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辞职了?怎么好端端的要辞职?就算想要开网咖,也没必要辞职吧。”刘爽的学校属于公立学校,她的教师职位不比私立学校,是有国家的编制,属于国家编制内的人员,这几乎就代表着稳定,不说以往,哪怕放到现在,也是铁饭碗好端端的居然辞职了,我听着挺可惜的。

  多少人为了进入编制之内挣的头破血流,四处找关系,还不一定能够进去,刘爽倒好,居然主动辞职了。

  “现在孩子越来越不好教了,稍微说一句,孩子的父母可能就会找到学校来,说也说不得,打也打不得,老师的地位下降了,工资又没有多少,而且还辛苦,不如辞职自己做事业来的好。”吴所谓说。

  “打孩子,骂孩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儿,现在只不过是给老师立规矩而已,将以往错误的教育方式纠正过来。”我不觉得棍棒下出孝子,或者是棍棒教育有多好,棍棒教育不过是最粗鲁,最野蛮的教育方式。

  孩子的自尊心其实比大人差不了多少,加上现在孩子早熟,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打学生,骂学生,肯定会对学生的心理造成压力,造成损伤,留下阴影,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值得提倡的事情,社会在发展,以前的漏洞补上了,让有些人不适应,所以才会抱怨说老师越来越不好当了。

  吴所谓有点钻牛角尖,跟他讲话没有多大的意思,我看着刘爽:“老师的职业是事业编,一个月几千块钱,钱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一年休息三个月,还稳定。这样的工作,在鄂市可以过的非常的舒服,多少人想要进入事业编都没有机会,不少研究生,博士生为了一个事业编,争得头破血流,最后也没有考进去,你直接放弃了,太可惜了,就算想要创业,也不一定非得将老师的职位辞了,可以一边任教,一边创业,这样也是可以的。”

  事业单位,公务员工资虽然不一定很高,一些小城市,或者是边远地区的公务员和事业编的人员生活甚至可以称得上清苦,但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的想要去进入这个体制,想要进入事业单位,想要成为公务员?

  工作不能光看工资的多少,还得从其他方面来考量,来比较。

  事业单位,公务员背靠着国家,有强大的后盾,有身份,有地位,中国本来就是官本位的思想,百姓很看重当官的,而且只要进入了这样的单位,只要不是犯大错,基本上不会被开除,工作到老,舒舒服服的拿退休金。

  “破而后立,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怎么可能做大事。你这样看中事业编,也没见你去考事业编,或者是考公务员,你还不是在做生意,而且现在规模做得这么大,你自己走的就是这一条路,总不能劝别人走另外一条路吧?”吴所谓说。

  “我没有考公务员,没有进事业编,是因为我的学历不够,要是我上了大学,肯定会去考事业编或者是公务员。”我说。

  有了权力和地位,钱自然不会缺,如果八年前我上了大学,人生将会完全不一样,和现在肯定走的不是同一条路。

  “那也不一定,没有经历的事情说的那么绝对不太好。”吴所谓反驳道,“刘爽一个月的工资才三四千块钱,这些钱能够用来干什么?人生几十年,按部就班的生活太没有趣味了,趁着年轻,应该奋斗。”

  “这也是你的意思吗?”我看着刘爽。

  “我觉得吴所谓说的话很有道理,的确应该趁着年轻奋斗一把,就像你一样,你之前那么困苦,环境那么差,但是现在也成功了。”刘爽似乎拿我当起了榜样,当起了例证。

  我心里虽然不怎么赞同她的这个做法,但是刘爽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劝她继续当老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只要认定了,不后悔就可以了:“行,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只要今后对你自己的这个选择不后悔,就可以了。”

  “肯定不会后悔的,如果就这样碌碌无为的度过一生,按部就班的度过一生,才会后悔,人只有奋发了,努力了,才不会后悔。”吴所谓说。

  又吃了几口菜,吴所谓朝刘爽死了一个眼色。

  刘爽似乎有些难为情,不好意思开口,我主动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跟我说,没有关系的,只要我能够帮上,肯定帮。”

  “看吧,我就跟你说了,扭扭捏捏的干什么?没有必要,我们又不是做见不得人的事,我们是创业。”吴所谓要鼓励了刘爽一句,“说吧。”

  “我想和吴所谓一起开网咖,但是手上又没有多少资金,所以像找你借一些资金。”刘爽终于开口了。

  “想要借多少?”我问。

  “一百万。”刘爽说。

  “一百万?”我以为刘爽只是借二三十万,“一百万我拿不出来,我没有那么多钱。”

  “放心,这钱绝对不白借,给你算利息,而且比银行的利息要高。”吴所谓立刻拍着胸脯说,“保证一年之内连本带息的全部还清。”

  “不是利息的问题。”我说,“我手上没有这么多钱。”

  “没有就算了,没有关系的。”刘爽说。

  “你手上怎么可能没有这么多钱,你手上一共有五家蒸菜馆,保守估计,一个月至少有四五十万的收益,两个月能够赚到一百万块钱,你开蒸菜馆不止两个月了,怎么可能连一百万都没有?我们会写借据的,给你留凭证,不会赖账。”吴所谓拿出来纸和笔,“这些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立刻就能够将借据写下来,签上字,按手印,赖不了账。”

  “蒸菜馆没有那么高的收益,一个月也就三十万块钱左右的收入。”我说。

  我后面还有话要说,但是吴所谓立刻就打断了我:“一个月三十万也够了,三个月就差不多有一百万,也能够借呀,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只要开网咖,绝对能够赚钱,鄂市现在就只有几家网咖店,特别是学校附近,只要开了,肯定赚钱。”

  “在学校附近开网咖?学校周围不让有网咖吧?”我说。

  “这个不用你提醒,我早就调查清楚了,学校附近的确不准开网吧,不过那是在一定的距离范围内,只要超过了距离,开网吧没有问题,位置我都已经选好了,就差资金了。”吴所谓很自信。

  “网咖的上网费用比一般网吧要贵的多,学生能够承担得起吗?”我问他。

  “你是不知道现在学生多有钱,而且还会享受,偶尔去网咖上一上网肯定没有问题,再说,我赚的又不是底层那些人的钱,我赚的是有钱人的钱。”吴所谓说,“那边上也不只有学校,还有几个小区,不缺客源。”

  “我觉得你们还是仔细的想一想,仔细的考虑一下,不要这么匆忙的做决定。鄂市的消费水准有限,开网咖不一定赚钱,而且是一百万,这么大的投资,真要赔本了,到时候后悔就迟了。”我对刘爽说,“你如果想要创业,完全可以从里拿手的地方去做,就比方说办补习班,给小学生补课,或者是办一个幼儿园,比网咖要靠谱多了。”

  “赔本了我也会想办法将钱还给你。”吴所谓又抢话,“听我的绝对没有错,网咖一定能够赚钱,开补习班,开幼儿园那都是小打小闹,而且承担的风险又大,很累,完全没有必要。”

  “你下定决心了真的要开网咖?”我无视吴所谓的话,看着刘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