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453章 我给你抹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吃完了饭,结账的时候,吴所谓主动结了帐。

  “怎么这么贵,才几样菜就要将近一千块钱?”刘爽有些怀疑酒店乱要价,“他们是不是算错了?”

  “没算错,这还是给我打过折的。”吴所谓很大气,“几个人吃一顿饭,还有一瓶酒,一千块钱很正常,不算多,我平常过来吃的时候,每次也要两三百块钱。”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顶了吴所谓一句:“吃一顿饭一千多块钱,你平常一个人过来吃,要两三百块钱,看样子你是不缺钱呀?”

  “这都是小钱,不差钱。”吴所谓很自信的说道。

  “不差钱?那为什么啊当时开店的时候不请个工人一起帮着搬东西,要让刘爽她一个女孩子帮着搬东西?”我说,“你看看刘爽的手成了什么样子?以前她当老师的时候,皮肤光滑的很,手上一点伤痕都没有,非常的细腻,再看看现在这个样子,粗糙成什么样子了,还留下了不少疤痕。”

  “几百块钱,一千多块钱的饭你眼睛眨都不眨,直接花出去了,一个工人一天也200块钱左右,难道就不能请一个替一下刘爽?”

  “你手上的这些伤是因为在店里搬东西受伤的?”刘爽的妈妈一下就抓起了刘爽的手,“都伤成了这个样子,你还骗我说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擦伤的。我还奇怪,怎么擦伤手变得这么粗糙了,你这孩子,怎么说假话?”

  刘爽的妈妈很心疼,对吴所谓的语气很不好:“你怎么能够这么做,小爽偷了家里的房产证去贷款,开了这个店子,你一分钱都没有出,现在倒好,为了省几百块钱的搬运费,让小爽做这些苦力活。”

  刘爽的妈妈情绪有些激动,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小爽从小到大都还没有受过这样的苦,在家的时候我们都舍不得让她干活,就连扫地的活都不让她做,养了20多年,一直都是像个公主一样,现在倒好,和你在一起才多久的时间,就让我女儿受这样的苦。”

  “妈,没事的,我又不是吃不了苦。”刘爽安慰着他她妈。

  “这是能不能够吃苦的问题吗?这是没有必要受苦,却让你受了这样的苦,刚才吃一顿饭花了一千多块钱,那一瓶酒就要300多。”刘爽的妈妈很气,“请一个工人200块钱一天,怎么就不能请了,就为了省那点工钱,让你去做这么苦的事,那你一个女娃手伤成了这个样子,还不知道好不好得了,疼不疼?”

  “不疼。”刘爽似乎也有一些委屈,被她妈妈的情绪感染,眼睛红红的。

  “我想着这个店子是我和小爽两个人一起开的,我们两个亲力亲为会比较好一些,所以就没有请工人,不是省钱的问题,我连一千多块钱的饭钱都舍得,怎么可能舍不得请工人。”吴所谓说,“是我的错,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说什么也不会让小爽受这样的苦。小爽,当时干活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劝你,让你不要动手,就让我一个人干?”

  刘爽点头。

  “不行,你不能在这里待着了,跟我回去。”刘爽的妈妈要带刘爽回去。

  “妈,店里才刚开业,我这个时候怎么能走,正是忙的时候。”刘爽不怎么情愿。

  “你妈让你回去,就跟着你妈回去,不要说那么多话。”刘爽的爸爸语气很低沉,之前一直没怎么多说话,这会儿说了话,感觉像是马上要打人一样。

  “没事,你回去吧,跟阿姨待一晚上,我一个人能行的。”吴所谓这个时候变得非常的体贴,“不用管我,阿姨也是心疼你。”

  “小陈,你也跟着到我家里去坐一会儿。”刘爽的妈妈跟我说。

  “我就不去坐了。”我摆手,“阿姨,你们怎么过来的?我开了车过来,要不我送你们回去?”

  “好好,你送我们回去,顺路到家里做客。”刘爽的妈妈连连点头。

  我将车开了过来,刘爽还有她爸爸妈妈上了车,我调了一下车头,送他们回了家。

  本来想着将他们送到家我就回去的,可是刘爽的妈妈非要拉着我上楼,说是到屋里坐一会,就连刘爽的爸爸也在一旁不断的劝。

  到了屋里,陪着刘爽的爸爸妈妈坐了一会儿,他们就找借口溜了出去。

  走的时候,刘爽的妈妈还跟刘爽说:“不要干坐着,带小陈在家里四处走走,认一认,你们两个要是觉得冷,就到你的房间里面去,你房间里不是有空调吗?把空调打开,在床上坐一会儿,暖和一下,要是困了就休息一下。”

  “妈,你说什么呢?”刘爽脸被说的绯红。

  “我和你爸还有点事,就先出去了,得要三四个小时才会回来,晚上正好带些菜回来做给你们吃,你们不要担心,随便聊。”刘爽的妈妈特意强调了一下时间,拉着刘爽的爸爸一起出了门。

  门带上了,刘爽的妈妈居然还拿钥匙反锁了一下。

  “我妈真是的。”刘爽听到了反锁的声音,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刘爽妈妈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想要让我和刘爽发生一些事情,不停暗示,让我和刘爽一起到房间里面去,一起躺在床上,甚至还说三四个小时才回来,留给了我和刘爽足够的时间,做想要做的事情,出门的时候还特意反锁了一下门,创造条件。

  “你妈这也是担心你。”我说,“吴所谓做的的确有些过分了,几百块钱的饭钱都舍得吃,但是请一个工人帮着搬东西的钱都舍不得出,花大钱,省小钱。你家里有药膏没有,我给你抹一点。”

  “我爸在房间里应该有药膏。”刘爽起来,到了她爸的房间,找了一会儿,拿出一瓶药膏出来,准备自己抹。

  “我来给你抹吧。”我从刘爽手里接过药膏,挤了一点出来,给她抹着手上的伤口,“你手真的粗糙了,看一看,上面都有茧了,不过这些也要不了多久就会消,抹了药膏后皮肤应该也会好许多,但是这伤口一定得注意了,不要抠,抠了会留疤。”

  人的身体素质随着年龄的增大不断的在降低,就连愈合能力同样也是如此,小的时候身上破了点皮,有个伤口结了疤,痂掉了之后,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恢复到正常的肤色,但是长大了,身上有个疤痕,痂掉了之后,那个地方的皮肤颜色明显比别的地方要深许多,恢复不了正常的肤色。

  “他刚才不是说了吗,是因为我和他两个人在店里搬东西有特殊的意义,店子是我们自己的,我们自己来劳动会更有成就感。”刘爽还在帮吴所谓说话,“搬东西的时候他也没少出力,而且比我搬的还要多。”

  “他是男人,比你搬的多不是正常的吗?”我一点都没有听出来吴所谓哪里为刘爽着想了,“你还是注意一些吧,有些时候老人说的话不一定没有道理,就说相亲,至少你爸妈给你介绍相亲对象的时候,肯定对对方是知根知底的,不会像现在,从网上谈一个恋爱,连他的背景身份都不清楚,只是感觉对你好,觉得他这个人不错,所以就走到了一起,太过草率了一些,你现在对吴所谓的家庭情况,有了解了没?”

  刘爽沉默了一下,看着我:“我之前带吴所谓见你的时候,你没有跟我说这些。为什么现在反而跟我说这些话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