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然住院的地方就在武昌,我开了车过去,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十二点了。

  我在住院部找到了苏然,她躺在病床上,脑袋上包着纱布,打着盹,病房里就她一个人,没有别的床位,应该是加了钱的,要了一个单独的病房,我将手里的东西轻轻放在她床边的地上。

  静静的搬了一个凳子坐在病床边,看着她,我很疑惑,不知道苏然怎么会受了伤,而且还是伤了脑袋。

  “你来了。”苏然醒了,看到了我,“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累了就休息一会儿,我在旁边陪着你,没事的。”我说,“睡吧。”

  “我已经在医院躺了两天,刚才只是头晕眯了一会儿,我不困。”苏然摇头,脑袋才动了一下,眉头就蹙了起来。

  “别动了,就这样躺着吧,你肚子饿不饿,有没有吃饭?我给你买了一些吃的。”我按着她,“医生怎么说的,你脑袋上面的伤要不要紧?”

  “我想吃香蕉。”苏然说。

  我剥了一根香蕉,没让苏然拿,我自己拿着,慢慢的喂她。

  “我头上的伤没有事,只是破了皮,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医生说在医院里面观察几天,再有两天就可以出院了。”似乎因为我在的缘故,苏然很高兴,“这两天在医院里面呆着好无聊,头一直晕乎乎的,到处都是药水味。”

  “你已经在医院里面躺了两天了,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一条信息?”我将香蕉皮扔在边上的垃圾桶里,“还想不想吃,再给你剥一个?”

  “不吃了,我担心你有事,所以就没有跟你说。”苏然说。

  “我能有什么事。”我伸手捏住了苏然嘴唇上黏着的一点香蕉残渣,心里有些自责,到了武昌这么久,我居然都没有主动打电话或者发信息问一下苏然的近况,也没有约她出来见一见,连她受伤进医院都不知道。

  “你要上学,还有店子要忙,事情当然多。”苏然说,“我一个人在病房里面真的有些害怕,我怕我忽然就这么走了,不声不响的,就和我爸爸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才忍不住给你发了一条信息,想要让你过来陪着我。”

  “怎么会,不会的,你爸爸是积劳成疾才会发生意外,你这只是脑袋破了一个口子,有轻微的脑震荡,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要想多了。”我安慰着,“是自己摔着了,还是怎么回事?”

  “被人砸的。”苏然说。

  我吓了一跳,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她:“谁砸的?”

  在城市里面,而且苏然又这么漂亮,应该不至于会被人用石头砸才对,我以为她是不小心摔倒了,或者怎么样,就是没想到是被人砸的。

  可是我想错了,事情的严重程度比我想的要深的多。

  “前几天我去工地,因为有一部分在建工地上临时构建筑物是我出的设计图纸,有些地方要与总包的设计交流,修改,落实,但是我没有想到到了工地之后,那些工人居然过来找我,说是我害的他们拿不到工资,害得公司维持不下去,还想要将他们都辞退了,说我不怀好心,混乱中有人拿东西砸我,我脑袋就受伤了。”苏然说。

  “工资发不出来又不是你的错,这个是苏昌民的责任,你是后来才到公司的,他们要找也应该找苏昌民去才对,怎么找上你了?”我问道。

  苏然说的这种情况我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头,中国人的韧性是非常强的,只要还能活的下去,就会一直忍着。别说欠几个月的工资,哪怕就是欠一年,只要他们不会饿死,只要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他们也会忍下去,而不是选择对抗。

  而像这样主动攻击人的情况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是我倒霉吧,这个事情的确与我有一些关系,公司如果按照我的观念发展下去,的确会裁员。”苏然说,“他们心情激动,会做出过分的举动,也正常。”

  我觉得苏然太单纯了:“这个事情不正常,你有没有报警?”

  “报警了,警察也将那几个带头闹事的人抓进去了,还过来找我录了笔录,但是我脑袋上面的伤并不严重,只是破了个皮,有些轻微的脑震荡,而且我们公司的确拖欠了人家的工资,那些人心里会愤怒,会有过激的做法,都能够理解,再加上我叔叔劝我,我就没有过多的深究。”苏然说。

  “这些人不会是你叔叔怂恿的吧?”我怀疑道,苏昌民很阴险,很狡猾,我怀疑这种事他做得出来。

  “不会的,我叔叔怎么会这么做,我是他侄女,他很疼我我和他在公司的意见上面不同,但是那也只是工作上面的事情而已,他不会煽动工人对我做这种事。”苏然摇头。

  “人心险恶,不可不防,你自己想一想,工资不是你拖欠的,工人怎么会找你的麻烦,就算因为你对公司管理理念的不同,他们有可能会下岗,但是他们手上掌握的是技术,现在房地产这么热,到处都再建房子,建工厂,他们这些人换了一个地方就活不下去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我说,“没有人组织,没有人怂恿,他们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苏然沉默了。

  我没有继续再说。毕竟如果我说的是真的,这种被自己相信的亲人背叛的感觉绝对不好受。

  “现在先别想这么多了,等你养好了伤再说。”苏然的表情有些痛苦,她那么聪明,或许早就有一些猜想,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去深入的想,我有点不忍心刚才对她说的那些话,有些残忍。

  “我想去洗手间。”苏然说。

  “行,那你等一会儿,我去找护士。”我点头。

  “不要麻烦护士了,你扶我进去吧。”苏然摇头。

  “好。”苏然不反对,不介意,我自然也无所谓,我慢慢的将她扶起来,陪着她一起去了洗手间。

  我站在了洗手间门口:“你一个人进去行不行?我就在门口等着你。”

  “我有些怕。”苏然看着洗手间,还是有些不敢。

  医院的环境,在于它本身的特性,人会多想,特别是晚上,光线还并不怎么明亮,苏然会害怕,也正常。

  我点头和苏然一起进了洗手间,她进了隔间,我就站在外面等着。

  一门之隔。

  等了一会,我没听见动静,问了声:“怎么了,有事没?”

  “没有事,你站在外面我有些紧张。”苏然有些慌慌张张的说。

  我被她的话逗笑了:“要不我出去站着?”

  “你不要出去了,我害怕,你就站在外面,我马上就好。”苏然更紧张了。

  我在外面等了一会儿,里面终于传来流水的声音,刻意压制着,但还是能听见,过了一会儿,苏然红着脸出来,我扶着她回了病房。

  “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就在边上坐着。”我跟苏然说。

  “刚才声音是不是有些大?”苏然看了我一眼,纠结这个问题。

  “什么声音?”我问道。

  “你没有听到吗?我上洗手间的声音。”苏然有些奇怪。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道。

  苏然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似乎没那么难为情了:“你要累了,就趴在我身边睡一会儿。”

  “没事的,你睡吧。”我笑着说,“我看着你睡。”

  苏然侧了一下身子,对着我:“陈进,以后我要有什么事,你也会像现在这样,我需要你,你就过来陪着我吗?”

  “肯定会的。”我点头。

  “你上来吧,就在我身后,侧着睡。”我的答案很令苏然满意,她说,“你明天还要上课,这样趴着睡,睡不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