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陪着唐俊几个人去了医院附近的银行,先转了三十万块钱到唐俊的卡上。

  他们这些人怎么来分这些钱,我不管,一切都有唐俊自己去解决,我没打算赖掉这笔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一年过后肯定能够将这笔钱全部还掉。

  唐俊几人拿到第一笔三十万的还款,心里也安定了一些,走的时候唐俊又给我递了一根烟,还给我点了火:“这个事情怎么看都感觉童望君像是被人坑了,那个方琼有很大的嫌隙,最好还是报警,要警察来解决,对你好,对我们也好,能将那家骗子公司找出来,你还能找他要回损失。”

  “再看吧。”我随意了说了一声。

  没有急着回医院,我站在医院外默默的抽着唐俊给我的烟,报警肯定是要报的,当然是这个事情不能单靠警察来解决,还得自己行动。

  苏然给我打电话,我接了,她说:“我已经买好票了,现在带着阿珂还有小乐两个人去火车站,下午就能到,孩子暂时给我带着,你不用担心,我反正也没什么事,你先处理自己的事情。”

  “麻烦你了。”我由衷的说。

  “这算什么麻烦,两个孩子都很听话,我非常的喜欢和他她们在一起,挺好玩的,我一个人呆着也很无聊,有人陪着非常好,你就不用担心了。”苏然笑着说,“有什么事情你需要我帮忙,直接跟我说,不用客气”

  “我知道。”我点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童望君的情况跟苏然说了一声:“童望君流产了,这几天我要照顾她,没有时间管孩子,两个孩子就麻烦你了。”

  电话里苏然沉默了一会儿,她并没有多问,也没有多说,只是回我:“你好好照顾童望君,孩子交给我就好,不用担心。”

  苏然的体贴让我非常的感恩,哪怕现在遇到了麻烦,遇到了困,难遇到烦心的事,但是和她通了电话之后,我感觉自己身边似乎多了一个帮手,或者说多了一个陪伴,有了一些依靠。

  人烦的时候,有时想要喝酒,找人倾诉,但有些时候只想默默的一个人,静一静,不想跟人多说话。

  我跟苏然说了童望君的情况,她没有多问,只是说帮我照顾好孩子,让我不要担心,有困难的时候找她帮忙,多余的话什么都没有说。

  这让我觉得苏然很懂我,和她在一起非常的舒心,心里不会添堵。

  自己的媳妇流产了,并不是值得四处炫耀的事情,别人多问几句,也不会让我心里舒服,只会更加的烦闷,苏然没有多问,只默默的提供着支持。

  回了病房,我让我妈回去:“妈,你回去吧,你才睡了几个小时,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我在边上看着就行了。”

  “你昨天晚上就在这看着了,你去休息,白天我来照看着望君,你不用担心,我在家也睡不了几个小时,不困。”我妈说。

  “我明天就出院。”童望君说。

  “你身体还没有好,明天出院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好好的养病就好了,不要落下后遗症,到时候更加麻烦。”我看着童望君,非常的强硬的说,“刚才我和唐俊他们几个人已经谈过了,他们也同意欠的钱一年之内还清就可以,他们也不会过来找你的麻烦,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就行了。”

  “对不起。”童望君跟我道歉,眼泪又流了下来,这件事情对她打击非常的大,“都是我不好。”

  “这件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要怪也怪那些骗子,是他们骗了你这种事情防不胜防谁,能够知道那些人付了三十万的定金,最后居然连定金都不要,全都消失不见了。”我安慰着童望君,“没有关系的,一年的时间也不是很长,钱还了就没事。”

  “就是,钱财都是身外的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只要人平安无事就好了,谁还没有犯错的时候,陈进之前犯了那么大的错,家里连茶楼,还有房子都卖了,替他还债,你跟着他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吃了那么多苦,现在发生的这件事情又能够算什么呢?家里有蒸菜馆,一个月能有几十万块钱的收入,比之前的情况好多了,慢慢的还就行了,人活着事情就能够解决。”我妈也跟着说,“不要担心,有什么问题我们一家子一起想办法解决。”

  陪着童望君聊了一会儿,我妈出去的打水的时候,我跟着也走了出去,拉着我妈,在边上跟她说:“妈,我可能要出去一会儿,你让我爸来和你轮着照顾童望君吧。”

  “这个时候你要到哪里去?”我妈问,“两个孩子今天能够回来吗?”

  “她们现在应该在回来的火车上了,苏然照看着她俩,等她们回来暂时就在苏然那,没有什么问题,你不用担心。”我说,“这个事情有点不简单,我怀疑童望君是被别人给坑了,得去调查一下。”

  “你可不要胡来,有什么事情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我妈有些担心。

  “放心吧,我已经报警了,我只是过去再看一看。”我点头,“童望君现在的状态不太好,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的事情也不要在她面前说,免得她想起来难过。”

  “你妈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能够不懂这些?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在她面前说这些话。”我妈说,过了一会儿,她又问我,“你让苏然帮着照看两个孩子,人家愿意吗?”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我理所当然的点头,“让她照看着,没事。”

  “结婚证的事你得你抓紧,不能因为出了这个事情又生出别的变故,孩子没了谁都不想看到,你不要怪望君,这几天她连饭都吃不进去,人整个都瘦了。”我妈跟我说,“看着怪让人心疼的,好好的一个姑娘,受了这么多罪。”

  “我知道,我没有怪她,刚才我跟她说的那些话你也听见了。”我点头。

  回了病房,我问童望君:“你将车钥匙放在哪了?”

  “就在家里,在柜子上,怎么了,你要干什么?”童望君问我。

  “我已经问过唐俊了,知道方琼的老家住址,准备开车过去看一看。”我说,“这个事情必须得问清楚,你们两个开工作室,结果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被债主缠上,她却一个人跑了,不管怎么说,都得去见一见她,问一问情况。”

  “你不要做过激的事情。”童望君跟我妈有一样的担心。

  “没事的,你放心吧,我还不至于杀人。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的躺着,有什么事情跟我打电话。”我站了起来。

  出了医院,我坐出租车回了小区,拿了钥匙,开了车,按着唐俊给我的地址往方琼的老家驶去。

  方琼并不是鄂市人,她老家在武昌,不过也并非城里,在农村,我开了将近三个小时的车,找到了村子,问了人,到了一处房子前。

  三层的小楼,非常的洋气,应该是刚建的,看起来还比较新,小楼的边上还有一个红砖黑瓦的老房,有个小院子,院门虚掩着,没有上锁,我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你谁呀?”才进院子,一人端着碗从老房子走出来,警惕的看着我。

  “我找方琼,这是她家吗?”我看着这人。

  “我是他哥,你找她有什么事?”男子打量着我。

  “我是她朋友,找她有一些事情,她在家吧,能不能够让她出来?”我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