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桌上的钥匙,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了起来,放进了口袋。

  我不想继续在别墅里面住下去,不想看到唐欣,但是我心里又有一些期盼,想要看到唐婉,想要知道她在国外生活的好不好,不需要唐婉知道,我只要知道她的信息,就心安了。

  而且我在想着,我在别墅里面住着,看着唐欣,知道她的行踪,或许能够帮到余露。

  在这常住肯定不会,但这几天肯定是不可能搬到别的地方去,等见了余露再说吧。

  我和余露见面的地方就在武大学校里面,她过来找的我,晚上七点多钟,学校里面的路灯已经亮了,我和余露两个人并排着,沿着学校慢慢走。

  “武东去国外了,他来不了。”我跟余露说。

  “去国外了?他怎么和唐婉一样,去国外的时候连一声招呼都不打,不声不响的就出去了。”余露有些奇怪。

  “他应该是临时出去的吧,公司的事情,工作范围内的事情,也没必要特地的打声招呼,工作做完了就回来了。”我说。

  不时有学生从身边经过,虽然我是这个学校的一员,可看着这些明显比我年轻许多的学生,我发自内心的觉得我是一个外人。

  哪怕在找个学校里上学,我也没真的融入进去过。

  “你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进了大学,有什么感觉?”余露穿着裙子,成为新婚媳妇的她,多了一股韵味。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完成了心中的执念,了一个牵挂而已。平常的时候有课就去上课,没课的时候就随便逛一逛。”我说。

  执念大概就是如此的吧,如同男人的欲望,没有释放的时候,一直想要,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可等达到目的了,一切变得索然无味。

  有种不过如此的感觉。

  “没有和班上的同学一起聚会,或者一起出去参加什么活动吗?”余露说。

  “没有。”我摇头,“我都已经快三十了,他们才十八九岁,玩的东西都不一样,价值观念都不同,我这样的年纪和他们玩在一起,怎么能行,有代沟。”

  “怎么不行呢,才十年而已,其实,这点时间也只是一晃而过罢了。是你不愿意去接触,放平自己的心态,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要活的那么累,要活得轻松一些,你就是想得太多,才会错过了那么多。”余露说,“唐婉出国的时候,没有跟你说吗?”

  “跟我说过。”我想起了那天沿湖公园边,唐婉独自离去的背影,还有车子被一块石子砸过的痕迹,“不过也只是跟我提了一下,她具体的出国时间并没有跟我说。”

  “你没有去送她?”余露似乎走得有些累了,指着一张长椅,“我们到那去坐一坐吧。”

  “我连她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她也没有跟我说,我怎么去送她。”我坐在了长椅上,回着余露的话,心里却在计较着,应该怎么样将周凯和唐欣之间的事情跟余露说。

  “你应该知道她突然选择去国外,是在逃避,无法面对你和她之间的感情,所以她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去国外深造,她都已经开公司了,根本就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出国深造,真要出国深造,大学那会儿她就出去了。”才走了一会儿的路,余露似乎就非常的累,靠在了长椅上,叹了一口气,“原本以为我和周凯成为一对,你和唐婉成为一对,今后我们两家有孩子出生,说不定还能够结为亲家,可现在却是这样的结果。”

  我苦笑了一声,不想再谈我和唐婉之间的事情,我今天约余露出来,不是说这个的:“唐婉有个姐姐,你应该知道吧?”

  “我知道,叫唐欣,高中毕业那会儿她过来找唐婉,有见过面,唐婉的姐姐长得也非常的漂亮,和唐婉有几分相像,后来我结婚,路上发生车祸,唐婉去医院的时候,她姐姐也过来过,有见过几次。”余露点头。

  “唐欣人现在也在武昌,而且就在武大任教,做辅导员。”我说。

  我慢慢的组织着措辞,尽力的想要让周凯和唐欣之间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不是那么的突兀,控制在余露能平缓接受的范围内。

  “这么巧,她怎么会到武昌来,而且就在武大任教?”余露看着我。

  “唐婉受伤了,她过来照顾唐婉,本来就是作长期打算的,但是没想到唐婉出国了,她也就留在武昌了,而且她还是我的辅导员。”我说,“你说巧不巧?”

  我这会儿再想起之前唐欣跟我说过的话,她留在武昌在武大任教,做辅导员,恐怕也不单纯的只是因为唐婉受了伤需要照顾的原因,应该还有周凯的原因。

  不知道唐欣的父母如果知道他们的女儿关于婚姻的想法后,会不会支持她。

  虽说男女平等,可实际上男女的生理结构不一样,平等根本无法谈起。

  女人没有安全感,一味的向男方索要房子,索要车子,索要财产的管理权,无非是觉得自己处于弱势的地位,所以才要将这些东西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以此控制男人某些行为,期望以这种方式取得与男人平等的地位,甚至于凌驾在男人之上。

  女人天生就处于弱势的地位,哪怕法律赋予她们平等的权利,可有些东西并非法律条文就能够轻易的改变。

  也正是因为这个,所以她们的价值观才会有些扭曲,比男人更看重物质。

  唐欣说她不需要靠结婚证证明爱情,可是她父母肯定不会愿意,而如果是我,我想我的父母在反对过后,我如果还坚持,我父母恐怕也不会多说什么。

  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差别。

  女人生了孩子,本身的优势会降低,说句难听的话,就是二手货,女怕家错郎,男怕入错行,很好的诠释。

  而男人不同,男人哪怕五十岁,六十岁,只要有钱有地位,就可以重新找到一个漂亮的年轻的女人。

  哪怕男女比例失衡,对这样的关系也不会有多少影响。

  这是一个怪圈,女人因为自己身体结构上面的原因处在弱势的地位,没有安全感,在年轻的时候就想找到一个在物质上面能够满足她们的男人,可是能达到这个条件的男人,除去一些特殊的人,富二代,暴发户之类的,大部分的男人注定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一段时间,四十多岁,五十多岁的时候才能够达到女人所期许的那个目标。

  走在街上,很多时候会看到非常怪异的一幕,不少漂亮的女人,身边跟着的男人长的都不怎么样。

  这样的男人,在女人的口中,有一个遮羞布的说法:长的不帅,年纪大些,但成熟,有内涵,有才华。

  “怎么会这么巧?”余露也觉得非常的巧合,狐疑的看着我。

  我这个时候只想着周凯和唐欣之间的事情,想着怎么将这件事情告诉余露,虽然看到余露眼中的狐疑,但是没有过多的猜想:“我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房东就是唐欣。”

  “你还和她住在一起了?你和唐欣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吧,你不要乱搞,唐欣是唐婉的姐姐,你和唐婉已然是这样了,现在又和唐欣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不太好。”余露突兀的道。

  我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终于明白刚才余露为什么在我说完之后会狐疑的看着我,她以为我和唐欣之间有些超乎寻常的关系。

  “我和唐欣什么事都没有,就只是单单的巧合,她是我的辅导员,我租的房子正好是她买下的别墅,除此之外没有一丁点关联。”我很肯定的跟余露说,“就只是巧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