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意思,你是想要继续在蒸菜馆里面兼职吗?你想要兼职的话,随时都可以过来,我直接安排你进去就行了,工资还是按照以前的样子给你发。”我说。

  “我不是兼职,我是想要全职,我想要跟着陈哥你做事。”陈辰说。

  “全职?”我有点没明白陈辰的意思,“你还在上学,怎么全职?”

  “我已经从学校退学了。”陈辰说。

  我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你为什么要退学,还有两三年的时间你就可以拿到毕业证,就可以拿到学历这个社会还是需要看学历的,学历是敲门砖,同样的工作,可能没有学历的人更有技术,但是如果学历不够,恐怕也会被拒之门外。”

  没了八年的记忆,经历出现了一段空白,但是这大半年的生活比我之前十八年的经历还要丰富,还要曲折,我认识了不少人,其中有一些人有可能是一辈子都不会结识的,但是我都结识了。

  莫雪,吴亦秋,还有其他的一些人,我与他们不只是合作关系,他们还给我传授了不少经验,让我看到了多少现实的一面。

  人在社会中生活就必须遵守社会上的规则,不管这个规则有多大的纰漏,有多大的不公,只要是规则,那就必须尽可能的按照它的要求来。

  胳膊宁不过大腿,愤青并没有任何的益处。

  有的人能没有多高的学历,但是也成功了,就比方说苏昌民,初中的文化,但是创建的公司有几千万的资产,而且手段比苏然这样留过学,有高学历的人还要厉害几分。

  但这只是特例,或者说这样的比例在所有只上过初中的人群中占有的数值非常的少,就像有个段子说的,进了清华又怎么样,出来还不是给人打工,还不是卖猪肉,能有几个像是马云或者马化腾那样的。

  这样的话,真要信了,还践行了,真的被毒害了。

  说这话的人有些自欺的成分在里面,哪怕从清华出来的人真的给人打工,他们中有很多并不怎么有名,但是不有名,没有出现在媒体上,没有如马云,马化腾那样被众人所熟知,不代表别人比你过得差。

  别人一个月能有十万的薪酬,即便不有名,也比大多数的人生活的要好。

  唯有经历过生活的人才能够明白规则的重要性,能够明白学历的重要性,不管是事业单位,还是大公司,亦或者是国企,学历就是一个门槛,达不到,不管你再有本事,连第一关笔试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可能进去?

  就是那些已经进去的人,他们想要再升一升,学历也是一个硬指标,弄个成年考试,也得考,才有可能升职。

  我不希望陈辰做出冲动的事:“你要是真的想跟着我干,等你毕业了跟着我干就行了,我给你留一个位置,现在你还是好好的读书,没有必要非得退学,你现在退学了,以前的努力不全都白费了吗?”

  “我已经退学了。”陈辰说,“有好几个月了,这段时间我没有跟陈哥你联系,是因为我不在学校,我去了小伦的家。”

  “你去了葛个小轮的家,没事吧?”葛小伦的结局有她自己作死的成分在里面,但是辰辰是她男朋友,葛小伦的家人肯定会将责任怪在陈辰的身上,这个时候陈辰居然还敢去葛小伦的家。

  “没有事,小伦家里没有兄弟姐妹,她是独女,家里就只有她父母,两个人在农村,家里的条件也不是很好,我到了她家,一直帮着她父母干农活。”陈辰摊开了手给我看,他的手上满是老茧。

  我叹了一口气:“你这样做又是何必呢?”

  “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够减轻心里的愧疚,才能够让自己的内心好受一些。”陈辰说,“我已经想好了,小伦的父母我来养,我也已经跟他们保证了,让他们将我当儿子看,我给他们养老,我给他们送终。”

  我久久的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看着陈辰:“退学的事情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手续你都办了?”

  “已经办了,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陈辰点头。

  “行,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干吧,先在蒸菜馆里面干着,等后面情况好一些了再做其他的事,工资我也会给你涨。”我说,“我现在的情况也比较复杂,每个月有一些债务需要偿还。”

  “没事,我现在暂时也不需要很多钱,没有学历,我也知道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陈哥肯收留我,我已经非常的感激了。”陈辰说。

  “你既然知道没有学历很难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为什么要这么急着退学,就算是给葛小伦的父母养老,也不用现在就出来工作,等你毕业了之后,拿到学位证书,自身的凭仗更多了一些,选择的余地大了一些,不是更好找工作吗?”我说。

  “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学习,只有赚钱,只有工作,只有劳动,我才能够让自己的负罪感轻一些,坐在教室,拿着书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就会想起小伦,想着我们以前一起上课的情景,我到她的楼下等着她,和她一起去公共教室,在教室的后面找到一个位置坐在一起,放了学之后一起去吃饭。”陈辰忽然哭了,“现在来看,小伦的性子的确不是我喜欢的,但也没到这种地步。我为什么要将话说的那么死,为什么要逼着她跳楼,人不在了,做什么都没有用了,我总是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一点都不踏实。”

  我拍了一下陈辰的肩膀:“行了,别说了,先跟着我干着吧,将小伦的父母当自己的父母赡养。”

  “陈哥,我想喝酒,你能够陪我喝些酒吗?”陈辰抹了一下眼泪。

  “没问题。”我点头。

  我和陈辰两个人弄了些啤酒,也没有走远,就在沿湖公园里面坐着,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喝着啤酒。

  “陈哥,你刚才说你欠的债务到底是怎么回事?”陈辰问我。

  “这个事情有些复杂。”我喝了口酒,“我被人给坑了,我现在想找个机会教训一下那个人,过两天你跟我去一趟武昌,有没有问题?”

  “要教训那个人吗,没有问题。什么时候要教训他,你跟我说声,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教训他。”陈辰点头。

  和陈辰喝了些酒,我和他就分开了,他自己在鄂市租了一个房子,不过没有回去,而是到了蒸菜馆帮忙。

  喝了几瓶啤酒,不至于喝醉,但是车肯定不能开了,只能暂时放在这,我忽然想起了陈文静,想起了刘媛,好久没有联系了,就买了些水果,提着往刘媛在补习班走了去。

  没看到刘媛,不过陈文静在里面教课,我站在窗外看着,陈文静的目光瞟了过来,看到了我,非常的高兴,我抬手晃了晃,算是跟她打了一声招呼,示意了一下我手里提的水果。

  我准备将水果放在边上,不打扰她离开的。

  但是陈文静却让学生自习,跑了出来:“你来了。”

  “嗯,过来看看,带了些水果,你提进去吧。”我点头,“不影响你上课了,我走了。”

  “才来你就要走,就不能多看看我吗?”陈文静像是在撒娇一样。

  “你在上课,我怎么看你?”我道。

  “你也可以进去听课啊,我在上面讲课,你在下面听着就行了。”陈文静说,“你都好久没有联系我了,现在突然来了,才待几分钟就要走,我会舍不得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