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已经有人出了,不用这么紧张,不需要你再出什么。”莫雪说。

  莫雪的话让我一直以来的疑惑有了一些解释:“有人让你过来帮我,那个人是谁?”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也不认为莫雪对我一见钟情,或者是就如武侠小说里面那样,一个老爷爷见到一个少年,觉得少年骨骼惊奇,就传授他武艺,我没有这样的天分,现实也不会如同武侠故事里那样充满着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莫雪的背后有人,是那个人让她过来帮我,拉了我一把,这是最合理的解释,而且现在来看也的确是这样的。

  我不知道自己帮过什么贵人,难不成是我爸妈帮过什么人,所以现在别人过来还人情了?

  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不可能等到现在来还人情,应该在我家里非常困难的时候,要卖茶楼,要四处借钱还债的时候过来还人情,不是等到现在。

  这个推测不成立。

  莫雪的突然出现跟我爸妈应该没有多大的关系,很可能是我的缘故,但是我认识什么人?我认识什么大贵人?

  我很疑惑。

  “是什么人其实你没必要知道,我欠他一个人情,他欠你一个人请,现在我将人情还给了你,我们之间的人情就算干干净净了。烂好人也不是没有回报的,这或许就是结善缘得善果,也是你作为烂好人得到的回报。”莫雪没有告诉我,“但是并非每一个人都会将欠着别人的人情当做人情,也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们一样,会觉得欠着人情浑身不舒坦,一定要还出去才会感到痛快,你现在的经历就是一个教训,这样的错误不要再犯了,以后可没有人过来帮你。”

  我喝了一口咖啡,大热天的温热的,咖啡进了肚里,苦中带着些许甜味,很快身上就起了汗:“多谢你,你说的话我会注意的。”

  “我只是提醒你,但是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没有复制的,可能同一件事同一个难度不同的人来做结果就不一样,或许你的坚持是对的呢?别一定相信我说的话,旁人的话,只能作为参考,不要笃定。我跟你说的只是我的经验而已,至于你的人生怎么走怎么走才合适,那得看你。”莫雪的话有些深奥,像是人生哲理一样,“行了,我也该走了,而且今后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机会再见了,祝你好运,祝你能够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

  “你要离开鄂市了?”我问道。

  “我到鄂市本来就是还人情的,之前原本已经走了,是因为听了你的事之后又赶回来替你处理这件事情,现在事情处理完了,不走还留在这干什么?不过武昌我或许还会回来,有缘再见吧。”莫雪说。

  墨雪走了,我也离开了咖啡厅。

  手机里面有很多的短信,还有未接电话。

  苏然的,童王君的,我妈的,邵思琪的。

  我翻了翻,看了看,给童望君和我妈回了一条短信,向他们报了平安,但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并没有告诉她们,免得她们担心。

  邵思琪给我发了短信,说她角色选上了,在一部新上映的电视剧里面演女三号,电视剧的名字叫今晚无眠,是根据一本都市现实题材的小说改编而成的,作者的名字叫房车齐全。

  她这几天正在看剧本。

  我看到这觉得有些搞笑,这作者也是一个喜欢做白日梦的,居然还房车齐全,茅草房,自行车,也算房车齐全了,不知道他肯不肯要。

  不过人有梦想是好的,就怕和一条咸鱼一样,人生不应该如同咸鱼,应该如同大海里的鱼,海阔任鱼游。

  “这个电视剧的名字还不错,容易给人遐想,但是现在都市现实题材的电视剧还有人看吗?不都流行像是择天记,或者斗破苍穹,再或者鬼吹灯这样的大IP电视剧吗?而且不是玄幻就是灵异,谁还看都市现实题材的电视剧。”我给邵思琪回了一段比较长的信息。

  才发出去,我觉得我的话可能会打击到邵思琪,就又加了一条信息:“不过你能够演女三号也非常的不错了,小众的电视剧也有一定的受众,什么时候跟我说一说这本小说的内容,我也有一些兴趣,我就比较喜欢看都市现实题材的电视剧。看样子里面的女人似乎还非常的多,你都演女三号了,肯定还有女二号,女一号,好好演,万一这本小众题材的电视剧火了,我就去抱你的大腿。”

  给邵思琪回了信息之后,我立刻给苏然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了,苏然比我先开口,她的声音有些焦急:“这两天给你打电话,发信息怎么都没有回应?你的手机还关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出事了?”

  “没有,我没出事,手机欠费了,我没有注意。”我撒了一个谎,“公司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工资都发下去了吧,工人没再闹事了吧?”

  “还有一个项目的工人的工资没有结算,我现在正在这个项目上结算工资。”苏然说,“你要不要过来?”

  我有点奇怪:“怎么工资结算的事情还要你来做,公司难道没有财务吗,再说,即便没有财务,你叔叔也可以去做这个事情,还要你跑到项目上去?你又不负责这方面的具体事物。”

  “叔叔他有别的事情处理,公司的财务也正好请假了,所以我就过来了,而且事情闹得那么大,由我来发工资也比较合适一些。”苏然说。

  我点头,苏然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工资能够拿回来,苏然付出了一定的代价,这个时候由她来发工资相当于是在工人中树立威信,树立威望,的确对她有好处。

  只是苏昌民会这么好心,将这样的机会主动给苏然吗?

  我有点怀疑。

  苏昌民这就被苏然说服了?

  “你有没有趁着这个机会试着将公司改革一下?”我问道。

  “我已经在着手做这件事情了,前两天本来就想跟你说的,但是给你打电话,给你发信息,你都没有回应,我已经跟叔叔摊牌了,而且他也同意了,说不插手我对公司进行改革的事情,只要工人同意,他就没什么意见。”苏然说。

  或许,正是因为和苏然之间有了这样的协议,所以苏昌民才没有过来?

  我总觉得苏昌民没这么好说话才对,但是电话里面三言两语的说的又不太清楚,而且电话里面有一些杂音,苏然身边好像有许多人,听着有些费力:“你把项目的地址发给我吧,我去找你。”

  苏然将项目的地址通过卫星定位发给了我,项目就在武昌,是一个房地产项目,高档精品住宅小区,这个楼盘我听说过,武昌到处都是这个楼盘的广告,一平米的房子要价五万块钱。

  如果是放在上海,这样的均价可能不算贵,但是在武昌,在这样一个二线中领头的城市,五万块钱一平的价格也不算便宜了。

  我开车到了项目门口的时候,被拦了下来,我给苏然打了一个电话,等她过来接我。

  可是我都在门口等苏然的时候,保安挂在衣领边的对讲机里面传来声音:“出事了,快点过来,到八号楼这里来,有人要跳楼。”

  “谁跳楼?”保安按着对讲机问了声。

  “不知道事谁,太高了,看不清楚,快点过来帮忙。”另一边的保安催促着。

  保安转身就往里面跑,我也跟在了身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