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车上眯了几个小时,司机过来喊醒了我们,车队又接着出发了。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左右的时候才到三亚,车队直接开到一家酒店门口停了下来,单从外面看酒店就能感受到奢华。

  高中那会儿我就知道周凯家中很有钱,可这一次对他的家庭又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能包这么多车从武昌开到三亚,二十多个小时。

  这本身就不是一比小的花费,再加上举办婚礼的这家酒店,六车的人,四五十桌酒席,还有这些人的住宿。

  随便算一下都是钱。

  “陈进,走,我先带你们去住的地方。”余露跑过来,“童望君和两个孩子也一起去吧,你们先放行李,等会一起吃酒席。”

  唐婉也走了过来,和刘闯一起,刘闯手里拿着行李,我的。

  “你真会蹭点,这个时候来三亚旅游,还能蹭一趟婚车。”刘闯同我道,“行李箱还不轻,大包小包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娘家人,带了这么多东西。”

  我皱了下眉头。

  “陈进就是我娘家人。”余露道。

  “呵呵,也是,你们这么好的关系,的确能这么说,行,那你们先聊着,我去找周凯,帮下忙。”刘闯放了行李,看了眼唐婉,“走吧,他们夫妻间的事,你我留在这不合适,这么些东西他们也能自己搬到酒店去。坐了这么久的车,说不定他们一家还要在酒店休息,我们再跟过去就是不识趣了。”

  “我就不去了,还有人等着我,两个孩子我也带走,你不用担心,不会出事。”童望君跟我说,朝边上看了一眼,徐恒就在一旁,下了车,往这里走了过来。

  “走吧,住的地方我已经定好了,先过去放了行李,休息一会我们再出去玩。”徐恒过来后只看着童望君。

  “新婚快乐,多谢你了。”童望君同余露打了声招呼,看了眼唐婉,拿过行李,执意要走。

  “给我吧。”徐恒到了我跟前,拍了下手,“乐乐,叔叔抱。”

  陈乐不反感徐恒,真的歪着身子要他抱。

  我不放手。

  徐恒没等,从我手里强行夺过陈乐,和童望君一起走了,上了沃尔沃。

  我看着童望君上了车,看着沃尔沃开走,我沉闷不语,感觉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从我的生命中分出去一样,心里一下就空落落的。

  “那个人是谁?是陈进你请的司机吗,你孩子还有媳妇怎么被他带走了?”刘闯还没走。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刘闯还想说话的,可是看到我的眼神之后愣了一下,讪笑了声,没再做声。

  “先上去吧,等吃完酒席再去找孩子也是一样的。”余露劝我。

  我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徐恒一切的手段都是阳谋,他跟着过来并不是背着我,而是光明正大的,在服务站遇到了我他也没有躲闪,反而主动站出来跟我打招呼。

  从始至终,我都知道徐恒的存在,知道他的心迹,他在追求童望君,甚至连准备何时求婚都跟我说了,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

  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却无能为力。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吧,我突然想起了这句台词。

  有些事情,真的身不由己。

  进了酒店,先到住的地方,我居然一个人一间房,双人间,有两张床,原本应该是为我和童望君准备的,不过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

  躺在床上,手机就放在一边,我在想,徐恒这会有没有跟童望君求婚,童望君有没有答应。

  我点了一根烟,让烟味在肺里扩散开,逼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

  好的东西不可能被我全都占了,我不是没有机会,童望君不是没给过我暗示,是我给不了回答和承诺。

  发生这样的事,其实谁都没有错,谁都责怪不了,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错,是我咎由自取。

  有人敲门,我开了门。

  “怎么了?”门外居然是唐婉,我有点奇怪,她手里还提了一个小包。

  “我能住你这吗?”唐婉从我搭在门框的手下钻进了屋里,“你这有两张床,一张给我睡吧。”

  “房间不够,没给你安排房间吗?”我觉得不可能啊,我被撩下还说的过去,可唐婉绝对不可能被周凯针对,不会不给她安排房间住,也不会忘了她。

  “有房间,不过是和别人一起的,我不认识,晚上睡觉肯定不安稳,就到你这看看,他们安排房间的时候肯定给你单独的房间,我没猜错。”唐婉说,“我今晚就在这睡吧。”

  我有点纳闷,唐婉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主动了,居然跑过来要和我睡,虽然是两张床,可毕竟在一个房间里,她难到不怕会发生些什么事吗?

  唐婉不习惯和旁的人睡在一个房间是真的,高中那会她就跟我吐槽过这件事,说每天最害怕的事就是放学,因为放学要回宿舍,她害怕。

  可她过来找我,要和我睡一个房间,真的单单只是因为不习惯和别人睡在一个房间?

  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你和童望君说了什么?”我带上门,问唐婉。

  我觉得唐婉忽然变得这么主动肯定有原因,她之前从来不会这样。

  “没说什么,你怎么会觉得我和她之间会说什么?”唐婉问我。

  “我只是觉得你的行为和平常有些不一样。”我说。

  “平常?你说的是高中那会吧,那会我不跟你也在网吧的酒吧里睡过吗?”唐婉看了我一眼。

  睡过。

  这个词很容易让人生出误会,深层的含义让人血脉膨胀。

  “那不一样,那是在网吧。”我说。

  “我觉得没什么不一样的,在网吧能睡,在房间里为什么不可以,难不成你会对我做什么?”唐婉道。

  “不会。”我忙否定。

  “那就行了。”唐婉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些衣物,“我要洗澡。”

  我将卫生间的灯打开,让开路。

  唐婉进了卫生间,突然停顿了一下,跟我说:“即使你真的对我做什么,我也不害怕。”

  卫生间里响起了淋水声,我却还在想刚才唐婉跟我说的那句话。

  即使你真的对我做什么,我也不害怕。

  这话暗示的成分怎么那么重?

  我看了眼卫生间的门,发现门居然没关严实,留了一条缝隙,我顿感荒谬,男孩中甚至浮现出一个荒诞的猜测。

  莫非眼前的这个唐婉是假的?

  我盯着缝隙看了一会,最终也没进去,而是躺在床上,耳中哗哗的流水声里,我在思考,唐婉这会会不会在骂我禽兽不如?

  眼睛有点沉重,不知不觉我睡了过去。

  我是被打醒的,唐婉拿着枕头,打的我。

  “你干什么?”我迷糊中睁开眼睛,唐婉手里还拿着枕头,站在床边。

  “这样你都能睡着,陈进,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在故意装睡对不对?”唐婉问我。

  “我真睡着了,在车上没睡好,太累了。”我说,“你把我弄醒干什么?对了,现在几点了?”

  “快点起来,婚礼要开始了。”唐婉审视了我一眼,没再继续追究我到底是假睡还是真的睡着。

  我爬了起来:“走,快点,车迟到了。”

  “等会。”唐婉喊住了我,到卫生间拿了把梳子,“你头抬那么高干什么,低一下。”

  我顺从的低头,唐婉认真的帮我梳头。

  她穿着小西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衣,下身不是短裙,而是长西裤,没露什么,可是却将丰满的身姿全都展现出来。

  鼻息中闻着淡淡的香味,我忽然伸手搭在了她的臀部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