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419章 都是你害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正常的逻辑而言,苏然根本就没有错。

  苏沫的妈妈怪苏然,无非就是因为苏昌民离开了公司,跳楼了,死了。

  但是不能因为这样就将责任怪在苏然的头上,就好比说一个乞丐跑到银行去抢钱,结果银行没让他抢,将他打出去了。

  乞丐没有钱,买不了食物,填不了肚子,饿死了。

  能够怪银行吗?

  将责任归咎到银行的头上,那么是不是谁都可以到银行里去要钱,银行如果不给,就赖在银行里不出来?

  “不是她的责任难道是爸的责任吗?爸就是因为身上的压力太大了,对公司的执念太深了,对公司有感情,被苏然逼出了公司,才会想不开。”亓君说,“公司如果还在爸的手上,哪怕身上有债务,爸也不会这么极端,不会跳楼。”

  “这个事情现在还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苏昌民到底是不是跳楼,也还没有确定。”我说。

  “怎么没有确定?警察都已经勘查过,了确认爸就是自杀跳楼,笔录也已经做了,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怀疑是我将爸推下楼的吗?”亓君有些激动。

  “我没有这么说,但是当时只有你和他两个人,而且你口口声声喊苏昌民叫爸爸,但是心里恐怕对他怨恨不已,巴不得他早点死吧。有些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说不定苏昌民真就是你推下去的。”我很怀疑亓君。

  经历的事情多了,阴谋诡计一直环绕着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得不让我往黑暗的地方想。

  大晚上的,苏昌民跑去巡视工地,而且还只和亓君两个人,正好到了楼顶,然后跳楼,太巧了,苏昌民即便真的想要跳楼,也没必要喊着亓君一起,难不成喊着亓君一起是为了让亓君替他收尸?

  这个理由,太过牵强了。

  如果亓君这个人本身不错,我或许不会往黑暗的地方想,但是亓君这个人的人品非常有问题,那么这么多巧合凑在一起,就不得不让我怀疑苏昌民的事没有那么简单。

  “你这是诽谤,是诬陷,警察都说了和我没有关系,你凭什么说爸的死跟我有关系?我很敬重爸,他给了我新生,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接纳了我,让我进公司,让女儿嫁给了我,让我在公司任要职,每年还给钱我回去孝敬自己的父母,我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只有你这样的心思歹毒的人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亓君说。

  我没有再说话,我虽然怀疑亓君,但是也没有证据证明就是他将苏昌民推下楼的,警察既然已经勘查过了,就说明至少在明面上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苏昌民的跳楼和亓君有任何的关系。

  “小沫,你带着婶子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就行了。”手术进行了很长的时间,医生还没有出来,苏然跟苏沫说。

  苏沫的妈妈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很疲惫。

  “我不回去,我要守在这里。”苏沫的妈妈摇头。

  “妈,你们都回去吧,我守在这里就行了,里面有医生在给爸进行手术,你待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身体反而会熬不住,爸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万一你的身体又垮了,以后苏家可怎么办,我在这里守着就行了,医生出来了,知道了情况,我第一时间给你们打电话。”亓君说。

  苏沫在边上也劝了两句,她妈妈终于你同意了,不过不是回家,而是在医院边的酒店订一个房间休息一会儿,万一有什么事情,也能够马上过来。

  “你们也走吧,不要再在这里呆着了,爸发生的这样的事情就是你们造成的,你们两个去还好意思在这里待着,人得要有脸才行。”苏沫和她妈妈走了之后,亓君要看着我和苏然。

  “我不走,我身体支撑得住,我要在这里守着。”苏然摇头。

  苏然不走,我肯定也要在她身边陪着。

  亓君又说了几句,但是苏然坚决不走。

  “你这么急着要将我们两个赶走,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没有人会相信,苏昌民到底是不是你推下楼的?”我看着亓君。

  “你要再这样说,我就报警了。”亓君不承认,很愤怒。

  “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没有人会相信,你说你和苏昌民感情很深,说苏昌民很照顾你,你非常感激他,但是之前你跟我说过,说苏昌民一家都没有将你当人看,瞧不起你,你很恨。你不觉得你的话前后矛盾吗?”我和亓君见过几次,他跟我抱怨苏沫的时候,那股刻到骨子里的恨意肯定不是假得,也绝对不会轻易的消散。

  人的自尊心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真实的存在,伤人伤的最深的,无非就是自尊心,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原本老老实实的一个人,如果因为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很可能会拿起屠刀做一些旁人根本无法想到他会做的事情。

  这样的例子已经发生过很多起了,人心最是可怕,原本一个懦弱的人做,受到外界得刺激,敏感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可能会变得非常的极端,做出的事情也会超出常理。

  “那只是我一时的气话而已,我心里其实非常大感激爸,是爸给了我新生,是爸给了我重新做人的机会,他就跟我的亲生父亲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如果我真的恨他,怎么可能要守在这里?”亓君说,“不要以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的思想太肮脏了。”

  将近六点钟的时候,手术室的门才打开,七八个医生疲惫的走了出来,亓君立刻冲了过去:“怎么样,我爸怎么样,你们有没有救活他,他有没有醒?”

  “我们已经尽了全力了,病人伤的太重了,内脏损伤太过严重,节哀吧。”主治医生叹了一口气。

  “不怪你们,不怪你们,那么高的楼层掉下来,会死也是应该的,这件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已经尽力了。”亓君很好说话,“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抢救了这么久,我知道你们也尽力了,我能够进去看一看吗?”

  “去吧。”医生点头。

  亓君才进去一会儿,里面就传来哭声。

  我陪着苏然也走了进去,看到手术台上冰冷的尸体,苏然神情非常的悲痛,凝视着苏昌民的尸体过了好一会儿,苏然掏出手机给苏沫打了一个电话:“叔叔走了,你和婶子过来吧,送他最后一程。”

  十多分钟后,苏沫的妈妈头发凌乱的冲进手术室,看了一眼躺在手术台上的苏昌民,长大了口,半晌没说出话,抬手就给了苏然一个巴掌:“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你这喂不熟的白眼狼,亏我们对你这么好,你却这样害人。”

  “对不起。”苏然挨了一巴掌,但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情绪非常的低落。

  “人都已经走了,你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将公司抢走,他是你的长辈,看着你长大的,你怎么就不知道尊重一下他,要将他比逼迫成这个样子,你还是不是人?”苏沫的妈妈将怒气发泄到苏然的身上。

  苏然眼中噙着泪水,看着苏昌民的尸体,久久的说不出话。

  那眼神让我心痛。

  处理苏昌民后事的时候,苏然一直在边上,但是苏沫一家对苏然没有好脸色,就连那些过来参加苏昌民葬礼的亲戚,同样也在远处对着苏然指指点点。

  苏然被隔离了。

  她背负上了白眼狼的骂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