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只能尽力劝一下,但是亓君会不会听我的我不能保证。”我心里一点信心都没有,亓君既然已经做了这些事情,肯定不会单凭我几句话就将资产还给苏沫。

  但是我又不希望苏沫缠上苏然,就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亓君。

  “他这样做是窃取我家里的财产,他要不听就揍他一顿,打到他听为。”苏沫有点想当然。

  “行了,你先回去吧,等有时间的时候我会找亓君,见面跟他谈一谈这个问题。”我想将苏沫打发走。

  “一定要尽快,他现在在家里非常的嚣张,,连我妈都敢骂,对我还敢动手,要是再过一段时间不知道能够嚣张到什么地步。”苏沫说,“你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下他。”

  “行,过两天我有空闲的时间,我给他打电话,约他出来见一见。”我有亓君的电话号码,过两天也的确有时间,我不想管苏沫的事,也不想苏然管苏沫的事,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苏,沫和亓君见一见,那就见一见好了。

  我不喜欢苏沫,但是更不喜欢亓君。

  苏沫没有马上走,而是到了厨房看了一眼:“姐夫,你在做大餐啊?我姐真幸福,要是当时我爸没有招亓君入赘就好了,要是我早一点认识你就好了,你就是我的了,不会是我姐的。”

  “亓君不会做饭吗?如果你的脾气好一点,尝试着与他沟通一下,或许你们两个人能够和平相处。”我说。

  “我怎么会和他和平相处,他入赘到我们家,本来就应该做饭洗衣服,所有的活都应该他做,还想着和他和平相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苏沫很看不起亓君,就连沟通的机会也不给亓君,哪怕现在亓君将家里的资产偷偷的转移了出去,苏沫对亓君的态度仍旧如此。

  有些人就是骨子里高傲,看不起人。

  苏沫看不起亓君,大部分的原因应该在于亓君入赘的这个身份上,至于说亓君是农村的,睡觉打呼噜,几天不洗澡,其实都是小事。

  真要是看得亓君,别说亓君几天不洗澡,就算亓君在脏水里面打滚,不修边幅,苏沫也会觉得他这是不拘小节,而不是认为亓君邋遢。

  喜欢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做什么都是对的,不喜欢这个人,哪怕呼一口气都是错的。

  说到底还是亓君失去了骨气,入赘到了是苏沫家才会遭受到这样的待遇。

  苏沫到两个房间里看了看:“怎么家里还有两张床,你和我姐难道是分开睡的吗?”

  “不分开睡难道睡在一起?”我觉得苏牧这话很没趣。

  “肯定睡在一起啊,你们两个都已经同居了,睡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还要分开睡?”苏沫理所当然的说,“难道到现在我姐都没同意你碰她?”

  “她和我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你不要用你的思想来想你姐。”我说。

  “她还在国外留过学,思想这么迂腐,都已经和你同居了,还要半遮半羞的和你分开睡,你受得了吗?”苏沫又来了,看着我的眼神带着诱惑。

  “你赶紧的出去。”我赶人。

  “姐夫,要不你要了我吧,我给你。”苏沫凑到我身边。

  “有这个时间,有这个心思你还不如回去好好的想一想,到底该怎么样从亓君的手上将原本属于你的资产夺过来。”我说,“你俩现在还没有离婚,资产即便被他划到了他自己的名下,但是也属于你们夫妻共同的资产,如果他将资产转到了别人的名下,到时候你就什么都落不到了,赶紧的回去想办法吧,别在这里胡闹了。”

  “有姐夫你替我解决,我不担心,借亓君一百个胆,他也不会和我离婚,和我离婚了他什么都不是,他入赘到我家的时候,差点就跪在我的父母面前,现在怎么可能会离婚?”苏沫居然不是很担心,“姐夫,你真的不要吗,你难道不会憋的慌吗?”

  我将苏沫推了出去:“赶紧走。”

  我忽然觉得,苏沫过来找我,是不是只是因为想要让我过去揍一顿亓君,根本就没想着要夺回资产?

  或者说,后者的意愿并不是那么强烈?

  怪不得苏沫和她妈妈名下的资产会被亓君逮着空隙,找到机会转到了自己的名下,苏沫对这些事情居然一点都不上心,而且天真的以为亓君不会和她离婚。

  想法真的太幼稚了。

  脾气差,想法幼稚,成天就想着浪,这样的女人当失去了可以作为屏障的金钱的时候,下场肯定会非常的凄惨。

  苏然回来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我有点担心是不是苏沫从我这离开之后又给苏然打过电话,我试探着问了一句:“怎么了,看你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还是怎么了?”

  “不是的公司没有问题。”苏然摇头。

  “能不能跟我说一说?”我一直觉得人应该保持一些隐私,保留有一些秘密,苏然有一些事情不想跟我说,我能够理解,但是这一次我主动问了出来,担心真的是苏沫去找了苏然。

  “她给我打电话了。”苏然说。

  “谁给你打电话了?”我不知道苏然话里说的他指的是谁。

  “王秋珍。”苏然说,我正奇怪王秋真这个人是谁的时候,苏然主动说了,“她是我妈。”

  我沉默了一下,终于知道为什么苏然的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了,苏然妈妈的事情她要跟我稍微提起过,我知道苏然的妈妈因为钱的事情在苏然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她,嫁给了有钱人,哪怕苏然的爸爸去世的时候也没有回去。

  苏然对她妈妈的感情应该是复杂的,带着恨,可是毕竟血溶浓于水,苏然又看重亲情,才会在接到她妈妈的电话后,情绪会显得这样的复杂难明。

  “她给你打电话干什么?”我问苏然。

  “她让我回到她的身边去,说想我了,想要见一见我。”苏然胃口不是很好,“这么多年了,就连我爸爸去世的时候,她也只是打个电话过来问一问,没有出面,现在却说想我,想要让我到她身边去,早些年干什么去了?我爸爸辛辛苦苦创业的时候,她干什么去了,我爸爸去世的时候她又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偏偏要到这个时候才说想我了,才说想要见我?”

  “人年纪大了,难免会感怀,会回忆过去,她有可能是这个想法吧。”没见过王秋真的人,加上她是苏然的母亲,我不好评价,只能将人尽量往好的方面想,我说,“你呢,你是怎么想的,要过去看一看她吗?”

  涉及到苏然的妈妈,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苏然提建议,只能从旁聊几句,我希望苏然自己决定,无论她做什么样的决定,只要不感到遗憾就好了。

  苏然非常的彷徨,想要从我这里寻求答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你觉得我应回去看一看她吗?”

  “我觉得你还是过去看一看吧,看看她有什么事情,这么多年没见,她应该是想你了,所以才想要让你过去。”我建议着。

  母亲想女儿,让女儿过去见一见,很正常的事情,苏然失去了父亲,又在苏昌民那受到的伤害,如果这个时候能和她的母亲建立起亲情,她的心里应该会好受一些,不会像现在这样显得有一些郁郁寡欢,让人看着心疼,而且趁着苏然去看她妈妈的这段时间,正好可以远离苏沫的事情,我觉得挺好的。

  “我其实也想要过去看一看她,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的母亲,但是我又觉得如果我过去看她,无法面对父亲。”苏然心里有道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