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别管我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在演戏,如果今天问题不能够得到解决,我就在这不下去,就站在窗口,我不怕将事情闹大,就看你们怕不怕。”王刚坚定了决心,要闹到底。

  “行,我给叔叔打电话,你别急,也别冲动。”苏然妥协了,拿出了手机,准备给苏昌民打电话。

  这个时候其他的工人也上了楼,下面传来警笛声,警察也到了。

  “苏总,消防到了,在下面铺了气垫。”有个工人过来跟苏然说了声。

  苏然点头,表示明白了,电话这个时候也接通:“叔叔,蓝海国际园项目出了一些事情,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我就站在苏然的旁边,电话里的声音我能够听清楚。

  苏昌民在说话:“我刚从外面回来,怎么了,那个项目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是过去给工人发工资吗,难道给他们发工资,他们也要闹事儿?”

  “是王刚,他现在在刚完工的楼层里,带着妻儿,想要跳楼,你过来劝劝他吧。”苏然看了眼不远处的王刚。

  “跳楼?是为了什么事?”苏昌民很疑惑,“难不成他对工资不满意?还是在工资结算方面出了什么问题,但是不应该啊,工资的结算都是经过财务会计核算的,经过我确认,不会有什么问题,即便真的有问题,这些都是可以商量的,工资漏算了,只要发现了,核实没问题,都是可以重新补发的,没必要闹到跳楼的地步,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可不是小事,你得跟我实话实说。”

  苏昌民的话让人听不出来任何的问题,他也像是很奇怪,很疑惑,在这件事情非常的震惊,但是我总觉得他像是老狐狸一样,对这些事情早就有预料,甚至我隐隐的觉得这件事情和他说不定有关系。

  “是因为改革。”苏然说,“王刚反对改革,觉得公司改革了会让他失去工作。”

  电话中苏昌民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我早就跟你说过,公司改革的事情不能碰,可你就是不听,硬要这么做,前几天你还跟我顶嘴,让我尊重你的决定,放权给你去做这件事情,其实我心里是不愿意的,但是谁让你是我的侄女呢,你比小沫要有出息,苏家就你和小沫两个孩子,小沫不争气,你在国外留学深造,有大的忍耐,公司迟早是你的,你真的没必要这么着急,看吧,果然出事了。”

  苏然沉默了。

  苏昌民的话对苏然有一些打击,苏然之前坚定的事情似乎发生了一些动摇,苏然不说话,苏昌民也不说话,电话里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

  这种气氛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两个高手在对决,互相之间谁也没有第一个出手,再凝聚着气势,等着对方先出手,谁如果第一个忍受不了这种气氛,谁就会输。

  “是我急了,叔叔你能够过来吗?”苏然第一个开口了,再次提出让苏昌民过来。

  这已经是在请求了。

  我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苏昌民占据了上风,他成功了。我愈发的觉得苏昌民之前跟苏然的那些保证都是屁话,不过是他以退为进的手段而已。

  苏昌民或许没有上过大学,或许没有留学,或许没有苏然这么牛叉的学习经历,但是论起人生经验,比起油滑的程度,苏昌民比苏然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我原本以为苏昌民已经够无耻的了,但是他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耻,苏然都已经这样说了,已经向他变相的服软了,但是他还不肯罢休:“可是前几天你和我争辩,要公司的管理权,让我别插手你的事,我也同意了,跟你你说过,公司的事情交给你来处理,我不插手,现在如果我去过去插手,这太儿戏了些,我们之前的约定不就成了玩笑了吗?”

  “公司改革的事情可以缓一缓,先不谈。”苏然说,她似乎终于也明白了苏昌民的意图,苏然的口气有些低落,不知道是因为在这场没有战火的对决中失败了,还是因为对亲情的看透让她失落。

  苏然的眼中多了一些迷茫。

  她并不笨,能够出国留学,能够成为高学历人才的人,智商怎么可能会差?即便真有一两个例外,但那也是特例。

  苏昌民的这一番操作,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够明白,就能够知道,这完全就是一个套,就等着苏然往里面钻,她之前之所以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她被亲情蒙蔽了眼睛,也蒙蔽了心,让她失去了防备的意识。

  宛如灯下黑。

  苏然挂了电话,沉默着,转头看向王刚:“我已经跟叔叔打电话了,他等会就过来,你不相信我,那就等他过来了再和他慢慢的细谈吧。”

  有警察上来劝王刚一家,但是并没有用,王刚人就在窗口呆着,不往下跳,也不过来。

  苏然一个人默默的转身,走到另外一个房间,望着远处的天际出神。

  “心里是不是很难受?”我走了过去。

  “你说叔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即便他真的反对我对公司改革,但是也没有必要设计一个局来欺骗我。”苏然很迷惑,“煽动工人做出这样的事。”

  “因为你让他感受到了威胁,如果他不设置这个局,不让你下套,不让你入坑,他怎么可能会重新掌控主动权?他一直以来的理念就是想要公司抱紧总包单位的大腿,跟着那些总包单位干活,毕竟那些单位,大多数都是体制之内的。”我说,“苏昌民,不,其实也不只是苏昌民一个人,他们这一代人,包括我们这一代人,大部分的人都觉得体制之内才是好的,哪怕拿着两三千块钱的工资,捏着名牌大学研究生的学历,他们也会认为拥有编制的环卫工工作要比拿着月薪过万的私人单位要好。”

  几千年的官本位思想,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私企单位老板的意志就是公司的意志,苏昌民不同意苏然的意见,不想让公司转型做设计,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想要照顾跟着他干了十几年,几十年的工人,但这肯定不是全部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苏昌民骨子里就希望公司抱紧体制的大腿。

  可惜他不明白,有些腿他是抱不上的,就连一根腿毛也抱不上,尾款的问题没能给他带来教训,反而让他更想要抱紧大腿。

  说到底,就是一个字,贱。

  苏昌民一个劲的撮合苏然和唐天明,就是明证。

  “或许是我对爸爸留下的东西太过于执着了。”苏然似乎有了明悟,想透了,“可这家公司是爸爸留给我的,如果我没有了它,我总感觉像是会失去什么东西,整个人空落落的,一点都不充实。”

  “其实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你完全可以跟苏昌民商量,你退出公司,不带走公司的任何东西,除了办公的地方,再有就是公司的名字,你只要这两个地方。”我说,“办公的地方是你爸爸曾经工作的地点,在里面你能够感受到你爸爸的存在,而公司的名字也是你爸爸起的,其它的东西,苏昌民想要,就给他好了。”

  苏然弄了一会儿,抬头看着我,她眼里又涌现了一些光亮,像是重新找到了目标:“陈进,你真聪明,谢谢你,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而且你说的这两天,也就是我最看重的,你真懂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