话要是换了我,我肯定也听不进去,就别在他这里浪费时间了。”

  我喘着气,心里闷的厉害,真想转身到医院,再狠狠的揍亓君一顿。

  苏然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看着我:“你不要生气了,我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

  “什么事情都没有也不能那样说,他说一次我就打一次,这种人不要和他见面。”我提醒苏然,“以后不要自己来见他。”

  亓君这个变态居然惦记着苏然,还想要苏然陪着他,虽然什么事都没有做,但是听到亓君说这样的话,我就来气,恨不得拿一把刀朝亓君的身上捅两下。

  “只能找律师了。”苏然说。

  “找律师就找律师吧,这件事情苏沫不可能一点责任都没有,但是亓君也有责任,具体怎么操作,怎么打官司,我们都是外行,交给律师要靠谱一些,请一个好的律师,多花点钱没有问题。”我点头,“不要再来找亓君了,这个人就是个变态,他已经不是真正的男人了,心里有扭曲的很严重。苏沫为什么就没有一刀把他给宰了,留下来也是祸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