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感觉李明洲几人看着我的眼神有点不对。

  我当然知道李明洲几个人眼神中蕴含的意思,苏沫说这样的话给人的感觉像是我被她包养了一样。

  我知道没有,可是难保别人听了这样的话不会多想。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现在只想苏沫赶紧离开,不想和她多纠缠,我心里正烦着,真的怕控制不住自己抄起板凳砸在她身上。

  人在烦躁的情况下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明知道不对,但就是控制不住,迫切的想要发泄一下。

  我现在就想要发泄,只是理智还稍微占据了些上风而已。

  “陪我走一走。”苏沫说,“我好不容易过来一趟,就是想要看一看你,你能不能不要躲着我。”

  “好,我陪你走一会儿。”我想着先将苏沫弄出店外再说。

  蒸菜馆的生意好不容易越来越好,不能让苏沫耽误了。

  “嗯。”苏沫点头。

  “把你东西都拿着,我们走。”我站了起来,跟苏沫说了一声,然后朝李明洲走喊了一句,“继续正常营业,那一万块钱就不用退给她了,算是她赔给店里面的误工费。”

  我出了店子,苏沫提着大包小包跟在我身后,一路引来不少人的注目,不少男人看着我的眼神带着钦佩,而女人则完全不同,满脸的鄙夷。

  这些神情的不同我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按常理来说男人应该当仁不让的帮女人提包,但是我没有,我空着手,苏沫反而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后面。

  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提着包跟在我身后,无疑彰显着我的地位,自然会引起同性的钦佩,因为这样的事他们不敢做,而女人更多的是鄙夷我的不绅士行为。

  同样的事,不同的位置,看法不一,只因代表的利益不同罢了。

  对错并没有那么绝对。

  对于这些眼神我无所谓,走的很快,苏沫跟着,想要和我散步那就这样跟着好了,她跟不上了自己觉得辛苦了扭头走掉再好不过。

  我并没有心情真的和苏沫散步,只是将她引离了蒸菜馆,一路走回了小区。

  “你自己有钥匙,自己开门进去吧,你说要散步我也陪你散了,你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还有事,不陪你了。”到了房间门口我,对苏沫说。

  “你呢,你不跟我一起进去吗?”苏沫问我。

  “我又不在这里睡,进去干什么。”我打开了自己的房门,没再跟苏沫说话,进去之后直接带上了门,抽出一根烟坐在床上。

  我真的很烦,唐婉的变化让我觉得可惜,觉得愤恨,之前的愧疚消散了许多。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我喜欢过的女人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如同怨妇一样做这些工于心计的事,一遍遍的践踏我的尊严,我心真的有些累。

  这样的唐婉绝对不是我喜欢的唐婉,她的性格变成了让我厌恶的模样。

  女人心思越深越让人讨厌。

  我很心痛,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我有想过唐婉会打我,会骂我,但是我没有想她会变得处处处心积虑的践踏我的尊严。

  或许我和她之间的缘分真的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我不知道,总感觉很可惜,现在是真的害怕见到她了。我不知道下次见面她又会怎么样羞辱我,我不希望她变成什么这个样子,我希望她还是以前的那个唐婉,但是一切的事情并不会以我的意志为转移进而改变。

  踩灭了烟头,我躺在床上,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我正准备睡一会儿的时候,房门被拍得只响。

  我不用打开门就知道肯定是苏沫在外面敲门,我将被子盖着头,不想理她。

  门响得更厉害了。

  “你干什么,门都被你给拍坏了。”我掀开被子冲着门外吼了一句。

  “开门,我要进去。”苏沫还在踢门。

  我起来,开了门,脸色不善的看着苏沫:“你脑子是不是有病,你说让我陪你散步,我也已经散了,你还想要干什么就自己做去,我现在没工夫理会你。”

  “你那算什么散步,一个人在前面走,东西也不帮我提一下。”苏沫进了屋,左右看了看,“你怎么住在这个地方?”

  “被你爸赶出来的,他不让我在苏然那睡。”我说。

  “我爸是担心你祸害我姐,而且他也瞧不上你,他觉得我姐应该找门当户对的人,而不是你。”苏沫说。

  “那你呢,你爸怎么给你找了一个进门女婿。”我看了眼苏沫,“怎么也不给你找一个门当户对的?”

  “我们苏家就只有我和我姐两个女儿,当然要招一个进门女婿,不然的话家产给谁,难不成便宜了外人?”苏沫拿起我放在床头的烟,给自己点了一根,“亓君是不是过来找过你了?”

  “苏家的产业不是你和你爸的,是苏然的,你别弄错了,哪怕要继承也是苏然继承。再说,家产女人一样可以继承,哪怕找个进门女婿,孩子改成女方姓,孩子身上流的血也是两个人的,不单只有你苏家的。”我说。

  “我不管这个,这个是我爸的意思,我要是不同意,他就不给我钱花。我只要有钱花就行,旁的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苏沫无所谓,“我没打算继承苏家的产业,我对施工方面的东西也不感兴趣,但是苏家的产业我姐肯定也管不了,我爸给我招进门女婿就是这个原因。”

  苏沫说这些话的时候害臊的情绪都没有,脸也不红,也没见她心跳多快,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这样的论调我已经听她说过一次了。

  在骨子里面的苏沫从来都不觉得她自己是在霸占苏然的东西,不羞耻,面对苏然时该是怎么样子,还是怎么样子,我实在很难理解这些人的三观到底是怎么回事,实在让人费解。

  “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要是让你那个老公知道了,肯定会吃醋,他又会过来找我的麻烦。”我没有再跟苏沫说苏家家产的事,根本就是对牛弹琴,说不通,也没法讲道理。

  或许在她看来苏然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

  “他敢?这次来我直接跟他说了要过来看你,而且还要和你睡两个晚上,他拦着我,我直接甩他两个巴掌,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那种人就是欠揍,犯贱,甘愿入赘到我们苏家不过是贪图我们苏家的钱财,还想管我?一点觉悟都没有,一个入赘的人一点弄不清自己的地位,下次他要敢再过来找你,你跟我说。”苏沫完全不将亓君放在眼里,“我替你教训他,替你出气。”

  “你难道就不怕将他逼的太狠了,他会做出极端的举动吗?”我问苏沫。

  我倒不是担心苏沫会怎么样,只是有点担心亓君将在苏沫这里遭受到的羞辱算在我的头上。

  他这种人或许不敢对苏沫做出什么事,但是很可能会对我做出不利的事情。

  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

  我可不想哪天走在路上被亓君敲闷棍。

  “他不敢,他知道自己依靠的是谁,他要是敢跟我摆脸色,我直接断了他的收入,他自然就老实了。”苏沫说,看样子似乎没少做过这样的事情。

  “你想不想喝酒,我们去酒吧吧?”苏沫跟我说。

  “行。”我点头同意了。

  要是在以往我肯定不会去酒吧,我觉得那个地方不好,邵思琦邀请过我几次,我都没有去,但是现在是真的有些心烦,想要喝酒。

  我只想将自己灌醉,忘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好好的休整一下。

  “那快走吧。”苏沫有点迫不及待,“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的酒吧?”

  “百度吧,我很少去这些地方,随便找一家酒吧就行了,不要那么远。”我无所谓,只是想要找个地方喝酒,对酒吧没有要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