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二)公子04

    青丝绾,长剑出,冷影青袍,身起尘落。

    赵肆秋握着那剑,艳阳下身姿飞扬,眉目间尽是凌厉之色,那巾帼女将的名号,却是不虚的。

    她那剑在炽阳下反射出金色的光芒,手起剑落,衣衫随着那剑风扬起,嫣红的凤凰花化作碎片,洋洋洒洒落下。

    墨发轻垂,合着漫天的红雨,多了份明媚张狂。

    她眉间的戾气在剑式中融入,从而诠释了十分。

    常人是不敢打搅她的,他们知晓赵家小姐虽是待人和善,可毕竟是沙场上下来的人。

    那清冷的眸子里见证了多少人的生死,皎皎玉容上沾了多少鲜血,可瞳仁中却是意外地清澈。

    是无我还是无情,这里面的东西,只有赵肆秋自己才知道。

    燕襄是第一个走近她的人,也是最后一个。

    前世晋军南下,云城沦陷的时候,她的命永远地留在了那里。

    她在踏入王府的一刻,便发了毒誓要守着他,守着他们燕氏王室。

    她带着她的忠诚,带着赵家的使命,同百万军民一道,死在了云城的疆土里。

    于是她的剑插在那坯土里,她在她守了一世的城楼下,流进了最后一滴血。

    发带散下,她那极密极浓的发遮住了她的脸,从天而降的剑雨刺入胸膛成为她最后的画面。

    这世间,便再没有一个赵肆秋。

    她是怨的,卫漪夺了她爱的人,更夺了他们赵家,守了一世的国。

    那怨惊了阎王,许是他老人家的慈悲,问了月下老人最后判了卫漪一世孤寥。

    却终是两败俱伤。

    张黔捧着那簿子,在长廊里静静望着她。

    他本是赵将军府的老人,后被送到燕三皇子身边服侍,赵肆秋小时,便是他看着大的。

    张黔妻子难产早亡,膝下只有一个儿子,是家生子。

    当今赵家老将军念在他的忠义,将张黔的儿子收作义子,如今在军营里是任了军师的职,老小也算是过得安宁富足。

    后来被送入王府,更是献了一颗忠心过去,也算是报恩了。

    他等着赵肆秋舞完剑,才慢慢地走过去,将那簿子奉上。

    “小姐,那日爷要的东西。”

    赵肆秋低头看了那簿子一眼,从衣袖里取出一方白帕,细细擦拭后,才将那簿子接了过来。

    她掂了掂簿子,感受到它的分量后,打开粗略地看了一眼,便合了起来。

    她向着张黔颔首,谢道:“张伯,劳烦您了,到账房领赏去吧。”

    张黔没有推脱,只是点了点头,弯着腰退了几步,才直起身子往回走。

    该是自己的赏便没必要推辞,太过假意反倒惹得主家不快,这是他这些年来摸索到的经验。

    “再过几日,二哥会回来。”

    他走到一半,便听见背后赵肆秋如此说道,张黔的神色一下子变作激动,脸上又多了份感激,忙转过身来,作揖道谢。

    那二哥便是张黔的儿子,赵家的养子,也难怪张黔这般高兴。

    赵肆秋随意翻着那簿子,只是向他点了点头,便朝燕襄院子里走去。

    左不过是卫漪的皇女身份,没了这些消息,她一样知道的清清楚楚。

    此时的燕襄倚在那株最大的凤凰木下,懒散起执起一黑子落在棋盘上,又执起右侧的白子下在上面,自娱自乐闲适地紧。

    仍是那红衫散发,眼角间殷红依旧,却多了那份书卷气息。

    绿石上放着是香炉燃起冉冉青烟。

    美人如斯。

    习武之人步子本就轻,可赵肆秋仍不禁放缓了脚步,怕因为她而扰了面前的美景。

    他不紧不慢地落了一子,抬头望向她,说道:“来了?”

