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慢慢商量?你说的慢慢商量是怎么个商量法?”我觉得吴晓文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没有站在我的立场考虑,没有看到我的困难,没有看到我的难处,却说慢慢商量,童望君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没有强烈的要求她一定要到武昌来,只是跟她提了一个建议,并没有威胁她。

  我想童望君跟她妈商量的时候肯定也不会语气非常的恶劣,一定是慢慢的商量,但是她妈却气得进了医院。

  有些事情不是你愿意慢慢商量,别人就一定会听你的。

  “你可以先让童望君留在老家照顾老人,等老人的身体情况好一些了,再试着往武昌来。”吴晓文说,“童望君的爸爸刚过世,她妈妈情绪难免有些波动,会比较思念女儿,不想女儿离开身边,这些都能够理解,为人子女的应该以孝道为先。”

  “而且你之前也说过,武昌离着童望君老家不过,几个小时的高铁车程,来回都比较方便,你又有车,如果想要过去看看童望君,很简单的事情,没必要这么在意是在武昌,还是在童望君老家。”

  “你说的轻巧,我家里同样有老人,我爸妈想要看孩子的时候怎么办?”我说,“我并不是不讲理,童望君想要让孩子跟着她姓,我答应了,她家里没有男丁,她爸爸又去世了,她妈想要家里多个亲人,虽然陈乐是她的外孙女,也是亲人,但是可能在老人的观念里陈乐跟着我姓陈,是我家里的人,不是她家里的人,只有跟着童望姓童乐,才能够算是她家里的人。”

  “这些我都能够理解,我爸妈也能够理解,所以童望君将陈乐带回去,改了户口,改了姓,我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我的理解换来的是什么?我爸妈想要看看孩子,却看不到。”

  “现在都讲究男女平等,孩子跟着女方姓,也没有什么,反正都是你们两个人的孩子,跟谁姓都一样,孩子体内流着血,含的DNA是你们两个人的。”吴晓文说,“我同事也有好几个人生了二胎,第二个孩子就跟着女方姓,这是对女性的尊重,是一种进步。”

  “屁的进步。”我骂了一句,“要尊重女性,也不是这个尊重法,国内对女性已经非常的尊重了,看看隔壁阿三,女方嫁人的时候有可能会将整个家掏空,有的父母甚至因为担心出不起嫁妆,不愿意要女儿,完全和国内颠倒了过来,但是即便是这个样子,国内还有好多女性不满足,嫁人的时候一分钱都不愿意出,想方设法的从男方掏钱,买房子,买车,还要给彩礼,将男方的积蓄掏空了,还要将男方父母的积蓄掏空了,生怕好事男方的家人。”

  对于一些女性,娶回家的时候,就是和父母兄弟姐妹决裂的时候。

  “童望君嫁给你的时候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她没有对你有这么高的要求吧?”吴晓文说。

  吴晓文的话让我想起了当初我穷困的时候,童望君对我的态度,我心里微微的有些不舒服:“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这是我和童望君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

  “我也是一番好意。”吴晓文说。

  “别装作一副好人的样子,你什么目的我难道不清楚吗?”我看着吴晓文。

  “我能够有什么目的,我就是不想你和童望君两个人闹得这么僵,希望你们两个人能够坐下来好好的谈,希望你们都能够开开心心的。”吴晓文说。

  “你这话说出来,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茶有些凉了,我一口喝尽,盯着吴晓文,“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干脆的好人,甘愿无怨无悔的付出,真要有也是父母对孩子你的感情。童望君和你只是小学同学,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你为了她大老远的从老家跑到武昌来,还特意的请了假,你的那点心思不是昭然若揭吗,还遮遮掩掩的干什么?”

  我已经失去了和吴晓文慢慢耗下去的心思,话说得非常的明白。

  “我承认,我的确喜欢童望君,在小学的时候就暗恋她。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任何不正当的关系,她也不知道我喜欢她,我没有向她表白过。”吴晓文说,“我这次过来找你,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没有跟她说。是我自己看着她难受,想要帮一下她,所以才私自的决定请了假过来找你,就是想要和你将话说明白,希望你能够体谅一下她,她一个女人真的不容易。”

  “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她家里的情况,她爸爸有点不顾家,在她小的时候,学费全部都是她妈妈帮着挣的,她爸爸一点都不管,她上了大学同样如此。她爸爸从来都只顾着自己,这个事情在村子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就只有她爸爸一个人还自认为过得不错,认为自己的家庭情况在村里数一数二。”

  “她家里的房子你也看到了,到现在还是一层楼,都快要倒了,如果她爸爸稍微上进一点点,稍微顾家一点点,她家里的情况不可能是那个样子,她妈妈也不会得了支气管炎,也是因为这些,童望君很疼她妈,在家里的时候总是因为她妈的事情跟她爸吵架。”

  “现在童望君却为了你跟她妈吵起来了,而且吵的还那么厉害,我想她本意应该不是想要跟她妈妈吵架的,我去医院看了一次,就在病房的外面,看到童望君偷偷的抹眼泪,她真的很辛苦,你不要逼迫她了。”

  “我没有逼迫她。”我说,“她自己有选择的权利,我只是建议她最好到武昌来,如果她非要留在老家,我也没有办法。至于你说她辛苦,这个世界上谁不辛苦,你觉得我就不辛苦吗?”

  “我们都是男人,男人再辛苦又有什么关系呢?男人就应该为自己的女人撑起一片天,为整个家撑起一片天,就应该顶天立地,将所有的苦,所有的痛,藏在心里。”吴晓文说。

  我对吴晓文的话有一些不认同,甚至觉得有一些可笑,女人想要享受权利的时候,就一个劲的强调男女平等,但是有了责任的时候却又说男人应该大气一些,有担当一些,有责任一些,应该主动承担责任,保护妻儿老小。

  这完全是两个相反的观念,在女人的思想之中却融合到了一处,想要享受权力的时候就拿男女平等出来说事,需要她们承担责任的时候就将后一点搬出来。

  偏巧的是很多男人还觉得深以为然,觉得男人的确应该让着女人,的确应该顶天立地,的确应该主动的承担责任,主动的照顾女人,这就更加的给了这样思想的女人成长的土壤,叫嚣的资本。

  我不反对男人承担责任,有担当,但是毫无原则,毫无主见的担当并不是好事,而是纵容,是对男人的不公平,也是对亲人的不公平。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媳妇,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事,不能做。

  吴晓文的话让我觉得我和他不是一条路上的人:“行了,你也别再多说这些废话了,你赶紧走吧,这事跟你没有关系,你插不上手。”

  “你真的太固执了,为什么就不能够为给你生过孩子的女人多考虑一些,为什么对一个喜欢你的女人要这么苛刻?”吴晓文似乎也对我的态度有些恼火了,说话变得呛了一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