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年或者四年吧,我也说不准,有可能会继续深造,时间可能会更长,又或者就此留在国外了。”唐婉说。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盯着唐婉。

  她居然说想要留在国外,看她的样子,似乎真的有这个打算,不像是在开玩笑。

  “怎么想着要留在国外?”我问道。

  “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唐婉看着我。

  我被问住了,半晌没有声响,回答不出唐婉的问题。

  “国内其实挺好的,你一个人到国外,人生地不熟的,风俗习惯都不一样,没必要去国外,就算要去学习,去深造,也不一定要定居在那,不太好。”我说。

  “反正是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的,我早就习惯了孤独。”唐婉说,“在哪都一样,去了国外,也没人给我脸色看,不会在背后说我的闲话。”

  我苦笑了一声,唐婉话里句句都带着挖苦。

  “真怕人说,换个城市就好了,在国内至少知根知底,有底气一些,去了国外,头疼脑热,生病感冒也没人照料。”我劝着。

  正是因为知道唐婉出国的原因可能与我有关,她是带着脾气出国,如果真是去学习,我当然是带着祝愿的。

  可如果是带着怨气,出去仅仅是为了逃避,甚至出国之后不回来,这一点我不愿意看到。

  “在国内同样也没人会照料。”唐婉瞥了我一眼,“你会照顾我吗?”

  我沉默了。

  唐婉转身就走。

  “哎。”我喊住了她。

  唐婉转头看着我。

  “刚才我是心情不好,我并没有生你的气。真的,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我说,“你没必要因为这个跑到国外去。”

  “你不生气?可你在我生日上大火,我刚才跟你解释,说是刘闯将录音笔拿去了,你也无动于衷,一点反应都没有,还不肯和我说话。”唐婉说。

  “发火……发火不过是我借题发挥罢了。”我叹了口气,对唐婉说,“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伤害别人,能做的就只能是尽力让自己做出抉择。”

  “你口里说的别人是童望君还是苏然?”唐婉看着我,“你做出的选择无非就是舍弃我,选择她们两个而已,不要说的自己很委屈,应该是我委屈才对。”

  唐婉说完后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还有许多话没问,她走了,她的公司怎么办,她是不是真的不回国了,又准备在哪定居?

  可惜,这些话终究也没能问出来,因为没任何的意义。

  或许唐婉离开,换个远一点的环境也好,能让她心里的怨气和委屈稍减一些,重新回到高中那会的模样。

  那会的唐婉,才是最好的。

  如今,多了太多不美好。

  可我指责不了,因为给唐婉带去杂念的,恰好就是我。

  童望君带着孩子搬家了,了无音讯,唐婉也要走,我愧疚的女人都远离了我,我的世界恢复了平静。

  虽不想承认,但我的确感到轻松了许多。

  可我明白,这也只是因为距离的缘故,那份愧疚藏在了心底深处,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再次浮现出来,重新将我的生活搅的一团乱麻。

  我的生活就好像眼前的湖水。

  湖底充满了烂泥,湖水看着清澈,可那也只是因为没人搅动,如果有人进去趟两圈,肯定会浑浊不堪。

  我盯着湖水,慢慢的走到湖边,蹲了下来。

  看着湖水中不算清楚的倒影,我猛的将脑袋贴在了湖面,憋着气,过了好一会才起来,而后狠狠的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是对我自己的惩罚。

  我就是个人渣。

  童望君的离开,唐婉的离开,我心中居然会有种解脱了的感觉。

  她们的离开,让我被动的做出了选择,原本混乱的生活,宛如浑浊湖水般的生活,内里的杂质沉淀了下去。

  我是靠着她们两人的主动,得到了想要追寻的安逸。

  抹掉脸上的水珠,我出了小树林,回到马路上,才要上车,却发现副驾驶车门的位置上,油漆有些剥落。

  掉漆了。

  才买的新车,居然掉漆了。

  无缘无故的,根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在车轮胎边,发现了一个石头,怀疑有人就是用这个石头砸的。

  我有些纳闷。

  左右看了看,也没见到熊孩子,难不成,是唐婉?

  摇摇头,我也不想追究了,开车回了小区。

  洗了个澡,我在床上躺着,准备好好睡一觉,太困了,在童望君屋外等了一晚上,根本没睡好,还有些感冒了。

  可我才睡下,手机就响了,收到了一条短信,是童望君发来的,我立刻点开:你将我俩吵架的事告诉爸妈了?

  她的称呼,又变了。

  童望君的气似乎消了,恢复了理智。

  我给立刻给她打电话,没人听,她还是将我放在黑名单中,我给她回了信息:接我电话。我妈有些想孩子,正好是暑假,你带着两个孩子也不方便,让我看着孩子吧。

  童望君很快就回了我信息:孩子不用你管,我自己带着。我俩的事你以后少跟爸妈说,我不会接你的电话,我不想跟你说话。

  我再给童望君打电话,她不回我了。

  我有点纳闷,怎么童望君突然给我回信息,而且还是质问我是不是将我和她吵架的事跟我妈说了。

  难不成,我妈给她打了电话?

  有了这个猜测,我立刻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妈,你是不是给童望君打过电话了?”

  “嗯,打过了,也没说什么,就是劝劝你俩别吵架了,顺便待你替她道个歉,不管怎么样,你打人就是不对。”我妈果然给她打了电话,“你俩好好缓和一下关系,好好的日子不过,弄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你俩要是能够好日子,也不用经常回来,我和你爸还能干几年,用不着你照顾,你顾好自己就行。”

  “我知道。”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说我妈什么好。

  有些事情,不是我说好就能好的,我也不是没跟童望君道歉,可她还生着气,我就控制不了了。

  “你们两个人真要过不下去,也好聚好散,不要闹的不可开交,叫苏然的那个姑娘也很不错,你俩还继续发展着没?”我妈又惦记起了苏然。

  我不知说什么,沉默了半晌才道:“妈,这事你就别管了,缘分到了,自然就能成功,缘分到不了,纠结也没什么意思,而且,不结婚也没什么不好,没那么多的事,自己过的愉快就行了,生活不就是该追寻这些东西吗,不能太迂腐。”

  “什么迂腐?这怎么是迂腐?你看看周围哪些人不结婚的,每个人都得结婚,老了得有个伴,不然多可怜,你可不能有这个想法。”我妈一听就急了,“你要求别太高了,对人家姑娘要客气些,男人,让着女人本来就是应该的,别总是犯倔脾气。”

  “我知道。”我不得不将自己心里泛起的想法压了下去。

  这些想法,就不能跟我爸妈说。

  在他们眼中,生活都是既定的轨道,或者说是从众的,别人怎么做,自己就得怎么做,特别是婚姻这件事,得随大流。

  可我真的有些身心俱疲了。

  爱不起。

  “要实在不行,找人给你介绍一个?”我妈还是不放心。

  “介绍的能有什么用,强行结婚,结了后又离婚,有什么用,不能因为结婚而结婚,这事你别管了,我自己知道。”我不想我妈瞎掺和这件事,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重重的叹了口气。

  人,难道就一定要按着别人的生活轨迹走吗?

  就一定得按照大众认同的观念生活吗?

  难道,就不能有什么改变,难道就不能按着自己的心走吗?

  只要在法律法规范围内,为什么要在意旁人的看法呢,为什么就不能按着自己的本心走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