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样,她吃了没?”过了一会,我问道。

  童望君没回我的话,我忍不住探了下头。

  陈乐仍旧眯着眼睛,不过在吃奶了,我舒了口气。

  “将奶瓶给我。”陈乐吃饱了,又睡了过去,童望君侧了下头,对我道。

  “怎么了?”我将口袋中的奶瓶递给童望君,“小乐她生病了,不喝奶粉。”

  童望君没跟我说话,将奶瓶扭开:“喝了。”

  “啊?”我没弄明白童望君的意思。

  “我下午还要去上班,等会挤点奶水,你带回去给小乐喝。”童望君道。

  原来是这样。

  忽然之间,我对童望君有了些惭愧的心绪。

  接我电话那会,她肯定在上班,半个小时就赶了过来,可以想见她内心多么焦急,而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带着陈乐去了天桥。

  是我一手造成了现在的局面,让小乐受苦,童望君受累。

  “你上班的时间赶过来,会不会有问题?”我喝掉了奶瓶中的奶水,将空的奶瓶递给童望君。

  童望君往奶瓶中挤着奶水,没理会我,过了一会,将奶瓶给我,里面已经装满了母乳。

  我拿在手上,还是温热的。

  “药水要完了,你还不出去,站在这干什么?”童望君对我道。

  童望君的神态,分明是不想跟我再多说。

  我推开母婴室,和她一前一后的出来,徐恒就站在外面,见我们出来,忙跑到童望君身边:“你没事吧?”

  “我们走吧。”童望君摇头,将手中的陈乐交到我手中,“陈进,我郑重的警告你,如果你不能给阿珂和小乐好的生活,我会委托律师,从你手中夺取她们的抚养权。”

  “你真的太失败了,原以为你有了女儿后,会上进的,可你还是这样扶不起来,成天游手好闲,连自己的女儿都照顾不好,你不觉得丢人吗?”

  童望君又数落我。

  我有些不服气:“平平安安才是福,有钱并不一定幸福。”

  “你还有脸说这个,小乐现在的情况,是平安吗,不就是因为你的贫穷造成的?”童望君瞥了我一眼,“你好自为之吧,如果再有下次,我会给你发律师函的。”

  “我不会允许一个没有责任的人照顾我女儿,女儿不能毁在你手上。”

  说完这些后,童望君和徐恒一起走了。

  护士过来,拔了陈乐手上的针,我拿着棉签,按着陈乐手上的针眼,到了取药处。

  取了一部分的药,我抱着陈乐出了医院。

  “去哪里,坐的士吗?”一辆的士停在我的面前,司机探头问我。

  我摇头,走过斑马线,往家的方向慢慢行去。

  身上的钱一分都不剩了,就连坐公交的钱也没了,我如今真的是身无分文。

  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我才到家。

  桌上有一碟白菜,厨房的电饭煲中保温着米饭。

  中午我没回来,陈珂自己做的饭。

  我将陈乐放进婴孩床中,摸了下她的后背,出了不少的汗,脸上的红润虽然下去了不少,但咳嗽没消,偶尔还会咳嗽几声。

  我扒拉了几口饭,研究了下药剂的用法和用量,给陈乐冲了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强喂着她喝了小半杯。

  剩下的,我喂到她嘴里,她全都给吐了,弄的衣服上都是,我不敢再喂了,擦净陈乐嘴边和衣服上的药渍。

  坐在婴孩床边,我看着陈乐,打了吊瓶,她的情况似乎好了些,但咳嗽还是没有消,即便睡着了,还是会咳嗽上几声。

  我不知道这种状况正常不正常,但想着还有两天针要打,等剩下的两针打完,应该会好很多吧。

  毕竟才打了一天的针。

  我摸了下陈乐的额头,似乎没有早上刚起来那会那么烫了。

  将婴孩床小心的挪到床边,抵着床,我出门,敲响了隔壁女人的门。

  “怎么了?”隔壁女人给我开了门。

  “你腿还没好点?”我看她一瘸一拐的样子,问道。

  “好些了。”女人的话像是随意的敷衍。

  “对了,你要我帮忙冲点奶粉吗?”我找话说道。

  “不用,孩子不在了。”女人摇头。

  “不在了?”我愕然,“出了什么事?”

  本能的,我以为女人的孩子出了什么状况。

  “没出什么事,我送走了。”女人解释了一句,看了我一眼,“要进来坐下吗?”

  我这个时候才仔细打量了下女人,她脚下穿着棉拖,外面罩着一件米黄色的羽绒服,一直到膝盖上,小腿上则是睡衣。

  她刚才似乎在睡觉。

  这个女人倒是悠闲,一天天的没见她工作,随时敲门都在,我几乎笃定,她就是被包养了。

  那个男人说不定来过了,还抱走了孩子。

  “你腿这么久没好,他抱走了孩子,怎么没顺带将你带去医院看看?”我问了一句。

  “嗯?”女人奇怪的看着我。

  “没什么。”我没再说,毕竟这事我一个外人不好多嘴,更何况还是如此敏感的话题。

  可能那个男人与女人在一起的目的除了女人的美貌年轻之外,还因为想要一个孩子?

  这么看,女人似乎更加的可怜了。

  “没什么事我就关门了。”女人道,作势要关上大门。

  “别,别,我有事。”我忙道,一手推着大门,没让她关掉门。

  “借大米?”女人看了我一眼。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在女人似笑非笑的目光中道:“家里还有米,你手上有余钱没?”

  “你想借钱?”女人道。

  “嗯,对,两千块钱,有没?”我道,巴巴的看着她。

  家里给的两千块钱我已经用完了,陈乐还有两天针要打,钱也还没给,再有一些药,也没买全。

  打了一针,陈乐的状态好了些,可咳嗽还没停,剩下的两针必须打,不能耽误,我能想到的就是找女人借钱。

  “你没朋友吗?”女人看着我。

  “有。”我道。

  “那你找他们借啊,怎么找到我这来了?”女人似乎站累了,挪动了下脚。

  “你这话说的,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我陪着笑脸,拉着关系。

  女人翻了一个白眼,扫了我一眼:“你知道我名字吗?”

  我摇头,一直没问,也不想问。

  “不知道我名字,还说是朋友,你不觉得这话怪异吗?”女人道。

  “我们是心交,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看你翩翩若仙,宛若仙女下凡,怎么也这么俗气?就两千块钱,我会还给你的。”我争取着。

  “抱歉,我蒙尘了,帮不了你,你还是去找你朋友吧。”女人往后面退了下,“我累了,睡觉了。”

  “别啊。”我上前一步,抓住女人的手,“做人不能这样不地道,应该互相帮助才是,我给你做饭,又给你抹药,还帮你冲奶粉,做人得懂得感恩呐,才能构建和谐社会,你说呢?”

  女人甩开我的手:“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会有今天,所以才对我那么殷勤,就是为了找我借钱?”

  “怎么会?我是那种人吗?真的是特殊情况,除了你我不知道找谁帮忙了。”我说道。

  “你的那些朋友呢?”女人看着我。

  “我不想麻烦他们。”我老实的道。

  “可你却要麻烦我,说明我们不是朋友,你刚才却说我们是朋友。”女人找出了我话中的漏洞。

  这女人逻辑能力真强,有这么好的能力,或许能翻身成为正室?

  “我是真的急着用钱,借我两千,还你的时候加五百,两千五,怎么样?”我算上了利息。

  女人摇头。

  “三千,三千,顶多一个月,我一定还你。”我道,担心房间里的陈乐,我有些急了,“我女儿病了,我是真的没办法,只有找你帮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