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周凯可能会想清楚,不再与唐欣交往,会一心一意的爱你。”我说。

  “你觉得可能吗?”余露反问,“我即便他真的不与唐欣交往,与唐欣断绝关系,但是我知道了这件事,我心里有了膈应,我与他的相处,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融洽,但我再怎么样以平常的心态对待他?还如何一心一意的爱他?”

  我沉默了,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余露。

  “那天在学校碰到他,你将周凯单独喊到一边去,跟他说了什么,你是不是将我怀孕的事情告诉他了?”余露问我。

  “是的,我跟他说了。”我点头,“我让他仔细的想清楚。”

  “可是他显然没有听你的,他不在乎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在乎我,他在乎的是唐欣,可能也不是唐欣,而是唐婉。”余露说,“周凯心里自始至终都没有忘记唐婉,唐婉拒绝了他,但是他却和唐婉的姐姐唐欣走到了一起,唐欣的身上有唐婉的影子。”

  余露蹲了下来:“陈进,我为什么这么卑微,为什么活得这么可怜,我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周凯,全心全意的为他,全心全意的爱他,心里容不下别的男人,可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将心分一点点给我,要这样对我?”

  我蹲了下来,拍了一下余露的后背:“你很好,或许就是因为你对他太好了,他才会那么的不满足,才会想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不是你的错,跟你没有关系,全都是周凯的错,是他不懂得珍惜你。”

  余露哭着,我的安慰显得很苍白,给不了她多大的帮助,我静静的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她伤心难过,却无能为力。

  人活着真的是太痛苦了,背叛,责任,伤痛,每一样都让人难以承受,可人生并不会因为你不想承受这些东西,它们就不来找你。

  只要人活着,就永远避免不了这些问题。你不去找它,它会主动来找你。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顶不住压力,失恋了跳楼,以生命为代价拒绝接受不想要的结果,葛小伦就是这样的。

  都说连死的勇气都有,怎么会活不下来,但有些时候活着比死更难受。

  天色愈发的阴沉了,风大了些,有些雨点落了下来,我不能再默默的陪在余露身边却什么事情都不做,不能让她淋雨:“走吧,我们到车上去坐一会儿。”

  余露还是蹲在地上,扭了一下胳膊,不想和我到车里去。

  “你这样淋雨会感冒,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不管是为你,还是为肚子里面的孩子,现在到车里去坐一会儿吧,你有情绪要发泄,有感情要宣泄,到车里去,不要在这。”我拉着余露的胳膊。

  余露突然站了起来,抬头看着我:“陈进,你陪我去一趟医院吧。”

  “去医院干什么?”我奇怪。

  “肚子里的孩子我不要了。”余露说。

  我吓了一跳:“你别说胡话,事情还没有到这个地步,没必要这么急着做决定,我打电话给周凯,让他和唐欣两个人过来,当着你我的面,让他作出选择,他肯定会选你的,你和他相处了将近十年,对他付出那么多,别的男生追你,你看都不看一眼,眼中就只有他,他能够感受得到,也能够明白你的付出,他肯定会选你的。”

  雨落了下来,打在余露的身上,她还不肯走,我有些急了:“上车吧,不要在这里待着了。”

  “你答应我,我就跟你上车。”余露说。

  “怎么能够用这个作为要挟的手段,这个事情你应该跟周凯商量,而不是跟我讨论。”我说,有点发火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是我的,我怎么能替周凯决定?”

  “你答不答应我?”余露看着我。

  雨越下越大了,打在身上,衣服很快就湿了,眼睛也变得模糊,余露怀着身孕,这样站在大雨里肯定不行,我先答应了:“行,我答应你,先上车吧。”

  拉着余露上了车,我将纸巾递给她:“擦一擦身上都是水。”

  余露扯了些纸巾擦着身上的水渍:“开车吧,去医院。”

  “你不是说真的吧?”我回头看着她,“这件事情你真的应该跟周凯商量商量,不要这么冲动,先让自己冷静一下,否则真要去了医院,将孩子拿掉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我非常的冷静。”余露说,“其实那天在学校里面我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心里有了怀疑,但是你在一旁作证,说周凯和唐欣两个人只是巧合的碰到一起,我相信了你。”

  余露说到这,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让我感到羞愧,感到无地自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相信我,我却对她撒了谎。

  虽然自认为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但是无论如何,谎言就是谎言,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不管给谎言披上什么样的外衣,它始终是个谎言。

  “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觉得自己在外面玩一玩,收了心了,女人就应该原谅,就不应该无理取闹,你是不是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所以你才和周凯一起欺骗我,觉得即便后来我知道了也无所谓,我只能认命,否则难不成真要闹到离婚的地步?”余露话里充满了讥讽。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你和周凯两个人毕竟有着十来年的感情,真要闹到这个地步,你们两个人肯定都难过。”我说。

  “你不要总是提我和周凯有十来年的感情,你想想你自己,你设身处地的为我想一想,你和唐婉不照样有那么多年的感情,结果呢?”我的处境有些尴尬,似乎不太适合用这样的方式劝余露,只要一说,她就拿我和唐婉作例子,我根本无从反驳。

  “可是孩子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你就这样一个人去拿掉,不太合适吧?”我还是觉得余露应该更加慎重的考虑一下。

  “你觉得有必要再跟他商量吗?我怀了孩子的事情他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天已经跟他说了,可是他的行为和态度你也看到了,国庆的时候还和唐欣一起出去,以为我不知道,实际上我知道。我给了他的机会,你也给了他机会,但是他随手甩掉了,他并不在意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为什么要去找他商量?”余露说,“这些年我的坚持就是一个笑话,你不用再劝我了,你如果不陪我去,我自己去同样能行。”

  余露要下车。

  “我陪你去,你别下车。”我赶忙拦住了她,这么大的雨,视线都是模糊的,余露又是这样的状况,真要下车,万一在路上发生意外,我会内疚痛苦一辈子。

  “那你就开车,不要再说废话了。”余露说。

  “拿掉的孩子以后,打算怎么办?”我问道。

  “离婚,还能怎么办,人总归是要活着的,不管遇到怎么样的打击,都应该继续努力的活下去,放心,我没有那么脆弱。”余露说着要活下去的话,但是让人感觉她行走在泥潭之中,每一步都充满了艰辛,抬不起脚,“这十来年的付出就当是一场错误吧,我一直活在梦中,在自我欺骗中度过。现在这个梦终于醒了,虽然有些迟,有些残忍,但终究是醒了,在爱情里单单是一方的付出,一方的一头热,果然是没有用的,可笑,我还以为自己改变了徐恒,以为我的付出得到了同样的回报,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