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把我当亲人?你怎么把我当亲人了?”我问苏沫。

  “你是我姐的男朋友,是我姐夫,我自然把你当亲人。”苏沫回我。

  “你这话就有意思了,苏然是你堂姐,我即便真的是苏兰然的男朋友,和她确定了关系,成了你的姐夫,成了和你在法律上的亲人,但是这也解释不你想要和我发生关系的事实,难道在你的眼中,亲人都是用来发生关系的吗?”我问苏沫。

  “那是因为我喜欢你。”苏沫说。

  “你喜欢我就想要和我发生关系?就可以不顾苏然是你堂姐的事实,撬她墙角?”我质问苏沫,“不要拿喜欢做幌子,其实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喜欢的只是你自己以为的。你觉得你希望我,但真实的情况是你在拿自己和苏然做比较,觉得为什么我会喜欢苏然却不喜欢你,你想要从苏然的手中抢夺一些东西,所以我才显得比较珍贵,才会吸引到你,从小到大,你没少抢夺过苏然的东西吧。”

  苏沫的心思我大抵能够猜测得到,其实这就好比一块石头,原本很不起眼,静静的躺在沙滩上,一个人发现了这块石头,他很喜欢这块石头,想要拿回去,这时候另外一个人也发现了这块不起眼的石头,看到有人想要拿回去,立刻觉得这个石头价值斐然,于是也想要这块石头,就有了争夺的心思。

  苏沫对我的心态大抵就是这个样子的,并非是喜欢,而是想要抢夺。

  自己的饭菜不好吃,别人的饭菜可口。

  “你去报警吧。”苏沫喜不喜欢我,是不是真的像她口中说的那样喜欢我,我不在意,要不是看在她是苏然堂妹的份上,我早就将她拉黑了,现在还肯搭理她一两句,全都是看在苏然的面子上。

  “我怎么报警?那些照片早就流传出去了,再报警有用吗?这样的事情全国各地经常发生,没人当一回事。如果报警了,只是训他两句又有什么意义,与丢掉的名声相比,那两句训斥根本无关痛痒,而且很可能会遭到亓君的报复,下次他回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我。”苏沫说。

  “你还担心照片会流传出去?你不报警的话,是打算就一直这样任他猖狂下去吗?你知不知道之前他给我发信息,说了什么?他说不仅他要这样对你,还要叫别的人这样对你。”我说,“要么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要么离婚,这样一直拖下去,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怎么可能离婚?我家的资产全部都被他转移过去了,现在离婚岂不是便宜了他,这样的好事我怎么可以给他?”苏沫不同意。

  我想起了之前亓君跟我说过的话:“你将我给你的录音笔给了亓君,你没有去报警,没有去找律师吗?”

  “我没有去找律师,我拿着你的录音笔找亓君,本想着他听到录音笔里面的语音,听到他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肯定会感觉到害怕,会将资产还给我,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在我喝的水里面下药,那样羞辱我,他不仅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将我弄得浑身都是伤,这个王八蛋,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大了,敢这样对我。”苏沫骂骂咧咧。

  “你怎么这么天真。”我叹了一口气,事情要真的这么好解决,当时我偷偷的录下和亓君的对话的时候,就会拿录音笔出来威胁亓君,但是单凭一个录音笔肯定不会让陷入疯狂的亓君屈服,所以我才会将录音笔给了苏沫,让她自己去找律师解决这个问题。

  我一直相信专业的事情找专业的人,像这种纠纷就应该找律师咨询,可没想到苏沫居然拿了录音笔私下里去找亓君,想要威胁亓君,让亓君退缩。

  真不知道该说苏沫傻,还是天真。

  “我没想到以前他那么软弱,现在变得这么强硬,以往无论我怎么打他,骂他,他都不敢顶一句嘴。”苏沫还想着以前。

  “你醒一醒吧,以前是什么情况?现在是什么情况?以前你爸还活着,有他作为你的靠山,亓君不敢胡来,但是现在你爸去世了,家里就你和你妈两个女人,亓君又预谋已久,将资产转移到他的名下,掌握了主动权,怎么可能还肯忍受你的羞辱?”我说,“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变,性格就是那个样子,只是之前将暴戾的一面压了下去,没有展现出来,现在失去了束缚,他暴戾的一面全部都表露出来,人还是同一个人,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我该怎么办?”苏沫又问我。

  “找律师或者离婚。”我说,“旁的事情你也做不了,你不可能让亓君听你的话,也不可能凭几句话就让他重新变得温顺,变得屈服,情况不一样了,不能再拿以前的眼光看他。”

  “录音笔被他抢了过去,我现在去找律师又能够有什么用?”苏沫声音变得很低沉,“我不可能和他离婚的,他本来就是一条狗,一条趋炎附势的狗,缺钱的时候卖身到我家,做牛做马,我想怎么呼喝就怎么呼喝他,他不敢反抗一句,现在将我家里的资产全部都抢夺过去了,我怎么可能离了婚便宜他?”

  “不要做傻事,有些事情你不愿意去面对,但是已经发生了,没有改变的可能,就只能去接受它。”我听出了苏沫话中的一些暴戾语气,有点担心她会做出不可预估的事情,劝了一句,“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挽回损失,往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小心一些,长一个心,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你俩现在离婚,资产也应该是一人一半,我还是建议你去找律师,律师对这个会比较清楚。”

  苏沫挂了电话,没有对我的话作出回应。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我的劝说,我并不希望她发生什么意外,我希望所有的人都好好的,苏沫如果发生了意外,苏然肯定会难过。

  不过我也没有再打电话给苏沫,能说的我都已经说的,能劝的我也已经劝了,剩下的就要靠苏沫自己去走,去想,她如何选择我改变不了什么,只能靠她自己。

  人生的道路上,有的人选择堕落前行,有的人选择奋发向上,有的人遇到困境的时候逆流而上,有的人遇到挫折的时候一蹶不振。

  旁人的劝说或许有用,但是,大多数时候没有经历过一件事情,劝说其实起不了多大作用,特别是对于一个有独立思想的成年人而言,劝说只能起一个辅助性质的作用,说到底还是得看他自己的内心,看他如何去想,去处理这件事情。

  就好像我自己,如果之前不是穷得连饭都吃不起,要去找苏然借米,有这样一层经历,同往君骂我的那些话,恐怕我也听不进去。

  经历了才会成长,才会明白一些道理。

  我原本以为我对苏沫的态度是正确的,但是很快,我就发觉我自己做错了,错得离谱。

  半夜的时候,我被手机吵醒了,苏沫打的电话,惊慌失措:“姐夫救救我。”

  我原本还有些烦躁,大半夜的被吵醒,但是苏沫的这句话让我的烦躁一下变成了惊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亓君对你做了什么了?”

  下意识的,我以为亓君又对苏沫做了过分的事情。

  “不是他,是我,我杀了他。”苏沫很慌乱,“姐夫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手上都是血,我杀了他,你快救救我,快给我姐打电话,让我姐救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