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话,默默的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

  “装吧,你就在那装吧,也不知道谁是受害者,小婉到那么多的伤害,而且都是你造成的,她失去了那么多的机会,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是现在看你的样子,好像你才是受了委屈最大的那个人,你真的太让人恶心了。”唐婉的姐姐看着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装。”

  她对我的鄙夷毫不掩饰。

  “你是小婉的亲姐姐吗?”我问她。

  “我是她亲姐姐,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你想说明什么,还是说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冤枉了你?”唐婉的姐姐看着我。

  “你跟小婉有仇?”我盯着唐婉的姐姐。

  “我跟她的感情很好,她是我妹妹,我和她怎么会有仇。”唐婉的姐姐说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你是她亲姐姐,跟她没有仇,感情很好,那你为什么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她?”我问道,“你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你难道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听到这些消息对她身体不好吗?”

  “我不告诉她,难不成还要帮着你隐瞒?”唐婉的姐姐讥讽道,“我知道你想要表达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很看不惯你,我也不想小婉被你一直骗下去,不想她因为你一直郁郁寡欢,甚至弄得要去看心理医生,长痛不如短痛,小婉已经受过一次折磨了,我不想让她再感受到一次那样的痛苦。”

  “心理医生?什么心理医生?”我奇怪,“小婉还看过心理医生?”

  “高考过后,小碗的精神状况很不好,成天将自己锁在家里面不出门,后来我有了解过,是因为小婉和你高中合理玩的比较好,但是你却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小婉才会突然变成那个样子,她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走出来。”唐婉的姐姐说。

  “上大学那会,小婉成绩优异,本来是有机会出国留学的,可是她没有,拒绝了,以她在学校的成绩和表现,即便不出国留学,也能找到非常好的工作,能够在大城市生活得非常好,可是她没有,反而选择到这个小城市来。”

  “我知道她肯定是因为还想着你,所以才会要回来,虽然她口中不承认。我劝她不要回来,家里人都劝她,但是没有用,小婉看着性格很温和,可骨子里却有点死心眼,怎么说都没有用,她还说早就将你放下了,回去和你没有关系。”

  “我拦不住她,只能由着她过来,而且想一想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你结婚了,孩子也有了,小婉心里说不定是真的放下了,她回到这个城市只不过是心里还有一丝的执念,说不定她过来转一圈后会彻底看开,全都放下。”

  唐婉的姐姐又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可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没想到小婉又和你纠缠在了一起,还再一次受伤。”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唐婉姐姐的话让我心中原本生起的火气灭了下来。

  换作是我在她那个位置,恐怕也会快刀斩乱麻一般的让两个人的关系尽快斩断。

  “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以后都离小婉远一些吧,她性子敏感,能为你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将身子也给了你,你想想自己是怎么回报她的,你不配再和她一起。”唐婉的姐姐说。

  唐婉的姐姐转身回了医院,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久久说不出话来。

  愧疚席卷我全身,我感觉到无地自容。

  在城市里晃荡了一圈,漫无目的,天色暗了下来的时候,我又转回了医院,在医院门口迟疑了一会,我还是走了进去。

  到了唐婉原本待着的病房,却没看见她,唐婉之前躺着的病床上躺着另外一个人,我找护士打听,才得知唐婉已经转院了。

  她不想见我,故意躲着我。

  我立刻明白了,否则才做的手术,唐婉不会这么快就转院,她不想见我。

  我给她打电话,没有打通,被拖入了黑名单中,查找微信,也看不到她,包括扣扣,同样的都没了她的联系方式。

  她似乎要与我彻底的脱离。

  我给她一连发了十数条短信,全部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我给武东打了一个电话:“你知道唐婉转院了吗?”

  “她转院了?什么时候的事,我不知道,她的伤势变严重了还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要转院?”武东也不清楚。

  “伤势应该没问题,可能是想躲着我,我以为你知道。”我叹了口气。

  “你别急,唐婉和她姐姐在一起,肯定不会有事,你俩的事情等她冷静下来,再慢慢处理,你不要太担心。”武东说。

  “嗯。”我应了声,“你知道唐婉在武昌公司的地址吗?”

  “知道,我等会用微信发给你。”武东说。

  “行,先挂了,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我有点等不及。

  挂了电话,我很快就收到武东给我发的信息,唐婉公司的地址,顺带着还有另外一条信息,让我在走之前去和余露还有周凯告别一下。

  我想了想,觉得的确有这个必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周凯和余露大好的婚事变成了哀事,他俩还有亲人在事故中过世,我的确应该去看看。

  “他俩现在在医院吗?”我问武东。

  “在,三楼,还有人没脱离危险,正在抢救,周凯和余露都在,你现在就可以过去。”武东回我信息说。

  我上了三楼,左右看了看,周凯和余露坐在过道的椅子上,我走了过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节哀顺变。”

  余露抬头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睛有些肿,应该是哭过:“谢谢,你没事吧?”

  “只是擦了一下,没什么大碍。”我点头。

  陪着周凯和余露两个人呆了一会儿,也没说什么话,这种时候,说什么话都没有用,静静的陪着遍足够了,我准备走:“我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到时候没看到我不要担心。”

  “要走就赶紧走,没人在乎你。”周凯忽然说,他的语气很冲。

  我愣了一下,周凯的怨气很重,我只以为他应该是失去了亲人心情不好,所以才会突然发货,也没有多说,并不怨他。

  “你控制一下情绪,车祸又不是因为陈进导致的,他也受了伤。”余露说,“他过来安慰你,你怎么用这个语气说话,对他发火?”

  “他受了伤,那他是活该,他不是早就说了吗,坐大巴肯定会发生车祸,这个车祸就是他的乌鸦嘴造成的,要不是他的话,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周凯说。

  我有点明白了,周凯以那样的语气跟我说话,或许有失去亲人心情不好的原因,但更多的应该是他将车祸的罪魁祸首归咎在了我的身上。

  他怪我在婚礼前说了那样的话,怪我的乌鸦嘴。

  我没有想到我担心的事情成了事实,周凯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居然也信这个,或者说他单纯的想要发泄一下,然后就将事情的由头赖在我的身上。

  “陈进说那些话不过是提醒一下而已,车又不是他开的,他又没做什么,你怎么这么迷信。”余露说。

  “你怎么处处维护他?你要真的觉得他那么好,那就嫁给他,和他一起过好了,还和我在一起干什么?”周凯眼睛有点红了,“婚车走的时候,他落单,你回去接他,这本来就不吉利,回来后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又维护他,你是不是和他有一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