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关心是正常的,童望君妈妈的话有点难听,带着嘲讽的意思,但是每一句话说的都是实际情况。

  童望君有两个孩子,自己也快要到三十了,在长辈的眼中的确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童望君的妈妈想要她安稳下来,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找一个体面的工作,无可厚非,看得出来,童望君妈妈对吴晓文非常的中意。

  吴晓文和童望君是小学同学,在县里有公务员的工作,为人处事又相当大成熟老练,人长得不差,年龄合适这,可不就是父母眼中合格的女婿人选吗?

  这一趟我真不应该过来的过来了,忙没有帮上,反而遇到这样糟心的事儿。

  我心里不舒服,还不能够说出来,毕竟童望君的妈妈是长辈,她只要不是直接动手打我骂我,暗地里嘲讽我几句,表达对吴晓文的关心,对我的淡漠,我也无可奈何。

  饭桌上一个劲的跟吴晓文聊天,嘘寒问暖,将菜盘子端到吴晓文的面前,让他往碗里夹菜,对我却不假颜色,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表现得如此明显,我当然要识时务的出来住,如果还舔着脸在童望君家里住下来,童望君的妈妈难受,我心里也难受。

  沿着河渠走了一个来回,我才找了一个小旅馆,躺下休息。

  这一晚睡的并不好,本以为我抽时间过来是尽心意,能够帮得上忙,能够带给童望君一些安慰,但是带给她的却是麻烦,这会儿童望君的心里恐怕也不是很好受。

  早上我起得很早,六点来钟的时候就醒了,洗了一个澡,干净利索了之后,退了押金,在外面的小摊上过了早。

  本来想要带一些早点到童望君家里去的,但是想了下,最后还是作罢,给陈乐买了些酸奶,再有一些她喜欢吃的水果,提着过去了。

  陈乐已经醒了,我走了过去,抱起她:“你吃饭了没有,爸爸刚买了一些酸奶和水果,你要不要吃?”

  “要吃,我要喝奶奶,我还没有吃饭。”陈乐点头。

  “你们还没有吃饭?”我看着童望君,我以为他们今天早上起得早,应该早就吃过了,所以才只只给陈乐买了酸奶和水果,没有买吃的。

  我怕做的事多此一举,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但是没想到童望君他们居然还没有吃饭。

  “还没有。”童望君说,“你肚子是不是饿了,等一会儿,过一会我去买。”

  “我肚子不饿,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吃过了。”我实话实说,“我还以为你们早就吃过了,所以就没给你们买,我现在去买吧,你把车钥匙给我,我开车直接过去。”

  “口口声声说自己一个月几十万的收入,买个早点都舍不得,特意吃了才跑过来。”童望君的妈妈从边上走过,收拾着东西,听到我和童望君的话,“晓文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买了一些早点过来,你不用再特意跑一趟了,不用多花钱,将你的钱节省起来。”

  “妈,你怎么这样说话?陈进他以为我们吃了所以才没有带早点过来,他又不知道这里的规矩。”童望君数落她妈,“你说话不要总是夹枪带棒的。”

  “我说的话又不是假话,又不是胡乱编造的,难听是难听了一些,但都是大实话。”童望君的妈妈似乎和我杠上了,“哪里的规矩早上不吃饭的?哪个地方不过早?想一想也能够知道,全国早上都要过早,都得吃饭,这关规矩什么事?”

  童望君还想要说,我拦住了她:“算了,别说了是我的错,你还要忙,我就不打扰了,车钥匙给我吧,我回武昌。”

  “你是不是生气了?”童望君一边跟着我说话,一边还要和不时路过的亲朋好友打招呼,很忙。

  “没有生气,真的没有生气,我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过来看了你就行了,而且我明天还有课,今天就早点回去了。”我说,“你忙你的事情吧,你亲戚朋友都过来了,赶紧招呼他们,你还有许多事情要忙,不用管我。”

  “那你路上小心点。”童望君将钥匙给了我。

  “放心吧,不会有事。”我点头。

  我上了车,朝车窗外看了一眼,童望君屋里站满了人,门口也有一些赶来的亲朋好友和附近的邻居。

  我发动了车子,这些人背对着我,没有人看我,我在童望君家里是一个陌生人,没有任何的存在感,车子内是一个世界,车子外是一个世界。

  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我离着童望君很疏远。

  车上了路,一路平安,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我开车直接到了一个小区门口。

  这个小区里有房子在租,我在网上看到过,趁着有时间就实地过来看一看,这样会比较保险,比在网上单纯的看照片要仔细一些,能够看到一些细节。

  要是我一个人住就没必要那么讲究,找一个安静的环境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是和苏然一起住,找房子的时候就必须仔细一些,认真一点。

  中意的房子有四五家,眼前小区的这一家排在最前面,如果看好了,后面的也不用再去看了。

  我在小区门口等了一会儿,没有看到房东的,我人到了武昌的时候,就已经给房东打过电话,联系了她,她说会在小区里等着我。

  下了车,我在小区里走了一会儿,也没见到像是房东的人,我给房东又打了一个电话:“我已经到小区了,但是在小区里没有看到你的人,你是在房里还是在小区?”

  “我有点事,可能过去不了正想给你打电话的,不好意思。”房东说。

  “来不了?”我有点感觉被耍了一样,“我都已经到了,你事情什么时候能够忙完,我在这里等你一会儿吧,我明天有课,不一定有时间过来。”

  “你是学生?”房东语气变了一下,如果非要形容,之前她的话带着一些警惕,后面听到我说是学生,她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变柔了许多。

  这也难怪,大部分的人对于学生都是充满着友好的心态,对学生更加的宽容,更加的信任。

  “我在武大上学。”我简单的说了一下。

  “还在上学啊?而且还是武大?武大可是好学校。”房东夸赞了一句,“我今天的确是有事,临时有事去不了,有一台手术马上就要做,临时通知的,可是你的时间也有限。这样吧,我让我女儿过去给你开门吧。”

  “那多谢了,我就在你房子的门口等着。”只要有人过来给我开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不管是谁都可以,我对这个没有要求。

  挂了电话,我找到了楼栋号,进了电梯,上楼,楼层比较高,在十九层这,让我想起了一本书地狱的第十九层,蔡骏的。

  在门口大概等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听到电梯的响声,过了一会儿,一个人走了过来,我和她互相看清之后,都吓了一跳,很意外。

  “你怎么在这?”我和她几乎同时开口,很惊讶。

  站在我面前的人居然是鄂市一医院的小医导江小宁,她居然跑过来了。

  江小宁穿着牛仔短裤,非常的清凉,从打扮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她已经进入了社会,开始在工作了,完全就是学生的模样。

  “我妈说有人租我家的房子,要我过来开门,是你要租我家的房子?”江小宁惊讶过后,跑到了我的身边,很兴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