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乐见我没动,将零食放在我的怀里,然后小手将我的双手翻开,兜成一个圈,她又重新将零食捡起来放在我的手里。

  我有点无语,陈乐小小年纪就这么贪,给她一个零食她不要,抓了一把就成了这副德性,这长大了还怎么办?

  回去之后在家里面呆了几天,一直逗着陈乐,想要让她说话,可是她就是不开口,有不遂她心意的地方,就嗯嗯两声,实在不行就摔东西,旁的一切照旧,没有什么变化。

  我原本想着陈乐已经三岁了,不需要人一直看着,我将她放在身边,我一边看书一边照看她也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可我错的很离谱。

  放着陈乐她的确不会哭,能自己玩,但是我才看一会儿书她就跑过来。要么拿着我的笔在课本上面胡乱的画着,要么是见我不理她就将书抓起来扔掉,或者干脆往我怀里面拱,让我抱抱,我根本看不了书。

  最后弄得我没有办法,只能将陈乐送到我妈那去,让我妈帮着照看。

  “好好的怎么就不说话了呢,是不是嗓子出了什么问题?”陈乐的事情我没有跟我妈说,怕我妈担心,这会儿带着陈乐过来,瞒也瞒不住了,我妈知道后很担心,“小乐,张开嘴给奶奶看看。”

  我妈张着嘴,陈乐跟着,学着也张开嘴。

  “医生都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说是因为惊吓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等一段时间就会好了,你也不要太担心。”我说,“这段时间我要复习看书,准备高考,小乐就麻烦你帮着照看一下,等我考完试我就接她回去。”

  “什么麻烦不麻烦,你跟我说这个?我是你妈,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又没分家,分了家我也还是你妈。”我妈瞪了我一眼,“小乐就放我这,你不用担心,我记得小区里面好像有个孩子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到时候我过去问问。这么好的一个娃子,又没有什么毛病,好好的不能开口说话,多遭罪。”

  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事,有点担心,提醒我妈:“妈,那些偏方什么的你别乱试。”

  “我知道,我还能害了自己孙女不成?”我妈点头。

  离着高考越来越近,给唐婉发的信息也将近有三四百条,但是全部都石沉大海,我的行为似乎没有感动她,到了后面我也就没继续发短信了。

  我想等唐婉回来之后再说,她总不可能丢了公司不管,只要她还在意自己开的公司肯定会回来,等我高考完之后去守在她公司门口,不怕见不到她。

  先前买的各科试卷真题我已经全部做了一遍,我又买了一套历年的高考试卷,准备带回去趁着离高考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全部都做一遍。

  多做题,肯定不会错。

  上了楼,我发现过道里面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不像是这一层的住户,又不像是小区的物业,他在苏然的房间门口一直转悠着。

  “你是干什么的?”我有点不放心,主动问道。

  “我找人。”这个人说。

  “你找谁?”我又问他,心想苏然应该不会跟这样的人扯上关系才对。

  “我找陈进。”这个人道,然后又看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就是陈进?”

  我有点讶异,眼前的这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我就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俩好像没见过面吧。”

  楼道里没有别的人,再加上这个人我根本没见过,我保持着警惕。

  “我是苏沐的老公。”这个人说。

  我明白了,原来是苏沫的老公:“你好,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没记错的话,苏沫的老公应该叫亓君,之前和苏然,还有苏然的叔叔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提起过,我还有些印象,他的名字很特别。

  亓君是入赘到苏沫家里的。

  不管什么原因,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入赘总归是不好听的,入赘这两个字都是出现在历史读物中,在古代,赘婿的地位只比奴婢高一些而已,现在听得很少,但并非没有。

  我有点大男子主义,自认为自己肯定不会入赘,但是也不会因为别人入了赘就生出歧视的心,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和无奈,没必要以自己的尺子去衡量他人。

  我只是有点奇怪,亓君怎么会突然过来找我,我和苏沫没有发生什么关系,他不应该过来找我才对。

  “能和你找个地方坐下来聊一聊吗?”亓君跟我说。

  我不认为亓君过来找我是想要和我结识,或者想要过来和我做朋友,我不怎么想让他进到屋里面去,特别是苏沫之前还那样的纠缠我,我觉得亓君过来肯定与苏沫在家里面的闹腾有关系,这样的话就更不能让亓君进到屋里面去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自认为对苏沫没有什么企图,一直是苏沫对我有企图,可是亓君或许不知道,万一他生出什么歹意,我将他带到屋里面去,岂不是引狼入室,这样的事我不做。

  “到楼下去说吧,楼下有坐的地方。”我跟他说。

  “你不是住在苏然屋里了吗,到屋里面去不能说吗,为什么要下去?”亓君问我。

  “我已经搬出来了。”我简单的说了一句,心里又在猜测亓君怎么这么热切的想要进屋,莫非他还有别的目的,不只是想要找我聊天这么简单?

  这样的话我就更不可能让他进屋里面去了。

  和他到了楼下,在小区的一个凉亭里面坐了下来,我也没打算请他吃个饭,或者是喝杯咖啡,对苏沫我不喜欢,对她的丈夫我也是不想结交的,只想快点听完他说的话,看看他过来找我是什么目的,然后打发他走。

  对于不喜欢的人,我向来是这样保持距离。

  “你是不是瞧不起我,觉得我入赘到了苏沫家就没了尊严,没骨气,不配做男人?”亓君说。

  我摇头:“没有,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一个人不应该对别人的选择指手画脚,因为他并没有处在那个境地,不知道当事人所面临的困难是怎么样子的。”

  我有点纳闷,亓君怎么突然一上来就说这个,他又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对他不尊重的,我很确定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表现出对他不尊重的情绪,只是保持着距离,说话客客气气的,甚至进电梯我也是等他先上去之后我再进去的。

  亓君的问话没头没脑。

  还是说亓君的内心本来就这么脆弱,这么敏感,觉得我这种保持距离的行为是对他的不尊重?

  “我家里很穷,父母身体都不是很好,入赘到苏沫家,他们能够帮着我父母看病,而且在苏沫家我也并不是你什么都不做,只是孩子跟着苏家姓而已,我同样也在做事,也在工作。”亓君说,“用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我是大学生,入赘是为了父母,并非看中苏家的钱财。”

  “现在有很多家庭孩子都随着女方姓,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顺着简便的话说,还是没理清楚他过来找我的目的,难道仅仅就是抱怨?

  “你能明白就好。”亓君说,“我希望你以后不要鼓动苏沫跟我离婚,你这样的行为很不光彩,你是在做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婚姻,非常的不道德。”

  “你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事?”亓君的话让我听着有些不舒服,他一下将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我压根就没想过要破坏他和苏沫之间的感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