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伤口崩开了就崩开了,肚子上的伤口只是皮外伤,崩开了顶多流一点血,去医院缝合就行了,但是心里的伤割开了却无法缝合,你到底有没有真的关心我,为什么武东去我留学的城市出差,这么巧合的事情你都不多问一句,就看着它发生,好像很正常一样?”唐婉火气上来了。

  “我没有不关心,只是觉得没有特意去问的必要,如果两个人能够在一起,我再去多说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不能在一起,我说不说其实也没多大的关系。”我说。

  我不知道唐婉和武东到底合适不合适,我不想去撮合什么他们,但是我也不想去反对,没有立场去反对。唐婉和武东一起回了鄂市,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觉得大概是巧合。

  但是当武东出差到了唐婉留学的城市,这个时候我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一次能够是巧合,但是两次用巧合来解释就太过勉强了。

  之前我一直奇怪武东怎么会放弃在大城市发展的机会,跑到鄂市这样的小城市,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在鄂市的缘故,可现在来看应该不是我的原因,而是因为唐婉的原因。

  武东喜欢唐婉,在我的意料之外,但是仔细想想,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高中那会儿唐婉是全校男生心中的女神,很多男生都喜欢她,就连周凯这样家境的富家公子对唐婉也有过追求,武东会喜欢唐婉并不奇怪。

  只是我没有料到武东会藏得这么深,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过,直到过了这么久才表现出对唐婉的关心。

  “你总是喜欢这么被动,并非所有的事情都能够立刻下决定的,你如果不努力的去追求,很可能就会错过了。”唐婉看着我,“你一直以为武东是你的好朋友,但是现在你的好朋友对你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挖你的墙角,你难道就不气愤吗,你难道就不质问他吗?”

  我沉默了,唐婉说的这句话,有些对,有些不对。

  唐婉说我感情被动,的确如此,一直以来我的感情都比较被动,我想圆圆满满的,想所有的人都满意,但是我早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武东是我的好朋友,用句俗气的话来讲,是兄弟,我和武东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一直到现在,十多年的感情,要说知道他喜欢唐婉,背着我在唐婉的身边,却不知声,我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在等待他的解释。

  他和唐婉刚从国外回来的那会儿,有说过要找个时间聚一聚。

  我等着。

  武东喜欢唐婉我并不能阻止,但是他的确欠我一个解释,我等着他主动跟我解释,而不是我去找他。

  有些东西我还想要保留下来,武东跟我主动解释,我心里会比较容易接受一些,能够说服自己将这件事情当做一个普通的事情来处理,能够自己一个台阶下,让自己理解武东。

  “你真闷。”唐婉放下了筷子,饭也不吃了,回了房间。

  看着唐婉几乎没有怎么动的饭菜,我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唐婉的意思,她是想要我主动跟武东摊牌,想要我主动去跟武东说,以此好体现出我对她的关心。

  但是其实我心里是有一些反感唐婉这样的做法,我没有主动将武东往她的身边推,也没有撮合他们两个,我只是在旁边看着,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发展,我没有做任何的事情,没有干预。

  唐婉有些激动了,她似乎非常在意我对她的态度,而且,要表现出来,用言语或者行动表现出对她的关心和在意。

  我觉得感情的事情外人最好不要掺和,我心里虽然有一些不舒服,但是我也不会主动去说什么,唐婉和武动如果真的有感情,自然能够在一起,如果没有感情,肯定也不会在一起。

  用行动和言语表达爱,表达关心,没有错,但没必要刻意去做这件事。

  我去不去掺和没有多大的意义,唐婉没必要利用这一点让我体现出对她的在意,重要的是她的决定,其实并不是我的决定。

  我夹了一些菜,端到了唐婉的屋里:“吃一点吧。”

  “不吃。”唐婉衣服撩开了,在看肚子上的伤口。

  “怎么了,伤口是不是破了?”我放下了碗筷,走了过去。

  唐婉的肚子上面,伤口流了血,她正在拿纸巾擦拭,我慌忙蹲了下来,从她手里接过纸巾:“你不要动,我来擦,你躺着,这样坐着会挤着伤口,就更容易流血了,你躺下来,我给你擦。”

  唐婉躺在床上,露出肚脐眼周围光洁如雪的肌肤,我轻轻地擦拭着伤口附近的血迹:“疼不疼?”

  唐婉没有做声,我转头看着她,发现她居然哭了。

  “你哭什么?”我叹了一口气。

  “我就是要哭。”唐婉任由眼泪留下来,我的一句话让她哭的更伤心了。

  “我不是不关心你,也不是不在意,只是我觉得感情这种事不能够强求,如果两个人真的有意愿,真的合适,旁人是很难改变的,现在都是成人了,而且婚姻恋爱自由,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总不可能因为武动喜欢你,就提一把刀过去捅他几刀吧?”我说,“你这么漂亮,他喜欢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当时高中那会儿,你就是校花,很多男生都喜欢你。”

  “但是也没见你喜欢我,你说我是校花,那你为什么不好好的珍惜我?”唐婉说。

  “人活在这世上总是有一些无奈的,你也知道我失去了八年的记忆,有很多事情都忘记了,童望君给我生了两个孩子,再有苏然,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到非常的快乐没,有多少担心的事情,她的性格也温和。”我终于还是在唐婉面前提起了童望君和苏然两个女人,“我还没找到自己的心。”

  “我又没有让你立刻下决定,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在意我,关心我,我就知足了,我没有奢求其他的。”唐婉说,“但是就连这一点你都不给我。”

  “我如果不关心你,不在意你,上次发生意外的时候就不会咬牙坚持着将你背下山了,我的脚都踢烂了。”我说。

  “你脚受伤了?”唐婉不知道这个事情,我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你把鞋子脱了给我看一看。”

  “脚臭,不看了。”我摇头,“行了,血擦干净了,不要动不动就生气了,好不容易结了痂,要开心一些。”

  “给我看一看。”唐婉坐了起来,要脱我的鞋子。

  “我自己来。”我没让她脱,自己脱了鞋,将袜子褪去,露出了脚趾。

  脚趾的指甲盖里有很多淤血,大拇指外侧的地方也裂开了,踢到石头还有树木上撞开的,现在还有些疼,不过比当初刚下山的时候要好多了。

  “你腿伤成这样,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都不知道。”唐婉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脚趾。

  “脏,不要摸。”我往后退了一下,“我脚上的这点伤比起你肚子上面的伤是小巫见大巫,吃饭吧,饭菜都要凉了。”

  我和唐婉去洗手间洗了手,出来重新坐在桌子上,唐婉扒拉了一下饭菜,有些囫囵的嚼下之后,跟我说:“其实武东没有跟我表白。”

  我有些讶异的看着她:“没有跟你表白?你们两个这次回来不是准备领证吗?”

  “谁跟你说我们两个是回来领证的?”唐婉惊讶的看着我,“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