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快这个号码就给我回了一条信息:“这个照片你是从哪里弄到的,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照片,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老婆看来是对你在床上的表现不满意,所以才想要勾搭别人,你肾不好还是长度不够?去买点肾宝,或者做个拉伸手术,别给男人丢脸。”我给他回了信息,嘲讽了一下。

  做完这件事之后我直接将手机关机了,心里舒坦了一些,亓君看到这张照片还有这条信息,今天晚上肯定睡不好觉。

  亓君的号码我是从王振那问来的,为的就是做这个事,将苏沫在酒吧包间里的照片发给他。

  他不是很担心苏沫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那就让他好好看看。

  亓君会不会报复那个小鲜肉我不知道,但他肯定没胆量报复苏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头顶一片绿。

  活该。

  对付这样的人就该用这样的手段,他老婆跑过来勾引我,我全程被动不接受,他居然找人打我,亓君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觉得我没势力没背景就可以欺负我。

  但是我会让他知道他找错了对象,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跑到summer酒吧,后面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可以说我被吴老板纠缠上,亓君就是罪魁祸首。

  这两个人我都要报复。

  我不敢杀人,但是阴一下人还是没有问题,而且对付这样的人我一点内疚的心思都不会产生,只会感觉到痛快。

  我身上有伤不,敢回家,怕父母担心,而且也怕吴老板会派人盯着我,跟我到家里面去,给我父母增添麻烦,这几天我只是在电话里面和父母联系。

  如我所愿,我发到微博上面的视频和照片很快就成了热门话题,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summer酒吧也成为了众矢之的,但是让我稍感意外的是吴老板居然挺了过来,而且还在挣扎,死不承认那些照片和视频发生的地点是在他酒吧里面。

  不过他不承认没有关系,只要让他头疼,让他麻烦,我的目的就达到了,每天翻着新闻,看到最上面的几条都是关于summer酒吧的标题,我就感觉到兴奋。

  最好是这样慢慢的折磨他,让吴老板陷入困境中,这比直接一把火烧了他的酒吧还要让人过瘾,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暴力真的能够让人将心中的苦闷发泄出去,能够让人舒坦,让人心情舒畅。

  在一面倒的评论中,还有一些人在替summer酒吧说话,这些人应该是吴老板找的水军,他似乎找了公关公司在解决这次的危机,还有不少软文在替summer酒吧开脱。

  不过没有关系,我已经想好了,等过一段时间我在在微博账号上面再贴一些视频和照片出来,将事情的热度再炒一炒,一点一点的将summer酒吧的信息透露出来,一点一点的折磨吴老板,让他提心吊胆。

  高考的成绩出来了,我考了589分,这是少了一门英语成绩的分数,可以说相当不错了,如果加上英语的成绩,哪怕英语只能考一百分,也有689分,这样的成绩进清华北大没有问题,更何况我英语的成绩不可能只考一百分。

  但是不管可能不可能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你可以选择不填报志愿,明年的时候再参加高考,以你的成绩肯定能够进清华北大。”到学校的时候,我碰到了李正军,他建议我明年再重新参加高考。

  我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抉择,有些犹豫,没有下定决心。

  “你少参加一门考试就能够考到589分,在班上能够进入前十,这个分数进一本院校没有问题,今年的一本分数线和往年应该差不了多少,五百三四十分左右应该就能够上一本。如果你的英语也参加了考试,也有成绩,总分冲破700大关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可惜了。”李正军叹了口气,替我感到可惜,“真要拿到那个分数,你肯定是全校第一,在市里面说不定也是状元,哪怕拿到省里面这个成绩也能够名列前茅。”

  “你与一般的考生不同,你有实力,而且已经进入了社会,不用那么急着去大学,完全可以明年再参加一次高考,经过一年的复习,你的成绩肯定还会有提升,到时候说不定能拿个省状元。”

  “我再想想吧。”我参加高考的心思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当初的激情褪去了不少。

  明年参加高考肯定能够考出好成绩,这点我相信,我对自己有自信,但是明年参加高考的时候会不会又会发生别的意外,我就无法保证了。

  这一次,唐婉真的伤着我了。

  没能参加英语考试,哪怕是没有赶上时间,或者是吃坏了肚子,甚至是发生的车祸,出现了意外,我心里也会好想一些,也不会像如今这样没了继续参加高考的激情。

  但是偏偏不能参加英语考试的原因是出自唐婉,是她故意将我引开,让我不参加高考,想着要报复我。

  我不怪她,但是心里面已经再也没有了那种强烈的想要参加高考,想要进清华北大的冲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激情真的消褪了。

  或许是有些信念被动摇了,无论如何,反正是没了激情。

  填报志愿的时间还有,我暂时还没有想好填哪个学校,回小区的时候房东老太太坐在楼下,跟我说:“有人过来找你了,快点上去吧。”

  “谁找我?”我奇怪。

  “你上去不就知道了吗。”房东老太太说,“以后在发生什么事情就报警,屋里的东西被砸成那个样子,人也受了伤你怎么这么怂呢,你一个大男人居然都不敢报警,要是那些人再过来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找他们,我一把老骨头不怕他们报复。”

  “屋里被砸坏的地方我会找人修好的。”吴老板几个人过来又砸又打的,闹得动静那么大,肯定有人知道,老太太的能耐堪比朝阳群众,她会知道这件事儿我一点都不奇怪。

  “那点东西谁要你赔,就算要赔偿也该找他们赔才是,少惹那些人,不要学坏了,赌博借钱都沾不得,那些都不是好事儿。”老太太说。

  “我知道,那些东西我不会沾的。”我点头。看了眼老太太,“你老最近身体怎么样?”

  房东老太太的眼睛有些昏花,像是蒙了一层雾气一样,我觉得很可能是白内障,但我又不好直接说让她去医院看,我不是她子女,说这话不合适。

  “最近眼睛有些花,年纪大了就是这个样子,没什么事儿,等过些天去配一副老花镜就好了。”老太太说。

  “最好还是去医院看一看,做个体检有保障一些。”我说。

  “去那个地方干什么,都是骗人的,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再说,我一大把年纪了,也活够了,没什么盼头,也该入土为安了。”老太太像是看透了世事一样。

  我不好再说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老太太的亲人过来陪着她,或许她家里有一本难念的经,旁人的家事我哪怕看不惯,但是也掺合不了。

  进了电梯,我上了楼,发现了老太太说的那个人。

  我很讶异,没想到居然是她。

  我先前以为是童望君,或者是别的人,但没想到站在走廊里面的居然是唐婉。

  唐婉居然主动过来找我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在我刚好得知高考成绩的时间点上,是巧合还是她特意过来想要询问一下我的高考成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