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算不和我们聚,但是回家和父母聚一聚也是挺好的,过年的时候不都是和家人在一起吗?”我说。

  “不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恐怕过的还要舒服一些,和他们在一起,总是听他们吵架,过年也算不上是过年。”唐婉露出苦笑,抬头看着我,“今天晚上你陪我好不好,最后一晚上你陪着我吧,也好让我出国的时候会有一些回忆。”

  唐婉又跟我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而且这是他第二次跟我主动提起她的家人。

  高中那会唐婉几乎没有跟我提过她家里的情况,后面唐欣也是因为她出了车祸之后才认识的,或许之前有见到过,但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八年的记忆全部的空白,对唐欣一点印象都没有。

  现在唐婉居然说,跟我们这些朋友一起过年比回家还要好,看来她的家庭似乎并不怎么和睦,实在难以想象。

  唐婉在高中时候就有全校女神的头衔,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完美,让人羡慕,很难想象得出来她的家庭不和睦。

  外人看来她的家庭应该非常的美满,她的父母应该都是白领,是有体面工作的人,这样的家庭应该和和睦睦,幸福美满。

  可似乎,并非如此。

  “你爸和你妈经常吵架?”吃完了饭之后,我和唐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天。

  “也不算经常吵架吧,在我高中那会儿他们还经常吵架,但是现在已经不吵了,回了家见了面,只是比陌生人稍微熟悉一点,甚至连普通的朋友都称不上,各自干各自的事情,互不相干,名义上是住在一个屋里,但实际上心早就分开了。”唐婉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从北京到鄂市上高中?”

  我点头,之前我也一直奇怪唐婉明明是北京人,却到鄂市上高中,而且他的父母都不在鄂市,现在来看,她转学到鄂市应该是为了躲避父母的争吵,为了脱离那样的环境。

  “我爷爷老家在鄂市,他接我过来的。”唐婉说,“你恐怕很难想象,过年的时候一家人在一个屋里吃饭,但是面对一桌子的菜,也只是各自吃各自的,气氛沉闷的要让人窒息,我姐的性格变成这个样子,她的爱情观变成这个样子,与家庭很有关系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她的爱情观发生了扭曲,不追求婚姻,只追求爱情,跟我爸和我妈的状态有很大的关系。”

  唐婉这么说,我恍然,不仅明白了唐欣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婚姻价值观,也忽然明白过来唐婉为什么会这么敏感。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环境不仅可以让植物发生改变,结出不同的果实,同样的也可以改变一个人。

  “我去洗澡了。”唐婉跟我稍微提了一下她家里的状况之后,站了起来,要去卫生间。

  我没有跟着去。

  将近一个小时,唐婉洗完澡穿着睡衣走了出来:“你也去洗澡吧,今天早点睡,我明天还要赶火车。”

  我点头,进了洗手间,搓洗了半个小时,将唐婉放在一边的脏衣服也都洗干净了,晾晒好之后,经过唐婉房门口的时候,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走进去,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在房间里躺了十来分钟,门被推开了,唐婉走了进来:“我不是让你今天晚上陪着我一起睡吗,怎么你洗完澡了就回来自己的房间?”

  “我把你的衣服你都洗了,晾在哪阳台上,这个天气明天白天就能干了,你走的时候记得收了,放在行李箱里一起带着。”我没有接唐婉的话,将话题岔开了。

  唐婉身材修长,头发扎了起来,梳成丸子的发型,即便刚洗过澡,只是穿着一个睡衣,但是一举一动都透着妩媚,或许是在国外见识面扩大了,她整个人气质变好了许多,刚回来那会我就察觉到了。

  唐婉以往就气质出众,现在更是如此。

  “好的,我知道了,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会记得收的。”唐婉没有出去,进了我的房间,将门带上反锁了。

  “天这么热,你把门关上干什么,不用反锁吧?”我说。

  “屋里就有空调,热的话将空调打开好了。”唐婉拿起了遥控器,将空调打开,“调到二十六度,温度刚好合适,不冷不热。”

  空调的风开了,唐婉坐在了床上,看着我:“陈进,我明天就要走了,而且很可能在北京一直待着,直到出国前都不会再回来了,出国的时候很有可能从北京直接坐飞机出国。”

  “这样很好啊,来回跑也麻烦,事情做完了就从北京坐飞机出发,挺好的。”淡淡的香味飘到我的鼻中,唐婉慵懒的样子无刻不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的心跳加速。

  “所以今天晚上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唐婉看着我,舔了一下嘴唇,眼中有一些雾气弥漫开。

  空调开着,可人还是热的。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陷落了。

  所有的顾忌在这一刻全部都被唐婉姣好的身材代替,清楚出去,脑中除了唐婉,除了某一些事情,再没有旁的空间。

  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一晚我赚了三十二斤。

  云销雨霁。

  “我算了时间,这两天真好是排卵的日子。”唐婉腿抬起来,放在墙壁上,偏着头跟我说。

  唐婉提这个事,我心里有一些伤痛,没好说出打击唐婉的话,医生说了唐婉以后可能怀不了孕,其实在我看来不过是委婉的说法。

  万分之一,亿分之一,也是有可能,但是这样的概率太低了,可以约等于无。

  医生的话,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唐婉却还惦记着这事,晚上尽力的折腾,我明明身体都快虚脱了,但是她还变着法子了榨干我,就是为了那万分之一,甚至是亿分之一的可能。

  唐婉是笑着,充满期盼的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我听着却感到悲痛。

  在海南的那两夜,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说不定会怀上双胞胎,甚至是三胞胎。”我顺的唐婉的话说,没有在她快要离开的时候打击她,没有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儿。

  “你喜欢女儿还是喜欢儿子?”唐婉跟我讨论着。

  我心里莫名的一痛,想起了童望君,她怀孕的时候也跟我讨论过这个话题,但是后来童望君却流产了。

  我忽然生出了一些忌讳,似乎和女人谈论这个话题,最后都会变成悲剧。

  “不说这个了,早点休息吧,还能够睡几个小时,你明天还要坐火车,现在早点休息,明天早上起来我送你去火车站。”我不敢和唐婉讨论,我怕和她讨论的最后的结果就和童望君那样,是一个悲剧。

  “我觉得有可能会是一对龙凤胎。”唐婉兴致很高,憧憬着,“你已经有两个女儿了,再有一个儿子会比较好,但是我也比较喜欢女儿,所以说能够怀上龙凤胎是最满意的结果。”

  “不管是女儿还是儿子,只要是你我的孩子,我都喜欢。”我口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再过一个月,唐婉应该就知道结果了,知道有没有怀上,到时候没有怀上,不知道她心情会是如何?

  现在讨论的越深入,憧憬的越美好,等知道了结果,就会越痛苦,越失望。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真的不希望唐婉沉浸在这样不切实际的憧憬中:“腿放下来,早点休息吧。你腿放在墙壁上是干什么,你的体型已经非常的好了,不用锻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