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按着你的说法,岂不是说穷人不能要孩子了?”我嚼着辣条,看着武东。

  “不是说不能要。”武东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眼漆黑的夜空,言语幽邃,“你希望看到你的孩子一个星期带上两罐咸菜,每次打饭都跑的远远的,缩在角落里吃饭,害怕被人看见吗?”

  我本想再喝一口酒,听了这话,酒瓶又放了下去。

  武东说的情况是真的,本该存在于六七十年代父辈的事情,却在他的身上真实上演过,初中那会,每次回家,武东都会带两罐咸菜到学校。

  一罐萝卜干,一罐腌菜。

  初一到初三,就连装这两样咸菜的罐子也没有换过。

  “陈进,我很感谢你,因为那个时候你经常带我去你家吃饭,我是第一次吃牛肉,当时觉得怎么还有这么好吃的肉?”武东对我道,“初中三年,唯一能让我高兴的事情,就是去你家蹭饭。”

  “因为去你家,我可以尝到肉,甚至还有海鲜,这些东西对我而言比名次提高还要高兴,我真的很感谢你。”

  “别,千万别这么说,我也是馋你的咸菜,想着投桃报李而已。”我道。

  “呵呵,我知道你好心,很够义气,而且很照顾别人的面子。”武东和我碰了一个,仰头大喝了一口,话多了起来,“就是因为你这样,我才认你这个朋友,你可能不知道,上大学四年,真正能让我武东觉得够资格做我朋友的人,一个都没有。”

  “那些人要么带着功利心,要么就让人觉得累,但你不同,你让我觉得我很愧疚,说实话,陈进,我很气你。”

  “气我?”我舔了下嘴唇上的酒渍。

  “初中那会,你主动跟我搭话,让我将罐子里的咸菜分些给你,你说你没吃过,想尝尝。”武东道。

  “你爸妈腌制的咸菜味道真不错。”我道。

  “的确不错,可餐餐都是这些,而且只有这些的时候,你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吗?”武东自嘲了一声,有些悲伤的道,“其实这个还不是最难受的,最让人难受的是那些人的眼神,当你看着别人端着两块多钱,一荤两素,甚至是两荤两素的饭菜从你边上经过,然后不经意间剜了你一眼,真的能要人命。”

  “你会不会想多了?”我道,“或许别人就是好奇的看一眼而已。”

  武东笑了笑:“陈进,你说如果孩子生下来后,面对的是这样的生活,你还想要孩子吗?”

  我想说还是会要,因为快乐与金钱没过大的关系,可话刚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想起了陈珂和陈乐。

  她俩现在在童望君那,不就是因为我没钱,才会如此吗?

  “恭喜你,你终于达到了当初的期望。”我岔开了话题。

  “不,这还不够,我目前的状况也不过才堪堪达到温饱的水准,不至于会因为自己想要吃某样东西而买不起的状况。”武东晃了晃手中的酒瓶,“离着我的目标还尚远。”

  我和武东一边聊,一边喝,三瓶白酒喝完,又开了啤酒。

  “陈进,你听我的一句劝,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一定不要放弃赚钱,当你足够有钱的时候,一切的问题不再会是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武东舌头有些大了,“我知道你今天的状态不对劲,心中肯定有事,但又不想说出来。没关系,你不想说我就陪你喝酒,等什么时候想说了,我洗耳恭听。”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兄弟,我也希望你将我当兄弟,不要和我见外,我就是气你这一点,有事藏在心里,总不肯说出来,也不肯找我帮忙。”

  武东絮絮叨叨的,最后头埋进了膝盖上,嘟囔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一句都听不清楚。

  我握着易拉罐,冰冷的触感让我心头还有些清醒,武东的话也在我脑中不断的盘旋着。

  到底为什么我会成为现在的这个样子?

