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所谓在前面走,到了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酒店。

  “就在这个地方吃吧,我平常经常到这里来吃饭,这家店里面的东西做的还不错,味道很好,非常的上档次。”吴所谓说。

  我看了一眼酒店,我有来过这家酒店,在里面吃过,里面的食物味道的确不错,但是价格也不菲,随随便便点四五个菜就要两三百块钱,再多点几个菜或者是点好一些的菜,可能就需要四五百。

  不知道吴所谓说的经常过来吃是什么样的吃法,是一两天就过来吃一顿,还是说隔半个月,或者是隔一个月,偶尔过来打一下牙祭?

  不清楚情况,我没有多说话,跟着吴所谓的身后,进了酒店。

  吴所谓跟前台非常熟悉,直接要了一个包间。

  “叔叔,阿姨,你们想吃什么菜,尽管点,不要客气。”吴所谓拿了菜单,将菜单递给刘爽的爸爸和妈妈。

  刘爽的妈妈看了一会儿,又将菜单递给了我:“小陈,你看看,想吃什么?”

  我点了两样菜,又将菜单给了刘爽的妈妈:“阿姨,你看看还有什么要点的,你来点。”

  刘爽的妈妈看了一下菜单,有些讶异:“你也喜欢吃这两个菜吗?小爽也喜欢吃这两个菜,你们两个要是过到一起,平常做饭就不会打架了,能够吃到一块去。”

  “妈,你说这个干什么?赶紧点菜吧。”刘爽大概是觉得尴尬,有些娇羞的看了一眼她妈。

  “我就随便说说,你看看人家小陈点的这两个菜,的确都是你爱吃的。”刘爽的妈妈将菜单给刘爽看了看,“你来点吧。”

  刘爽又点了几个菜,看着身边的吴所谓:“已经有五个菜一个汤了,我们这些人吃差不多够了,就点这么多菜吧。”

  “只有五菜一汤,这哪能够?我们都是成年人,饭量大,吃得多,这一点肯定不够。”吴所谓不满意,“再点两个菜,我来点。”

  吴所谓拿过菜单,又点了两个菜,将菜单递给了服务员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我和刘爽的爸爸:“小陈,叔叔,你们两个喝什么酒?”

  我皱了一下眉头,没有做声,心里却在骂吴所谓。

  刘爽的爸爸妈妈是我的长辈,能够叫我小陈,我欣然接受,比我成就高的人喊我小陈,我也能够受得住,但是吴所谓居然喊我小陈,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哪里来的底气?

  名字前面带一个小字,无论如何都称不上一个好的,称呼前面带着小字的人,身份地位没有旁人高,手艺不精湛,在工厂里就是才进工厂没几年的学徒。

  在公司里,就是下属,打杂干活的。

  放在社会上,就是晚辈。

  吴所谓的年龄没有我大,他喊我小陈,明显就是将自己放在了高高在上的位置。

  “喊人家的名字,你这么说不礼貌。”刘爽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脸色变化。

  “怕什么,叔叔阿姨不都是这样喊的吗,又没什么关系。”吴所谓不知道是真的觉得没有关系还是故意如此,“喝什么酒?别客气,今天我请。”

  “我不喝酒,喝点茶就行了。”我摇头。

  “我也不喝酒,喝点茶。”刘爽的爸爸跟我一样的态度。

  “今天开店,是个好日子,值得庆贺,就来一瓶酒吧,也不多,三个人,一人一杯多一点”吴所谓下了决定,要了一瓶酒。

  “现在人人家里都有电脑,开个网吧能够赚钱吗?”饭菜还没有上桌,刘爽的妈妈聊着,有些担心这个。

  “我们开的不是网吧,是网咖,比网吧要高级多了。”吴所谓聊到这个就非常的高兴,“阿姨刚才你也到店里面去看了,你看我店里的装修怎么样?”

  “感觉不怎么样,电脑的屏幕太大了,像是电视一样。”刘爽的妈妈不是很满意。

  “阿姨你的想法还停留在以前,以前的电脑屏幕的确没多大,还有那种像老式电视机一样的电脑,那都过时了,现在的电脑屏幕得大,有些屏幕还是曲面的,就跟电视的屏幕一个样。”吴所谓笑着说,“这也是为什么网咖比网吧要高级一些的原因,你看我店子里面的桌椅,全部都是好的,为的就是让进来来玩的人玩的舒服。”

  “那么大的屏幕,人离的那么近,还不得将眼睛都晃晕了?”刘爽的妈妈说。

  “你不懂年轻人,年轻人就喜欢这么大的屏幕,不管是玩游戏还是看电视都玩的非常嗨。”吴所谓说,“只有将这些东西弄好了,才能够让他们甘愿掏钱进来玩。”

  “一个小时要收15块钱?”刘爽的妈妈又问。

  “没错,一个小时15块钱,一百多台机子,一个月能够赚十好几万呢。”吴所谓点头,“这还是保守的估计,如果生意好,赚二三十万都没有多大的问题。”

  “但是我刚才听小陈的意思,好像是说一个小时15块钱太贵了。”刘爽的妈妈看着我,“是不是这个样子的?”

  “一个小时15块钱的确有些贵。”我点头,“鄂市的消费水准在这里,工资不高,才3000多块钱一个月,人口又少,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和小孩,一个小时15块钱的网费很多人都承受不起。”

  “我网咖里面的设置那么高,空调24小时全开着,电脑都是最好的,屏幕又大,椅子坐着又舒服,15块钱一个小时完全值。”吴所谓跟我争辩。

  其实我并不想当着吴所谓的面打击他做生意的积极性,因为他做生意做好做坏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我没有义务去劝他,有些时候你为了别人好,劝说别人,让他不要那样去做,在别人眼中不一定领你的情,反而觉得你处处针对他,就是见不得他好,眼红他。

  典型的好心没有好报。

  但我我现在不介意打击吴所谓了,更不介意当面给他难堪,他刚才对我的称呼惹怒了我,让我很不舒服:“别人到你店里面去,不会管你装修的怎么样,他首先要看价格,价格超出了他的心理定位,他肯定就会换另外一家。普通的网吧一个小时的上网费用也就2块5,15块钱能够玩六个小时,你开的这个网咖一个小时收十五块钱,有些时候甚至连一盘LOL都打不完,你觉得别人会进去玩吗?”

  “网咖和网吧不同,网咖的条件好,肯定能够吸引到人,那些人不在乎钱。”吴所谓说,“你不能够以你的思想来揣度别人,如果真要按照你这么说的,网吧便宜,大家都去网吧上网,在网吧里面上六个小时的网只能在网咖里上一个小时的网,那为什么网咖还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在全国各地遍布开?你的这个说法根本就不成立,你没有实际去考察过,没有见识过网咖的魅力,就没有说这个话的立场。”吴所谓说,“那些有钱人的心思,你不懂,他们不在乎钱,在意的是能不能够有一个舒适的环境。”

  “全国的确开了很多网咖,但是你不能够将全国的情况用在鄂市,鄂市有点不一样。”我说,“就像有些网咖一个小时要一百块钱,你能够跟那些网咖比吗?要因地制宜,符合当地的消费水准才行。”

  饭菜上来了,我的话似乎打击到了吴所谓,吴所谓有些烦躁,摆了一下手:“我不跟你说了,你不是做这个的,对这个不懂,等一个月之后你就会明白,到底谁对谁错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