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忽然有些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会从不过来看房东老太太了。

  这样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心,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过来看老太太?或许在他们心里,还巴不得老太太早点自生自灭,他们好过来继承遗产。

  我看着地上翻滚的老大妈,又看了看周围的人,只觉得这些人的面孔让人作呕,我恨不得拿起一把刀将这些人全部都砍杀掉。

  这些人真的太肮脏了,将亲情玷污了。

  就在我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的时候,外面又过来一个人,穿着西装,手上还提着文件:“你好,请问哪一位是陈进陈先生?”

  我有点疑惑的看着这个突然进来的人,他应该和眼前的男子不是一伙人,看打扮就不像:“我就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骆爱菊女士留了一份遗嘱,其中有部分遗产她留给了你,我现在过来找你,就是想要和你核对一下这份遗嘱,完成一些手续,好将骆爱菊女士留给你的遗产转到你的名下。”穿着西装的男士朝我伸出手,“我是蒋先生,不要误会,先生是我的名,并不是一种尊称,我是一名律师。”

  我有点懵逼了,感觉这个剧情有点不对头,我现在甚至有些怀疑眼前这个穿着西装自称蒋先生的男子是不是和周围的这些人是一伙的,他们是不是做了一个笼子,想要将我套进去,想要图谋我一些东西?

  这样的剧情是小说里面应该发生的才对,不应该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但是我仔细想一想觉得还是有那么一些可能的,因为毕竟之前老太太已经有过这样的苗头了。

  房东老太太没有收我的房租,店铺的租金也没有收,甚至后来将她等待的那个人的照片拿给我看,这一切都表明她对我的感情不一样。

  或许出于对晚辈的溺爱,又或许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她曾经的种种,有感触,所以她对我特别关照,如果真的是这样,说不准房东老太太真的有可能在遗嘱中给我留了一些什么。

  蒋先生进了房间,找了一个凳子,将手中的文件放了下来,在里面找了找,拿出十几页装订好的纸张,跟我说:“骆女士将大部分的遗产都捐献给了孤儿院,还有一部分遗产留给了你,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房子,就是其中之一,还有一处地方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家店铺,我有去看过那个地方,已经被租出去了,开了一家蒸菜馆,我问了一下,似乎蒸菜馆也是陈先生你的产业,这样的话事情会变得方便许多,也不需要再签订另外的签合同,只需要将骆女士留给你的这两处遗产直接转让到你手上就行了。”

  我拿过蒋先生递给我的文件,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看,边上自称是房东老太太侄子的男子一把就从我手中将文件抢了过去,撕成了碎片:“我是他侄子,骆爱菊是我大姑,她的遗产应该都归我,由我们这些亲戚来分,凭什么给一个外人?”

  “对啊,就是,他只是一个租户,凭什么占着我大姐的房子?”

  “没错,老太太年纪大了,肯定是被人给骗了,现在骗子那么多,她怎么可能将房子留给外人不留给我们这些亲戚?这个人肯定是个骗子。”

  边上的人一听立刻就吵闹起来。

  “你撕了这份文件也没有用,我重新去打一份就行了。”蒋先生看着男子并没有制止,“我劝你还是不要做这些事。”

  “你这个律师肯定也是假的,你们两个肯定合谋,想要谋夺我大姑的遗产。”男子将手里的碎纸扔到了天上,指着蒋先生骂道,“赶紧走,你们赶紧离开这里,这个地方是我的,是我大姑留给我的,我不欢迎你们。”

  “你说是你的,根本就没有证据,骆女士将她的遗产一共就分了两部分,一部分给了孤儿院,另外一部分给了这位陈先生,并没有提到其他人,这份遗嘱是经过公证的,是有法律效应的,你撕了文件或者是报警都没有用,文件还有备份,如果你在这里无理取闹,不用你报警,我报警。”蒋先生面色一点都没有变。

  “什么狗屁文件,不算数。”男子还是不承认。

  “算不算数不由你说了算,而是由法律说了算。据我了解,骆爱菊女士几十年都是一个人居住,你们这些亲戚都没有尽到照顾她的义务,她不将遗产留给你们,而是捐给孤儿院,赠送给了这位陈先生,那也都是你们自己一手造成的。我劝你们现在最好都出去,否则的话我就报警了,告你们擅闯民宅。”蒋先生盯着男子,“等警察来了,你们可能会面临处罚。我这不是骗你们,法律里面就有这一条。”

  “根据《宪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害公民的住宅。即公民住宅的不可侵犯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与公民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等权利一样同等重要,同样受法律的保护。基于此,我国《刑法》规定了非法侵入住宅罪,构成此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构成此罪的从重处罚。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处15日以下拘留、200元以下的罚款或者警告。”

  “你们的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可以处15日以下拘留,或者200元以下的罚款,如果你们的行为再严重一些,就会构成刑事犯罪,刑事犯罪惩罚会严重许多,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你们要尝试一下吗?”

  屋里的空气有一瞬间的窒息。

  过了一会,一群人终于骂骂咧咧的,很不甘心的走了。

  房子里面一下清静了下来,蒋先生看着我:“这些人之前我就有接触过,我早就将骆女士的遗嘱跟他们说过,没想到他们居然还会跑过来骚扰你。”

  我听了蒋先生的话,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们一群人会想要急着将我和童望君赶走,甚至连出租都不出租,原来他们早就清楚了房东老太太的遗嘱,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我和童望君赶出去。

  不过,他们的愿望落空了,活该,我心里满满的都是痛快。

  我不尽为房东老太太赞了一声,老太太做的太好了,太解气了,这些王八蛋就该这样被惩治,老太太一个人过了这么些年,他们连过来看都不看一下,等老太太一走,他们就像闻到腥的猫一样全都凑了过来,想要瓜分老太太的遗产。

  “谢谢你了,老太太有跟你说过其他的事情吗?”我感谢着蒋先生,要不是他,这事还真不好处理。

  “骆女士在两个月前就联系了我,立了一份遗嘱,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很差,支撑不了多久。当时她立遗嘱的时候,都是由我经手来写的,最后她过目确认无误,她将一部分遗产捐给了孤儿院,独留了一件小户型的房子,还有一个店铺给了你。当时我还以为你和骆女士有血缘关系,没想到却不是。”蒋先生看着我,“骆女士说希望你不要让爱你的人在那里默默的等着你,不要让她们如同骆女士一样,等了一生,却等不到结果,哪怕是一个不算美好的结果,也比没有结果的好。”

  我再次沉默,房东老太太肯定是在我身上看到了她的过往,才会对我特别照顾。

  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她给我留下的遗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