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琼什么东西都没有拿,跟我一起出了门,上了车,我将车开出了一段距离,停在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说吧,你为什么要害童望君?她跟我说过,你俩的关系还不错,本以为是朋友,但没想到你背后却捅了她一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谁给了你好处?还是说你本身对童望君就有怨言,单纯的只是想要报复她,想要害得她流产?”我坐在驾驶室,转头看着方琼。

  方琼在哭:“我没有想要害她流产。”

  “可是她流产了,人还躺在医院,欠下了三百多万的债务,唐俊那些人隔三差五的就去医院骚扰她。”我盯着方琼。

  方琼还在哭。

  我抓起放在车窗下的餐巾纸,砸了过去:“你tmd能不能别哭了,弄得好像你是受害人,现在童望君才是受害人,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的,赶紧的回我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害童望君?”

  方琼将童望君害成了那个样子,现在却在我面前哭哭啼啼,我真恨不得掐死她。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是被人骗的,别人跟我说只是想要教训一下童望君,教训一下你,让我帮一下忙,联系了这个公司,我也没想到这个公司完全是假的,我以为他不会做的这么绝的,不会一下欠三百多万的债务。”方琼说。

  “是谁,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我问她。

  “是徐恒。”方琼说。

  马勒戈壁的,我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果然是他。

  在来找方琼之前我已经有了猜想,甚至在童望君遭遇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隐隐的就有这个预料。

  除了神经病,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花钱给人下坑,童望君得罪的人就只有徐恒,童望君拒绝了徐恒的求婚,辞职,从广告公司离开的时候,徐恒就说要报复,会让她后悔。

  只是我还不敢确定是不是徐恒,我觉得徐恒毕竟喜欢过童望君,即便真的对童望君有气,但是也不可能将事情弄得这么大,舍得让童望君遭受这样的苦楚。

  可我还是低估了人心的丑恶,低估了人心里的阴暗面,徐恒设计了一个坑,将童望君套了进去,不止将童望君坑了,而且还害的我的孩子没了。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我的牙齿几乎要咬碎了。

  “对不起,徐恒答应给我钱,而且跟我说只是稍微的教训一下童望君,让你们长一下记性,所以我才同意他的。”方琼哭着。

  “下去。”我知道了结果,知道是徐恒将童望君害成了这样就行了,至于方琼怎么样不再我的考虑范围内,她是死是活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忍着没有打她就已经够克制的了。

  方琼没有下车:“你带我去看看童望君吧,我真的对不起她。”

  我下了车,打开车后座的门,将方琼,直接拉了出来扇了她两巴掌:“是不是以为我没有动手打你,你就可以继续在这里装可怜,装无辜了?将童望君害成了那个样子,居然还有脸说要去看她,你以为这是在演韩剧吗,你觉得你自己很无辜吗?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我推了一下方琼,明明做了坏事,却还在这里装可怜,觉得自己是被逼迫的,看着就让人作呕。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家里缺钱,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方琼还在说。

  我没有心思听她说这些了,上了车,掉了头,开车走了,我没有回鄂市,而是直接开车去了徐恒上班的地方。

  我要找这个王八蛋算账,但是等到了公司的时候,我发现里面没有人,猛然的想起来现在还是国庆,徐恒应该是放假了。

  我心中的愤怒并没有因为在公司没找到人而停下来,我下了楼,给童望君打了一个电话:“徐恒的住址你有吧,给我发过来。”

  “你找他干什么,不要去找他,你冷静一些,不要冲动。”童望君劝我。

  “我找他问一些事情,不干什么,你不要担心,将他的地址给我。”我让自己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方琼来医院看我了,她将事情都跟我说了,你不要去找徐恒,回来吧。”童望君跟我说。

  “她去找你干什么,她还有脸去找你?把她赶走。”我说。

  “这件事情说到底其实跟她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她也非常的可怜,也是受害者,你就不要怪她了。”童望君说,“你回来吧,就算我将地址给了你也没有用,你揍他一顿能够解决问题吗?要是你再出了事被抓进去,两个孩子怎么办?”

  “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抓进去呆几天就呆几天,我非得揍他一顿,好好的出这口气,这个王八蛋,心思太歹毒了,居然是这样的人,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骂道,心里犹不解气。

  童望君居然还替方琼说好话,说这件事情跟方琼无关,我对童望君的话并不认同,但是想着她还生着病,就没有说她。

  方琼是帮凶,这件事情我只打了她几巴掌,对她够客气的了,她现在居然跑到童望君的面前,不管什么目的都改变不了她犯下的过错,看到她我就觉得愤怒。

  有些错误可以原谅,但有些错误绝对不能被原谅。

  “我让妈回去了,医院里没有人陪我,你过来陪一下我,行不行?”童望君换了一种语气。

  我叹息了一声,明知道童望君是故意这样说的,为的就是劝我回去,怕我闹事,想要安抚住我,还是同意了:“行,我等会就回来,你好好的躺着,不要乱动。”

  我抽了一根烟,将烟气全部都吸到肺里,呛人的味道在肺里流转了一周之后,心里憋闷的感觉才舒服了一些。

  抬头看着天空,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我回头又看了一眼办公大楼,国庆的时候徐恒不在,但是我不信等国庆放过完了他还不在,到时候我再过来找他。

  开车回了市里,我到了医院,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童望君身旁的方琼,两个女人正聊着天,眼睛都红红的,不知道说什么。

  “你怎么跑过来了?”我冷脸看着方琼。

  “我生病了她过来看看我,也没什么,你说话不要这么冲,方琼很可怜。”童望君跟我说,“你没干什么事情吧?”

  “我去找了徐恒,公司放假了,没有看到他。”我说。

  “你不要冲动,有什么事情报警,让警察来处理,等着结果就好了就算你去找他又能够怎么样?方琼已经跟我说了,也答应去警局作证。”童望君说。

  “这件事警察管不了。”我已经打过电话跟蒋先生咨询过了,如果采用法律手段能够将徐恒弄进去自然是最好,可是这样的事情只能够自认倒霉,警察虽然会立案,但是坑童望君的那个假公司的人已经不见了,别人跑都已经跑了,到哪里去找人?

  假公司的人找不到,徐恒肯定也不会承认,单单是方琼的口头证据根本没有作用,关几天,或者警告几句,对徐恒而言不痛不痒。

  而且哪怕真的将徐恒抓进去,在他进去之前我也要狠狠的揍他一顿。

  这个人渣,没有人性的东西,一开始我还觉得他对童望君是真爱,还想着童望君和他在一起或许能够幸福,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个人渣,为了报复童望君,不惜设计这样的坑,害的童望君流产。

  我在心里狠狠的咒骂着,看着病床边的方琼就更加的不爽了:“赶紧的给我滚,别在这里呆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