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沫挂了电话,我立刻问她:“你给亓君打电话乱说了什么,我和你睡在了一张床上吗?”

  “你不要生气,我就只是气一下他,他居然还让我回去,而且是一副命令的口气跟我说话,我怎么可能会听他的,我这么说,就是为了气一下他,让他愤怒。”苏沫跟我说,“姐夫,你如果想要和我睡在一条床上,我也不反对,可以对象刚才跟亓君说的那些话。”

  “我对你没有兴趣,你还是去找亓君吧。就今天一晚上,今天晚上在这呆待过之后,明天就走。”我又提醒了苏沫一句,我自己则到了苏然的房间睡觉。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还有些担心苏沫是不是不会走,是不是还会像前两次一样耍赖,但是进了房间之后,发现她早已经不在了,被子乱糟糟的,堆在床上人已经不见了。

  才六点钟,她居然起得这么早,还这么自觉,真是难得。

  邵思琪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明天你过来参加宴会吧,地址等会儿我发到你的微信上,你直接导航过来就行了。”

  “好的,没有问题。”我点头,“你先别挂,还有话我要跟你说一下,前两天在教室里面说的,你说让我帮着给你制造一些绯闻,创造一些名气。这两天我仔细的想了一下,趁着你这次举办宴会的机会,有一个法子应该能够稍微增加一下你的曝光量,你要不要试一下?”

  “行,没有问题。”邵思琪问都没有问,直接同意了。

  我将具体的方案跟邵思琪说了一下,就挂了电话,出门,准备给,邵思琪买礼物。

  中国是人情社会,到别人家里去总归是要带一些礼物,我给邵思琪买了一块女士手表,然后直接去了公司,见到了梁方鸿。

  “明天早上你跟我去一个朋友的宴会。”我跟梁方鸿说。

  “陈哥,你朋友的宴会我跟着去干什么,这个有点不太好吧?”梁方鸿说。

  “让你过去不只是参加宴会,主要是因为想要制造一些话题。我这个朋友是一个明星,最近出演了一部电视剧,叫今晚无眠,她在里面演的一个,配角还挺有名的。可是光有这些曝光量还不够,还得制造一些绯闻,制造一些话题,增加她的新闻度,增加她的热度才能够提升名气。”我将计划跟梁方鸿说了,“其实要你做的挺简单,你明天过去和她站在一起,显得稍微亲密一些,我给你们两个拍几张照片,回了公司,再用手上的资源雇些人,写一些模棱两可的文章,发到网上去,顶到头条,这事就成了。”

  明星的话题,无非就是这些八卦,最能吸引人。

  “怎么是拍我和她的照片,我有女朋友了。”梁方鸿有些紧张,“陈哥,既然是你的朋友,要不拍你和她的照片吧?”

  “正是因为你有女朋友了,所以才没有关系,杨文迪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我说,“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早上我到公司来接你,你和我一起过去。”

  给梁方鸿安排了任务,我回了学校上课。

  晚上回家的时候,睡了一个安稳觉,我还一直担心苏沫会突然敲门,但是并没有,看来她是真的走了,屋里一下清静了许多。

  我接了童望君的一个电话,童望君跟我说:“我打算明年参加省考,留在市里工作。”

  “是武昌还是你那?”我问她。

  “在我这,我想陪着我妈,我爸已经走了,家里就剩她一个人,我要是到外面去,她一个人在家我放心不下,她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平时和我爸吵架,两个人不和,但是我爸走的这些天,我看我妈的情绪不是很好,时常会精神恍惚,我担心我要是再离开她,她可能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会发生意外,所以我就准备明年参加省考,争取留在市里工作,陪在她身边。”童望君说。

  我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童望君终究还是选择留在她妈身边,她下定了决心要参加省考,要竞聘公务员职位,留在老家。

  这个事情她爸去世的时候,我去她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妈妈就说过,还让吴晓文帮忙在市里替童望君找一个工作,当时童望君没有答应,我还以为童望君处理了她爸的事情之后会回到武昌来,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些时间,甚至离着省考还有半年多的时间,她就下定了决心,说要参加省考,要留在她妈身边。

  “你想照顾你妈也没必要一定得是在老家,可以到武昌来,在武昌买个房子,或者是租个房子就行了,这里的发展肯定比你那要大,而且你留在老家了,小乐呢?晓乐也要一直在那里吗?”我其实希望童望君回武昌。

  “小乐肯定要跟在我的身边,我妈跟我说了,小乐现在姓童,就是她的孙女,不能够让她再去别的地方,而且我妈放不下家里的土地,要是让她到武昌去,她肯定不会习惯的。”童望君说。

  “别总是说你妈,你妈,家里的土地一年辛苦到头才能够换多少钱?你妈的那个病就是这么辛苦才落下来的,你得跟她说一说。一年到头忙,想着赚钱,可到了最后,钱没有赚到,身体垮了,这又何必呢?你妈就是为了找个事做,让自己停不下来,说句不好听的,这就是犯贱。”我脾气有点上来了,我能够理解老一辈对土地的执着,但是实在是不认可他们的这种做法。

  这就好比一些老师和家长,恨不得将学生二十四个小时关在教室里,可实际上这样做根本没用,还得看效率。

  或许,他们懂效率,但就是不愿意去尝试,哪怕将孩子逼出病来,也要用这样的笨法子。

  几块地,种些瓜果蔬菜,早上四五点钟就爬起来,摸着黑将地里的菜摘了,洗干净,挑到集市上去卖,天暖和的时候还好说,可天冷的时候也这么做,结果吸了凉气,染了风寒,落下了一身的毛病,赚的那些钱还不够看病的。

  看病大钱舍不得花,就买一些药吃着,熬着,慢慢的拖着,等到了后面病根越来越重,好好的身体一下就垮了,原本可以活到八九十岁的人,因为这个原因,可能五六十岁就病倒了,起不来了。

  执念到了深处就是魔怔,魔症是病,得治。

  人得尊师重道,得懂礼义廉耻,得懂孝道,是没错,但是并非说父母有不对的地方不能够说出来,不能够纠正,有些事情不能够由着他们的性子来。

  之前过年那会儿去童望君家里的时候,我就跟她提过这个事情,现在来看,显然并没有什么作用。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妈?她是长辈,你怎么可以骂人。老一辈的观念就是这样的,乡土情怀非常的重,我也劝过她,但是她不听,我能够有什么办法?我难道还能够拿绳子将她的手脚绑住不让她到田地里面去吗?我要是不让她去,她心里一直有事,惦记着地里的东西,说不定就犯了心病,你怎么就不能够理解一下?”童望君不喜欢听我的话。

  “有些事情能够理解,有些事情不能够理解,这个事情你得多劝。”我说,“你又不是不清楚你妈的病是怎么落下来的,就是因为这些年,一直起早摸黑的种菜,才会落下了病根,结果呢,现在落下了病根,赔了钱不说,身体也吃亏,你得说狠话,让你妈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她才能够听得进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