  没了媳妇,孩子也被夺走。

  其实真的与钱有关系,与我的不上进有关系,我要是有武东这样的成就,能独立买的起车,说什么陈珂和陈乐也不会被童望君夺走。

  说不定,童望君也不会和我离婚。

  一切的后果,不过是因为我不上进这个因。

  我是咎由自取。

  看了眼边上的武东,他已经不行了,本来是想找他陪酒的,可现在我没醉,他反而醉了,似乎他比我还需要用酒精麻痹自己。

  我的心头忽然有一道疑惑一闪而过,达到现在的成就,武东开心吗?

  天色愈发的暗了,风也吹着,校园中的灯一盏接着一盏的灭掉,远处宿舍楼的地方,还有几点暗淡的光线透过窗户映了出来。

  我脑袋在打转,头也有些晕了。

  一道光束从远处照射过来,从我的脸上晃了过去,过了几秒钟又转过来,打在我的脸上,我眼睛眯了起来。

  头晕目眩。

  “干什么的?”有人喊了一句。

  酒劲上来,我嘟囔了一句,随即便浑身瘫软在了地上,身子晃悠着,发出无意识的声音。

  光线越来越明亮,我睁不开眼,有人晃动我的身体,我却没法给出更多的回应。

  最终,我什么都不知道,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很安稳,脑中什么都没了。

  陈珂,陈乐,童望君,钱,等等,都没了,什么都不用想,身体舒坦极了。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是因为嘴巴很干。

  晃了下脑袋,这不是我家,也不是医院,是一间卧室。

  床边的床头柜上放了一杯开水,我端起看了看,喝了一小口,有些凉意,但没什么问题,我一饮而尽。

  这是武东的家?

  我下了床,左右看了看。

  可昨天武东也醉了,比我还厉害,他怎么将我弄回来的?

  门慢慢的被人用身体抵开,一人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盆水。

  我看到这人,愣了下:“唐婉,你怎么在这?”

  唐婉抬头看了我一眼,将盆子端到我的面前:“自己擦下脸。”

  我看了眼水盆:“没事,不用。”

  “身上都是酒味,擦下。”唐婉坚持,将毛巾搓了搓,拧干给我。

  我接过,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两下,忽然醒悟过来:“这是你家?”

  “不然你以为是谁家?”唐婉抵了我一句。

  我再次震惊了。

  没想到,唐婉一个女人,居然在市里也买了房,只有我,什么都没有,一事无成。

  “我怎么在你这?”缓了一会,我压抑住心中的失落,“武东呢,他没事吧?”

  “你俩真厉害,居然跑去学校喝酒,那地方能喝酒吗?”唐婉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复杂,我从她的目光中,居然看出了一丝的温柔。

  我喝了酒,上次又误会了她,她的眼神怎么看我怪怪的?

  “一中外面变化太大了,以前熟悉的小巷子都没了,我和他就买了些东西到学校里去。”我道,“他没事吧?”

  “没事,周凯接他回去了。”唐婉道,端起了水盆,“你去漱下口。”

  跟在唐婉后面,出了门,我才发现唐婉家的房子真的很大,中式的装修风格。

  餐桌上,放了早餐。

  到洗手间,台面上也已经摆了洗漱用具,都是新的。

  “洗了就出来吃点东西。”唐婉在外面说道。

  出了洗手间,唐婉正在拆早点。

  “不用了,你吃吧,我回去了。”不知为何,和唐婉一起,让我有些尴尬,“对了,我的外套呢,你放在哪了。”

  “吃了再走不行吗,这么急着回去,是担心家里媳妇误会?”唐婉手中的动作停了,偏头看了我一眼。

  “不是,她不会误会的。”我摇头。

  离了婚的人,而且唐婉又有了对象,怎么会误会我?

  “那她真贤惠。”唐婉却会错了意思,“行吧,你先回去,我一个人吃。你昨天吐了,外套弄脏了,我给你洗了,挂在了阳台上,过两天我再给你送过去吧。”

  “你要是觉得不方便,我给武东,让他给你也行。”

  “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等会带回去就好。”我道,看了眼餐桌,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我和你一起吃完再走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