    赵肆秋行礼,将那簿子呈上,应道:“那小姑的身世,是晋国公的长女。”

    她看着他捧起一盏普洱,细细饮尽,才继续说道:“殿下未来的侧妃。”

    这句话好巧不巧,正当着燕襄要咽不咽的当儿,只见他睁大了一双凤眸,激烈地呛了起来。

    两腮染上嫣红,眼角带泪,眸里漾开温柔的涟漪。

    赵肆秋不自在了那么一瞬,也只是一瞬,便迅速恢复了过来,反倒多了份幸灾乐祸在里面。

    “殿下可还好?”她的话中揶揄之情明显。

    “咳咳......咳......阿肆你定是......故意的!咳......”他便用手顺着胸膛,边咳嗽着,整个人显得狼狈至极。

    眼见他有越咳越厉害的趋势,赵肆秋不免露出了几分担忧之色,她向前走了几步,想要一探究竟。

    可随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已坐在燕襄的怀里。

    头顶是挂着一缕笑的燕襄,他的眼角还翻着泪,配着两腮的潮.红,真真是撩人。

    中计了......

    赵肆秋怔了怔,才恍然意识到。

    燕襄看着眼前的人睁大着一双圆眸,木木的样子可爱地紧,出声调戏:“敢耍爷,爷罚你将这盘棋在一炷香内下完。下不完,那便罚你,嗯?”

    那声嗯语调上扬,多了分魅惑。

    赵肆秋想了想,终觉得是自己理亏,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被他一把按入怀里。

    这一按便叫她坐在了燕襄的大腿上。

    赵肆秋的眸子闪了闪,咬着唇做了一番挣扎,最终默不吭声地执子下棋。

    燕襄那棋下的极散,却又环环相扣,有着必要的联系,她一时间难以下手。

    赵肆秋俯身欲仔细观察这盘棋,却感觉到燕襄是手在她腰间不安分起来。

    他的手一会儿衔起她的发细细嗅着,一会儿有在软肉处绕着圈,不知不觉间赵肆秋的呼吸急促起来。

    鼻尖都是他的青竹味,那炽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脖颈上,引起她的一阵战栗。

    她没办法集中精神。

    赵肆秋的两腮通红,声线中也带着一丝颤抖,清冷的音色中多了份娇柔。

    “殿......殿下。”

    她唤着他,细眉紧张地微蹙,又咬着那樱红的唇,害羞的模样分外好看。

    燕襄的眼里染上温存笑意,却故作严厉,“下棋!”

    可这个样子,怎么下的下去?

    最后以赵肆秋失败收了这场闹剧,而燕襄的要求却是,未来在王府的日子里,她都得穿着女装。

    那簿子,竟到最后没人去关注它了。

    这样的赵肆秋,是乱了谁的心魂,很久以后,燕襄都知道了。

    也不知到底谁便宜了谁。

    ________

    卫漪很欢喜。

    她回宫时,她的父君告诉他,她会被嫁到楚国去。

    她攥着自己的袖子,害羞欢喜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很多人无法理解,前段日子还冷着脸闭门抑郁寡欢的长公主,只是去赏了花,心境便发生了变化。

    心情也好了起来,整个人都洋溢着喜悦。

    大概月桂开遍的时候,她就能嫁入楚国了。

    侧妃又如何?前世的燕郎待她那么好,她便是侧妃,这府里也没有正妃入府过。

    卫漪绣着那彩线的荷包,荷包上的鸳鸯式样精致小巧,连一旁的侍女都练练夸赞她秀的好。

    卫漪的心情又上了几分愉悦。

    只是她很快就不高兴了。

    她重生后就派在楚国的探子发来信笺,那白纸黑字地写着:

    “燕三皇子同赵家小姐亲昵异常,二人相搂下棋。”

    那张信笺瞬间化作碎片。

    她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面容狰狞,吓得边上的侍女纷纷跪地求饶。

    真是.......贱.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