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管她,现在却不同意她和我谈恋爱,你没有这个资格。”听到苏然妈妈的话,我感觉到很来气。

  苏然的妈妈这么多年都没有管苏然,现在开口就让我远离苏然,忽然之间似乎一下关心起苏然来了,将苏然的终身大事放在了心上,可实际上,上来就是蛮横不讲理,以为自己就是正确的。

  这让我想起了那句话,有一种冷,是你妈觉得你冷。

  在苏然妈妈的心中,可能她觉得的那种幸福才是幸福。

  她嫁给了富人,可怎么样?结果还是不开心,就连掩饰一下的欲望都没有,这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面对我这样一个陌生人,面对网络环境,不是当着她的面,她都不肯承认自己幸福,不肯撒一个谎说她和自己的丈夫过得很快乐。

  她心里的压抑和不幸福可想而知。

  她的观念连在她自己的身上都没有实现,现在却又想让苏然走她的老路,十多年没有管苏然,一上来就要控制苏然,还自以为是为了苏然好,这样的人太恶心了。

  “我是过来人,我比你们的经历要丰富,看的也比你们远,我说的话都是金玉良言,而且我是然然的妈妈,这件事情不管你同意不同意,结果就这样定了。”苏然的妈妈很强势,“我跟你说一声,不过是让你知难而退,给你留一些颜面,你如果不听,后果恐怕不是你能够承担得起的,很可能连你现在维持生活的保障都保护不住。”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威胁我吗?”我很反感别人威胁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总喜欢拿自己的能力去威胁别人,让别人屈服。总喜欢将自己的意志强行的加在别人的身上,似乎让别人屈服,看到别人痛苦,他们才能够感受到快感,才能够品味人生,才能够证明自己的强大一样。

  这种操作别人人生的能力,让他们很有成就?

  “这不是威胁,是警告,当然你要理解为威胁也没有错。”苏然的妈妈毫不掩饰她的意图,“不要觉得你有几家蒸菜馆就了不起,你手上的资金和我手上掌控的资金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我只要动一根手指头,你的蒸菜馆就会破灭。”

  “怎么动手指头?现在是法制社会,你难道还能够找人到蒸菜馆里面来闹,让我生意做不下去吗?”我反问,“或者说你在我隔壁再开一家蒸菜馆,跟我竞争,挤垮我?”

  “你太小瞧资本的力量了。”苏然的妈妈笑了笑,似乎觉得我的话很幼稚,“你的蒸菜馆肯定不是自己买的房产,应该都是租的吧,我只要让租给你商铺的这些房东和你解除合同,你的蒸菜馆还怎么开下去?”

  我愣住了,哑口无言,我真的小瞧了苏然的妈妈了。

  “现在明白了吧,对我而言,别说买一个小商铺,就是买一整栋楼都没有多大的问题,武昌的房价在我看来不算什么,很便宜。”苏然的妈妈进一步打击我,“离然然远一些,听我的劝,年轻人,我也不想将事情闹得太僵,但是如果你不听我的劝,我就只能够让你感受一下不听我劝的后果。”

  我没有再回苏然妈妈的话,她的话已经很明白了,要么我主动离开苏然,要么她强行的逼迫我离开苏然。

  无论是哪一个选择,她就是不想让我和苏然在一起,我甚至怀疑她这一次让苏然去北京是不是隐瞒了一些事情,是不是已经为苏然选好了对象,就等着苏然屈服?

  我点了一根烟,到阳台上,抬头看着漆黑的天空,没有多少的星星,一片漆黑,看不到半点光明。

  我的心有点烦了,烟气在肺里流转之后,也减弱不了内心的烦躁。

  我原本以为我这样的成就已经很可观了,一年的时间就能够开六家蒸菜馆,能够将唐婉濒临倒闭的公司从生死边缘拉回来,在娱乐圈开了一个口子。

  我甚至有雄心,想着要将蒸菜馆开满整个武昌,想着要将现在的危机公关公司升级一下,变成娱乐公司,不只是做危机公关,甚至能够培养自己的艺人,拍自己的电视,拍自己的电影从娱乐边缘向娱乐中心发展。

  只要再给我一些时间,这些就能够成为现实,就可能实现。

  但是现在全部都被打乱了,苏然的妈妈给了我痛头一击。

  抽完了两根烟,我还是没有想到好的解决办法,我决定找个时间,将具体的情况跟苏然说一下,我想要听听苏然的想法。

  我想要知道苏然如果知道了她妈妈跟我说的这些话,她会是什么样的选择,她会怎么做?我现在再如何的想都没有用,因为如果我真的想要和苏然在一起,不能够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还得看苏然的意思。

  我将手机里的聊天记录全部都截屏,收藏了起来,等见到了苏然之后,准备给苏然看,让她看清楚她妈妈的嘴脸。

  我开车到鄂市的时候,天气不是怎么好,有些小雨,我没有回家,直接开车到了刘爽给我发的地址处,见到了刘爽。

  有点意料之外的是刘爽的父母也在网咖店里,只是脸色不怎么好。

  “阿姨,叔叔。”我跟刘爽的父母打了一声招呼。

  “小陈”刘爽的父母还记得我,脸上不高兴的神色一下就褪去了,“你也过来了。”

  “嗯,我也过来了,刘爽开店子,我过来祝贺一下她。”我笑着点头,没想到只是见了一次面,刘爽的父母就记住了我,我抬头看了一下刘爽,“我车后备箱里放了东西,送给你的开店礼物,你找个人跟我过去一起搬进来吧,有点重。”

  刘爽左右看了看,对吴所谓说:“你去帮一下陈进吧,他给我们带了礼物过来。”

  “我没有时间过去,店里现在正开业,忙的很。”吴所谓直接拒绝了。

  “那我和你一起过去吧。”刘爽跟我说。

  “东西有点重,你能够行吗?”我说。

  “没事的,能行。”刘爽抬了一下胳膊,“这两个月来,店里的东西我没少搬,力气早就练起来了。”

  刘爽跟着我一起出了门,我问了一句:“怎么到现在店子才开起来,你之前不是跟我说店子没多久就可以开起来吗?好像延后了一个多月吧?”

  “装修的时候出了一些状况,因为对用电量的估计错误了,导致布线全部都要重新做一遍,再有就是电脑到货的日期比原来预定的日期延迟了半个多月,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装修好。”刘爽说。

  “我看你的店里面电脑不少,用电量一定很大,电这个东西的确得注意,弄不好就会发生火灾,得按照标准规范来。电脑怎么拖了那么久才到?”我到了车边打开后备箱,“你是开店,所以就给你买了一尊财神,放在店里进进财气。”

  “我也不是太清楚电脑的事情,这个都是吴所谓在弄的,他也打电话催了,可能路上运输出了状况,才会晚半个月,不过也正常,将近有一百台电脑,量这么大,会延误也能理解。”刘爽看着后备箱里的财神像,有些失笑,“你还信这个啊?”

  “这个不是信不信的问题,摆在店里也就图个心安。”我笑着说,“哪怕不信,就当个普通的摆件放在店里也行,有点重,你慢点抬。”

  “你说的也对,谢谢你了。”刘爽抱住了财神像的一边。

  我注意到她的手,有些粗糙,还有几条伤痕:“你的手怎么回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