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抽吧,你打我吧,你好久都没有打过我了,要不要我去来个皮带给你?”苏沫放浪形骸。

  苏沫跟个神经病一样,我有些不耐烦了:“你要真的寂寞就去酒吧,酒吧里和你同样想法的人不少,上次你不就在酒吧快活了吗,别在这里烦我,赶紧的走。”

  “那些人哪有姐夫你好,我真的很佩服你,唐天明年薪几百万,地位也高,人长得也不错,而且还是高学历,我爸那样想要撮合他和我姐在一起,我姐都不同意,一心认定了你,还有你的前妻童望君,身材也非常的好,我看了都有一些嫉妒,这样的女人居然你和你在一起,说明你不简单,酒吧那些人怎么和姐夫你比,那些人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只有征服了姐夫我才觉得有成就感。”苏沫说。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苏沫果然是为了攀比才会纠缠我。

  这就好比普通的一件东西,原本根本就不起眼,但是忽然有一个富豪愿意花一百万的价格买它,另外一个富豪同样的也愿意花一百多万买这件东西。

  哪怕这个东西只是一块石头,并非钻石,并非黄金,就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块石头,经过这样的事后,在别人的眼中也会变得非常的值钱,非常的迷人。

  我现在就处于这样的状态,我就是那块石头,童望君和苏然两个人就是富豪,愿意出价买我这块普通的石头,苏沫看见了,觉得有趣,也想要我这块石头。

  苏沫并非在意我这块石头,童望君和苏然或许是看中了我这块石头有艺术价值,或者是有特殊的用途,有特殊的感情,但是苏沫完全是为了征服,为了攀比。

  吃完饭之后,我让陈珂和陈乐回了自己的屋里,我,童望君,还有两个孩子一起睡,没有让她们两个跟苏沫待在一起。

  我怕苏沫将她们两个带坏了。

  “苏然的这个妹妹性格是不是太大大咧咧了一些?”在屋里,童望君跟我聊着。

  “不是大大咧咧,是有毛病。”我说。

  “你怎么能够这么说,她好歹也是苏然的妹妹,而且看得出来她非常的喜欢阿珂和小乐,能够和孩子玩在一起的人,心地肯定不会有多么的坏,可能只是性格的原因,你就不要这样说别人了。”童望君说。

  我觉得童望君将人想得太简单了,太过了理所当然了:“做慈善的人不一定没有干过坏事,干过坏事的人不一定一件好事都没有做过,苏沫喜欢和孩子玩并不代表什么,她自己也有孩子,但是并不怎么喜欢,几乎不管孩子,当时苏然才过来的时候,她还帮苏沫带着孩子。而且你知道刚才你带着两个孩子下去散步的时候,她跟我说了什么吗?”

  “她说了什么?”童望君看着我。

  “她说晚上想和我一起睡。”我也看着童望君。

  童望君微微有些错愕,苏沫说的话跟她想象中的人有些差距:“应该不至于吧,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她一口一口的喊着你姐夫,应该事将你当成苏然的男朋友,怎么会想要晚上和你一起睡?”

  “我和苏然没什么关系,只是普通的朋友。所以说看人不能看表面,也不能简单的通过一件事情就判定这个人如何,有些时候是准确的,有些时候却不一定准确。”我说,“苏沫家里的情况有些复杂,老公是入赘的,在家里没什么地位,苏沫很瞧不起,加上苏沫本身就是玩闹的性子,总是出入一些酒吧场所,私生活比较乱。和她少一些来往,保持些距离。”

  “真看不出来,苏然性子那么好,和她在一起让人感觉到自惭形秽,但是他她的妹妹却是这个样子。”童望君摇头。

  “又不是亲姐妹,只是堂姐妹而已,再说,哪怕是亲姐妹,性格也有可能不同,就比方说家里的这两个,阿珂和小乐性子还不是不一样。以前阿珂多听话,小乐就喜欢胡闹,现在呢,小乐继续胡闹,阿珂也不让人省心。人都是会变的,环境和经历都能让一个人改变。”我说。

  “小乐,爸爸在说你的坏话。”正在床上看电视的陈珂跟陈乐说了一句,“去打爸爸一下。”

  陈乐真的听她姐姐的话,下了床,光着脚丫子就朝我跑过来。

  我看着她,瞪大了眼睛,作出愤怒的样子。

  陈乐停住了,似乎在权衡着利弊。

  “打爸爸一下,我给你拿香蕉吃。”陈珂怂恿着。

  “你爸爸刚说你,你就这个样子,怎么能够让妹妹打爸爸,你就不会教一些好的东西给小乐吗?你是姐姐,还怂恿着她打人,这是不对的。”童望君训着陈珂。

  我回头看了一眼童望君,就在这个时候陈乐偷偷摸摸的迈着小脚丫子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胳膊,又偷偷的想要往回跑。

  我一下就将她抓住了,抱着,让她坐在了我的膝盖上:“你怎么这么听你姐姐的话,香蕉是谁买的,是我买的。你打了爸爸,爸爸不让你吃香蕉,你姐姐让你吃有什么用我,也不给她吃。”

  陈乐被我抓住,似乎破罐子破摔了,又打了我两下。

  我下巴凑到她的脸上,胡子摩擦了一下她的小脸,陈乐被扎的哇哇直叫。

  “你胡子那么硬,我碰着都觉得疼,小乐脸那么嫩,扎坏了,你轻点。”童望君在一旁说。

  “你是听爸爸的话还是听姐姐的话?”我问道。

  “听我的。”陈珂喊着。

  “姐姐的,听姐姐的话。”陈乐说。

  “你好乖,就应该这样,不能屈服,等会儿姐姐给你拿两个香蕉。”陈珂很有大姐的范,得意的冲陈乐伸出了拇指,夸赞着。

  “到底是听姐姐的还是听爸爸的?”我下巴又在陈乐的脸上扎了两下。

  “爸爸的,听爸爸的。”陈乐终于学会了求饶,转换了语气。

  我抱着她起来,拿了拖鞋,拍了一下她脚上的灰渍,将拖鞋穿戴陈乐的脚上,放她下来:“地上脏,走路的时候记得穿鞋,下次从床上下来的时候不要光着脚了。”

  陈乐从我怀里挣脱出去,跑到了床边,三两下的爬上床,躲在了陈珂的身后:“我听姐姐的,不听你的。”

  我作势还要拿胡子扎她,陈乐跑到了陈珂怀里,躲了起来。

  换了床,四个人挤在一起没有那么拘束了,睡的还比较舒服。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陈辰的,我和他好久没有联系了,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他跟我说:“陈哥,你有时间吗,能够出来一下吗?”

  “行,没有问题,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我点头,葛小伦跳楼之后陈辰就离开了蒸菜管,中间我有联系过他几次,但是她很少回信息,偶尔回一个信息,也是‘嗯’,‘我知道’之类的。

  多的话他并不想说,整个人有气无力的。

  不管是朋友还是亲人,适当的保持些距离是必要的,长久的待在一起肯定会产生矛盾,特别是当个体的观念愈发的成熟,自我愈发的突出的时候,矛盾发生的概率越大。

  陈辰需要独立的空间,需要安静的环境,需要时间从葛小伦跳楼的事件中走出来,这么久了他终于肯主动联系我,应该是想通了,有了决断了。

  陈辰约我见面的地点不在学校,在沿湖公园,我开车去的,和他碰了面。

  几个月不见,陈辰的头发变长了,也没怎么打理,身形瘦削了,没了以往的那股阳光的气息,整个人显得有些沉闷,才见面,他就说:“陈哥,以后我跟着你干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