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家里,我先洗了一个澡,将身上带了血的衣服脱下来扔进了垃圾桶。

  我点了一根烟,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个事情告诉苏然,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跟她说一声,毕竟苏沫是她堂妹,现在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苏然如果不知道说不过去。

  有事情不可能永远瞒着苏然,她肯定会知道。

  就在我正准备给苏然打电话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苏然给我打过来的:“陈进,小沫是不是出事了?”

  “是的,我正准备打电话跟你说的。”我稍微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应该是苏沫的妈妈个苏然打电话说了情况,“她和亓君发生了矛盾,将亓君重伤了,现在亓君在医院里,苏沫在派出所。”

  “婶子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她说是你教唆小沫将亓君弄伤的,而且还说小沫是因为替你顶罪,才进了派出所。”苏然说。

  “你信这些吗?”我反问苏然。

  苏然没有回答我的话:“我现在在机场,中午的时候能够到武昌。”

  “我去接你。”我说。

  我是带着一些悲伤说出这句话的,苏然没有正面的回应我的话,在她的心里应该是有些怀疑,怀疑是我教唆苏沫对亓君动的手,怀疑我设计陷害了苏沫。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苏然有些怀疑我,不过万幸的是她没有说其它的话,只是对我有一些怀疑,大概可能是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苏沫,而且表现的太过明显,所以苏然才会这么想。

  她要真的很确定了,恐怕就不会同意让我去机场接她。

  上了一节课,下课的时候我开车去了机场,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接到了苏然。

  “先回去,还是先去派出所?”我问苏然。

  “先去派出所吧。”苏然想要先去看看苏沫。

  我点头,没有多说,将车往派出所开去。

  “这件事情你知道多少?”苏然坐在车后座问我,“小沫现在有没有事情?”

  “这件事情不全是苏沫的过错,还有亓君的原因,亓君违背苏沫的意志,对她进行虐待,这些都可以跟律师说。”我说,“我大半夜接到苏沫给我打的电话,她说她杀人了,我以为她真的杀了亓君,但是还好,亓君只是受了重伤,没有死,送到医院抢救去了。”

  我从后视镜看了一下,苏然忽然眉头蹙着,很忧虑,尽管苏昌民一家对苏然表现的不是那么好,有些苛刻,但是毕竟是亲人,苏然非常的重感情,特别是在苏昌民意外去世之后苏然的内心充满了愧疚,对苏沫肯定有更加特殊的感情。

  果然,苏沫才出事,苏然想都没有想,直接从北京坐飞机回来。

  车到了派出所,苏然进去探望苏沫,我本来想要跟着一起进去的,但是苏然没有让:“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吧,找个地方坐一坐。”

  “行。”我点头同意了。

  我没有另外找个地方,就在车里坐了下来,我在想苏然不让我进去,她一个人进去和苏沫到底说了什么?

  我没有料到事情成了这个样子,亓君和苏沫的冲突会以这样的方式爆发出来,居然会这么严重。

  我并不是担心亓君或者是苏沫,而是担心苏然,如果她知道了之前苏沫想要打电话给她,向她求助,我拦着了,说没有让苏沫给她打电话,而是替苏沫出主意去找齐亓君,最后只是将录音笔给苏沫,让苏沫自己去解决这件事情,苏然会不会怪我?

  我有些忐忑,但是我并不后悔,看看亓君和苏沫的做法就知道了,亓君给苏沫下药,近乎变态的折磨和羞辱苏沫,还将苏沫的照片发给我,并且说要找别人以同样的方式对待苏沫。

  亓君心里已经非常的扭曲了,苏然如果沾染上了这件事情,会显得非常的麻烦,讲理讲不通,采用非法的手段又会坐牢。

  怎么做都会摆脱不掉这个麻烦,但是由苏沫去做,一切的后果由苏沫自己承担,跟苏然没有关系。

  其实我心里在想着,要是苏沫下手狠一点该有多好,直接将亓君这个麻烦解决了,一了百了,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但是现在亓君还活着。

  我很想抽烟,可是想着苏然等会还要坐车,我忍着了没有抽。

  等了一会儿,苏然才出来,我赶紧下车,替苏然拉开了车门。

  “先不回去,到江边坐一坐。”上了车,苏然跟我说。

  “这么冷的天到江边去有点冷吧,你不想回家,要不我们找个喝茶的地方,或者是喝咖啡的地方,在里面坐一会儿?”我说。

  “我有事情要跟你说,那样的地方不适合谈事情,我也没有心思在里面坐着喝咖啡或者喝茶。”苏然摇头,“去江边吧。”

  我叹了一口气,开车到了江边,陪着苏然在寒风之中慢慢的走着,我站在她的右手边,靠近江面的地方,希望替她挡一点冷风。

  “小沫跟我说,之前她找你,想要让你帮她拿回原本家里的资产?”苏然开口了。

  “没错,她找过我,你爸开的公司出问题的时候,苏昌民将事情交给亓君去处理,让亓君跑腿处理还款的事情,但是亓君从中做了手脚,将原本属于苏昌民和苏沫母女名下的资产全部都更换了名字,转到他的名字之下。”我点头,“我去找亓君的时候,偷偷的带上了录音笔,录下了他的一些话,后来将录音笔交给苏沫,本来希望苏沫去找律师,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没想到苏沫没有去找律师,而是直接拿着录音笔去找亓君。”

  “亓君是入赘的,在苏家又不受待见,被苏昌民一家人瞧不起,心里早就积攒的怨气,苏沫想要凭着一份录音笔就和亓君谈判,就想要让其屈服,她想法太简单了,亓君下了药,折磨她。后来苏沫气不过,趁着亓君睡着的时候,拿板凳砸伤了他,用剪刀重创了亓君。”

  我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跟苏然说了一下。

  “小沫的性子就是这样,看着疯疯癫癫的,没有一点正形,但是实际上她非常的天真,想法非常的自我。”苏然叹了一口气,“我刚才去看她的时候,她一直在哭。这件事情本来有更好的办法解决的,如果有人在小沫的身边,她肯定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不会坐牢。”

  “我已经尽可能的帮她了,剩下的事情我帮不了太多。”我说,“人得靠自己,帮得了她一时帮不了她一世,我也劝过她,让她离婚,这样资产至少还有机会拿一些回来,她不听。”

  “你和小沫非亲非故,的确没有为她忙前忙后的义务,但是为什么在她想要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要拦着她,不让她打电话?”苏然停了下来,看着我。

  “你当时在北京,她给你打电话了又能够怎么样?”我说,“只会给你增加烦恼而已,况且亓君这个人本来就有些变态,长时间的压抑,一朝翻身了,说什么他也不会听的。”

  “你是不是怕小沫会给我带来麻烦,如果她给我打电话,会让我卷进这样的事情之中,你担心我,所以你就拦着小沫,不让她给我打电话?”苏然说,“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你根本就不想管这件事,是为了我,为了不让小沫纠缠我,所以你才主动的去找了一次亓君,偷偷的录下来和他的对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