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搬走了?”我愕然,想过很多情况,有过许多猜测,但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她什么时候搬走的?”

  童望君回来,我后面耽误的时间也不多,才几个小时而已,这么快童望君就搬走了,我有点不太相信,觉得这个邻居是不是童望君安排的,是不是故意过来劝我,想要让我离开这。

  “昨天傍晚的时候搬走的,走的很匆忙,还带着两个孩子,我加班回来,正好碰到。”邻居道,“你不要不信,可以问下房东,房东肯定知道。”

  “你有房东的电话号码吗?”我像是抓住了一根稻草一样,看着邻居。

  “有,你记下吧。”邻居很热心,拿出手机,翻找了一下,报了一个号码给我,见我记了下来,就走了。

  我立刻给这个号码打了一个电话。

  我不相信童望君会搬走,可和房东同了一个电话后,我立刻就陷入了困苦中,房东说童望君的确退了房子。

  我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祈求着房东,让他打开门,让我进去看看。

  在门外等了一会,房东到了,帮我打开了门。

  门才打开,我的心就凉了,屋内的确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空落落的,没留下什么,就剩下一些锅碗瓢盆之类的还放在厨房。

  就连摆在屋里的那架钢琴,也不见了。

  童望君居然这么干净利落,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做成了这样的事情。

  我甚至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想要搬家?

  否则,怎么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带着两个孩子做了这样的事?

  但无论我怎么想,她的确走了。

  “多谢了。”最后的意思希望也没了,我同房东道了声谢,走了。

  出了小区,上了车,我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回家?

  我不想回家,回去了能干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心情去干。

  回父母家?

  如何跟他们说这个事?

  之前我还跟我妈说,要将陈珂和陈乐带回去,可现在我连她们两个被童望君带到哪去了都不知道,我如何回去?

  在车里坐着,盯着前玻璃窗,我愣愣的出神,直到电话响了,我才从发愣中回过神。

  我妈打过来的。

  “阿珂和小乐两个孩子什么时候过来?”我妈说,“我等会去买些菜,你们要是回来了,钥匙就放在门口的垫子下面,自己拿了钥匙开门。”

  “她……”我正准备说,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如何将这个事情告诉我妈,“妈,你别买那么多菜,等我回去了再说。”

  “行,快点回来吧,我去买菜了,不说了。”我妈说。

  我看了眼手机上还在继续走的通话时间,按了挂键。

  长长呼出一口气,我又给童望君打了一个电话,仍旧接通不了,显示正在通话中。

  “打了你一巴掌,我很抱歉,真的对不起。可你也不能这么做啊,带着两个孩子直接玩失踪,我昨天晚上在你门外等了一晚上,坐了一晚上,差点就要报警了,今天从你邻居那才知道你搬家了。”我编辑着短信。

  “我妈很辛苦,她那么大的年纪了,到现在还在为我操心,做子女的,应该多体谅父母,要反哺,将近六十的人了,时间一晃就过了,三十年的时间也就这么没了,人的平均岁数也就七十多岁,十多年而已,真的很短。我妈和我爸两个人去过最远的城市也就武昌了,这么大的岁数,从来没有出过省。”

  “小乐的事我说过我妈了,她的眼神,让我这个做儿子的心都碎了,她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吃个卤鸡腿能发生那样的事?我只想在亲人还活着,在关心我,我关心的人还活着的时候,让他们生活的更好些,更多的关心他们,让他们能享受到生活,感受到幸福。我不希望你和我妈直接产生隔阂和矛盾,瞒着小乐的事情也是这样的考虑。”

  “你说的那些话,真的有些过分了。你生气,我能理解,但你不敢那样说我妈,你是一个上过大学的女人,应该有包容心才对,那样的话是泼妇,是农村妇女才会做出来的,不要做泼妇。你如果生气,可以骂我,甚至打我,都没有关系。你在哪里,我过去,送给你打,让你消气。”

  原本编辑的短信,最后成了彩信,我给童望君发了出去。

  在拦截的短信里,她能看到。

  我希望她看到这条短信之后,能给我回信息,能够理解我。

  这全都是我当时心里的想法,跟童望君说了,只希望她能够明白。

  为人子女,若不能尽孝,连基本反哺的心都没有,不配为人。

  我尽力的避免童望君和我妈的矛盾,让他们能和谐相处,可最终真的爆发了冲突,产生了隔阂的时候,我选择我妈。

  有人称呼这个为妈宝男。

  带着揶揄和嘲笑。

  我不管,管他妈宝男,爸宝男,还是什么,我只认一个理,我爸妈对我很好,将他们的一身都奉献给了我,我不能做出禽兽的事。

  如果谁对我不好,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鸟他。

  我原本以为童望君读了大学,不会像村里的妇女一样,为了丁点小事,蝇头小利,甚至只是因为跟丈夫这边的弟弟或者哥哥争公婆分的一个衣柜,一把菜刀,闹的不可开交。

  我希望童望君能理解我父母的难处。

  或许是我对她要求太高了,因为她上了大学,能够更理智的看待问题,可终究,她也只是一个母亲,也只是一个女人罢了。

  我对她有些失望,也有愧疚。

  我很矛盾。

  完美无缺的人,太难找了。

  我忽然想到了苏然,如果是她,她会怎么做?

  一瞬间,我突然间有了股念头,或许,就这样大家彼此间保持着这样若即若离的关系,或许是最好的吧。

  人,不能挨的太近。

  距离产生美。

  直到我到家,童望君也没有给我短信,不知道她是真的没看到短信,还是看到了不想回。

  到了家,我妈已经回来了,看到我一个人,很奇怪:“孩子呢,怎么没有一起过来,望君呢,是还在后面吗?你怎么一个人先上来了,也不等等望君和两个孩子,这么大的人了,一点事都不懂。”

  我妈正在厨房里弄菜,擦了下手,就要出门往楼下去。

  “妈,别去了,她们没来。”我拦住了我妈。

  我妈一下就顿住了,脸上的笑立刻没了,成了错愕:“怎么回事,不是一起回来了吗,怎么又没来了?”

  “她们有事,就没来。”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事解释不通,要是陈珂在上学还好说,可关键现在学校放了假,我妈又不傻,胡乱的一个理由肯定隐瞒不过。

  “你俩是不是吵架了?”我妈看着我。

  “没事的,你不用管,不来就不来吧,还清净一点,我们自己吃饭。”我坐在沙发上。

  “你这叫什么话,我们家对不住望君,特别是你,两个人过日子,和和睦睦的就很好,有什么好吵的?”我妈训着我,“给望君打个电话,道个谦,你就不能多体谅下人家?你这脾气得改一改,太冲动了。”

  “不打了,电话都拖黑了,有什么好打的。”我道,“我也不想吵的,她非要跟我吵。”

  “有什么事闹的这么凶,电话也拖黑了?”我妈看着我,“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不能再做浑事了,你是不是又碰那些不好的事了,在外面乱搞了?”

  “谁乱搞,我没有做那些事,妈,你别乱猜。”我道,“我打了她一巴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