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你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前你觉得有钱没钱都一样,只要过得舒服就行了,现在却一心的往钱看,就连基本的原则也快要消失殆尽了。”童望君似乎不喜欢我变成这个样子。

  “当你对一个人有一些期许,希望他做一些事情的时候,环境发生了改变,那么他的观念肯定也会跟着发生改变,不可能两头都占了。”我说,“你妈的身体不太好,你不要跟你妈吵,有什么事情就顺着你妈的心意来吧。”

  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其实叹了一口气,我并不希望童望君留在她老家,希望她能够来武昌,不管是对她而言,还是对我而言,或者是对孩子,其实来武昌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当老人因为这个住进了医院,如果我还童望君来武昌,对她而言太过残忍了一些。

  我不希望童望君夹在中间难受,就只能主动的退一步。

  “你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上次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还一直劝我,想要让我到武昌去吗?为什么这会儿改变了主意,让我不要跟我妈争吵,让我留在老家?”童望君说。

  “没有什么。”我没有将吴晓文过来的事情跟童望君说,“只是觉得你如果很为难的话就留在老家吧,但是孩子我觉得最好还是让她到武昌来比较好。”

  “我妈舍不得小乐。”童望君说。

  “我知道。”我点头,“省会城市的教育水平比普通的地级市要好得多,为了孩子以后的发展,让她到武昌来会好许多,这个事情也不用现在就下决定,可以再等一等,但是在小乐上小学的时候,最好能够到武昌来。”

  小学之前童望君在家里也可以教陈乐一些知识,但是不可能总是在家里教孩子,人毕竟是群居生物,小孩最好是放到学校这样的环境中,让她与其他的小伙伴一起玩耍,一起学习,哪怕学习成绩不是很好,但是性格至少不会变得非常的孤僻,不会发生什么毛病。

  这点上,大多数年轻人其实比老年人做的要好。

  时代在进步,经验这东西,并非越老越好,有些老人的经验并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而且或许还是错误的。

  “行,我知道。”童望君点头。

  “什么时候你有时间带小乐回一趟鄂市吧,我爸妈有点想小乐了。”我说,“我昨天回鄂市的时候,我妈还跟我提了,她说好久没有见到小乐,很想念她。”

  “等有时间了,我会带小乐回去的。”童望君同意了,“你是不是在抽烟?”

  “偶尔抽一下,没事的。”我说。

  “不要老是抽烟,抽烟有害健康,烟盒上面写的那么清楚的几个字,你难道没有看到吗?”童望君跟我说,“你知道这几个字的来历吗?”

  “能有什么来历?”我觉得这几个字就是烟草局为了规避一些麻烦加上的,就好像公交车上贴的友情提示,谨防小偷,看好自己的财物,否则丢失物品概不负责一样。

  有一些事情明明是他们的责任,可是写上一句话就变成了消费者的责任,他们轻轻松松的就将责任推了出去。

  “烟盒上有这六个字,是因为有一个老头经常抽烟,得了肺癌,去世了,老太太觉得这是烟草公司的责任,想尽了办法跟烟草公司打官司,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烟草公司在烟盒上面加上了这几个字。”童望君跟我说,“我不希望你的身体健康出现状况,人是很脆弱的,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30岁了,身体慢慢的在走下坡路,最好还是将烟戒掉吧。”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偶尔抽烟没事的。”我说,“那么多抽烟的人也没见有事。”

  “但是有很多抽烟的人身体有事了,你不能只看到没事的,还要看到那些出事的。”童望君说,“人真的很脆弱,只要沾上了一点病痛,很难摆脱开。”

  童望君的声音带着一些哽咽,她应该是想到了她爸和她妈,她爸就是因为喝多了酒,身体受了损伤,才会早早的去世,她妈妈同样的,因为起早摸黑,大冬天的还要早早的起来去摘菜,洗菜,落下了支气管的毛病。

  童望君跟我打这个电话,很有可能是在医院里给我打的。

  人看多了车祸就会害怕开车,看多了病痛就会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染上了病魔。当过电工才知道电的危险,做过医生才会明白卫生的必要性,甚至可能染上一些洁癖。

  童望君的两个亲人都是因为病痛,一个去世,一个经常去医院,现在她又联想到了我,担心我抽烟过多染上病痛。

  “我会尽量少抽的。”我终于没忍再和童望君继续顶嘴,“你也知道,抽习惯了,不是那么容易戒掉,特别烦的时候就想抽一根,平常我也抽的不多。”

  “你是因为烦,有心事,所以才要抽烟?”童望君说,“为什么感到烦躁,你是不是碰到了什么难事?”

  “没有什么难事,一切都挺好的。”我笑着说。

  “其实你还是希望我留在武昌,对不对?”童望君问我。

  “事情不会因为我的希望发生改变,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也不想你左右为难,你妈如果不想来武昌,那你就留在她身边吧。”我说,“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忙了,挂了吧,你也注意身体。”

  挂了电话,我其实没有什么事情要忙,我不希望童望君继续陷入苦恼之中,我替她做决定,主动退出,让她留在她妈身边,对她而言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她妈是不是真的那么重乡土,真的不愿意尝试着离开老家,不愿意到大城市,到别的地方走一走,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原因,我不愿意去想。

  将烟抽完,踩灭了后,我打开窗户,让烟气散去。

  手机又响了,我看了一下,是苏沫打过来的,我没接,任由它继续响。

  铃声停了,过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我还是没有接,等这一次铃声消下去之后,我直接将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

  眼不见心不烦,苏沫的事我已经尽力的帮她了,旁的需要她自己去努力,去争取自己的权益,我不可能再去掺和。

  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将手机的飞行模式取消,给萧山打了一个电话:“我跟合伙人商量了一下,她没有意见,蒸菜馆的事情我可以做主,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签合同?”

  我想要壮大自己的生意,尽快的让自己站在金字塔的最上面一层。

  “现在就行。”萧山很痛快,“你人在武昌吧,我现在也在武昌,你能不能到我的公司来一趟,我让秘书跟你处理一下合同的事情。”

  萧山给我说了一个地址,我开车过去。

  一千万对萧山似乎真的不算多大的事情,有了他的首肯,合同很快就签订了,甚至第一笔3三百万的款项在我开车回去的时候就打到了我的账户里。

  这让我对萧山的观感不由得改善了一些,之前他给我的印象,感觉像是毛毛燥燥的狗大户,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但是这件事真的让我对他印象得到了很大的改观。

  不是说他愿意投1000万给我,扩大蒸菜馆的规模,而是办事的效率,从我打电话给他,到第一笔款项进账,才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就做到了。

  这样的效率,如何不让人产生好感?

  我已经有了开六家菜馆的经验,钱一到账,我立刻给李明洲打了电话,让他着手准备开第七家分店的事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