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323章 失去理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远程办公是可以,但是之前的那些客户你只是和他电话联系,平常不走动,不偶尔出来吃个饭,喝喝酒,时间一长,关系自然也就淡了。人都是非常现实的,那些客户之前答应和小婉姐合作,其实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占便宜的心思,心里有一个期盼,想着和小婉姐谈生意的时候能够占到一些便宜,摸摸手,或者稍微的抱一下,更甚者还能够得到一些其他的好处。”杨文迪面露讥屑。

  “现在小婉姐出国了,他们哪还有这个机会,自然就慢慢的远离了,而且刘闯也离开了公司,公司的一些资源都被他带走了,公司的处境就更加的艰难了。”

  我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情况其实早先我就有预料,唐婉拉我她他的公司,与一天慈善基金商谈业务的时候,我就有这样的感觉。

  吴亦秋还算好的,他身边有一个女人,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且只要在酒桌上面把他喝趴下了,后面的事情就好谈了,他喜欢喝酒更甚于旁的。

  可这样的人总归是少数的,大多数的男人不仅喜欢喝酒,而且还喜欢女人,而且往往都是后者强过前者,唐婉这么漂亮,她做的又是危机公关,少不了要应酬。

  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我没有就这个话题再继续聊,太过沉重了:“我找你们两个出来,是有件事情想要让你们帮一下忙。”

  “早就猜到了,否则你也不会主动联系我们。说吧,什么事,是不是准备给我们公司介绍大单子?”杨文迪看着我。

  “的确是这个事,但是里面的情况有些复杂,可能要承担一些风险,弄得不好可能公司就开不下去了。”我说。

  “什么问题,有这么严重吗?”梁方鸿给杨文迪剥了一个虾,放到杨文迪的碗里。

  杨文迪也看着我,表情一下就变得严肃了。

  “关于农民工工资的问题,有一家公司他们是施工单位,总包欠了他们公司的工程款,拖了很久也没有给,现在这家施工单位下面的人工资发不出来,他们在闹事。”我简单的说了一下,“现在我想的是帮这家施工单位要到工程款,结付工资。”

  “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啊,现在还有哪个单位敢拖欠工资的,而且还是农民工的工资?”杨文迪说,“找律师就能行吧?”

  “总包单位的来头很大?”梁方鸿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总包的确是有些来头的,背景很硬,正常的途径走不了。”我点头,“所以做这件事的危机公关可能会承担一些风险,毕竟是替他们要工程款,说不定会惹怒了总包公司。”

  我和杨文迪,梁方鸿两个人算不上非常的熟,但是我对这两个人的感觉还比较好,我不喜欢坑熟人,关于里面的风险,在合作之前我要向他们阐述清楚。

  “这家施工单位里面有你的熟人,你是在帮熟人的忙吧?”杨文迪看着我。

  “的确,我朋友在里面。但是如果你们接下了这个项目,公关费还是照常给,不用打折。”我点头,“一切按着正常的流程走就好。”

  “那就接吧,公司已经穷的快揭不开锅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项目,就接着呗,说不定经过这个事情,公司还能够名声大振。”梁方鸿说。

  我看到杨文迪,杨文迪也点头:“接吧,我们又不是做什么坏事,是找人要工程款,国家都支持的,我们有大靠山,不怕被报复。”

  我和杨文迪还有梁方鸿三个人一起又具体了商量了一些细节。

  “不拉横幅,不做过激的举动,采用煽情的方式,利用媒体进行宣传,利用舆论的优势给总包单位施压。”我确定了一个总的基调,“人总是希望看到美好的东西,但是现实并不美好,如果这些不美好的东西是人为造成的,那么造成这个结果的人肯定会被批判。”

  “我们的主要目的是给总包单位施压,让他们主动结算工程款。个人的力量他们不放在心中,不当一回事吗,但是当这股力量达到成千上万的人的程度的时候,他们肯定就会害怕,肯定就会想要息事宁人,主动的会结付工程款。”

  “怎么将大部分的人拉到我们的战线上面?其实并不难,我们可以写一写文章,阐述一下工人的辛苦,来点煽情的东西,就像是梦想秀那样,煽情的故事,总归更容易感动人,更容易让人产生帮助的心思。”

  来的路上其实我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大致的框架和方向,这会儿向梁方鸿和杨文迪两个人说着:“我们可以拍摄一些工人在工地上面干活的照片,然后深入的发掘一下这个工人为什么要这样拼命的干活,顶着烈日,后背被晒下一层皮,不注意自己身体的健康,就为了那份工资,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他家里还有妻儿,还有父母,他为了孩子能够上学,为了父母能有口饭吃,为了给妻子买件漂亮的衣服,所以说他不得不在工地上面拼命。”

  “但是结果辛辛苦苦工作了两三个月,却一分工资都没有拿到手,这里面的原因又是什么,仅仅只是施工单位不付钱吗?”

  我的思绪很清楚:“总包单位不向施工单位结付尾款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先不说出来,而只是将施工单位欠了工人工资没有结付的这个问题抛出来,一起的还有工人辛苦干活的画面,将工人的艰辛全都抛出来,展现在网民的面前。”

  “可如果这样的话,网民肯定会将责任怪到施工单位的身上。”杨文迪说。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笑了,“反转,我们要让事情反转,如果太过平淡,影响就不会那么大,效果就会不明显,也达不到逼迫的程度。我们先让网民狠狠的骂这个施工单位,等到大家的怒气积攒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再将施工单位为什么不结付工资的原因说出来。”

  反转,永远是将话题推向顶端的最有效途径。

  “你真厉害,随随便便就能够想到这么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你真应该到我们公司来。”杨文迪听了之后,佩服的看着我。

  “网民这个整体永远都是充满正义的,虽然有些时候他们你找错方向,会喷错人,但是越是这样,他们对那些想要蒙蔽他们的人,想要欺骗他们的人就越愤怒。”我说,“有些人总喜欢钻法律的漏洞,但是并不是钻了法律的漏洞就没有人能够惩治得了他们了,我们可以利用道德,利用舆论来惩戒他们。”

  聊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离开自助餐厅的时候,杨文迪问我:“小婉姐还是公司的主要负责人,这件事情肯定要让她知道,是我们跟她说还是你跟她说?”

  “你们跟她说吧就,当是接了一个普通的危机公关项目,她总不可能拒绝赚钱的机会吧。”我说。

  我觉得即便是唐婉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一切按照程序来,她开公司就是为了赚钱,我又不是不会给钱,而且这件事情对她公司的名气提升肯定非常的有帮助。

  双方都获益的事情,没道理会反对。

  但是我想错了,我低估了唐婉对我报复的心思,我原本以为她还没有对我消气,但也只是有些小情绪在那里,偶尔的闹一闹。

  可我错了,错的有些离谱。

  她已经失去了理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