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刚才出去是给朋友打电话?”童望君问我。

  “我跟她打个电话说了一声,她说没有问题,车上的位置很多。”我点头,又强调了一遍,“你和我,还有阿珂和小乐四个人可以坐下。”

  我故意没有说徐恒,我想他应该能够听得出来我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欢迎徐恒跟着一起去三亚。

  “你们两个已经离婚了,以这样的方式坐你朋友的车应该不太好吧,别人会说望君的闲话的。”徐恒说。

  “有什么好说的,谁说离了婚就不能做朋友的,一起出去玩又没有什么。”我看了一眼徐恒,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我看到了心里却暗爽。

  徐恒几次对我冷嘲热讽,话里藏着刺,这次终于让他吃瘪。

  “还有没有多的位置?”徐恒问道,还不肯放弃。

  “没有,再说,即便有多的位置我和你并不熟,没有理由带着你一起过去,这不太好。”徐恒的意思我懂,但我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想要坐余露的婚车去三压,本来就是为了甩掉徐恒,不让他跟着,我当然不会同意让徐恒一起跟着过去,他的脸皮居然也够厚的,我表明了意思后,他居然还要问,要是我的话肯定不会这么问。

  “我可以付钱,双倍的车费。”徐恒说。

  “十倍都没有用,你不用再说了,你要想去三亚玩就自己一个人开车去吧,反正我们和你肯定不是一起的。”我说。

  徐恒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向童望君:“你的意思是怎么样的,是要跟着陈进一起坐他朋友的婚车,还是和我一起开车去三亚。你和陈进已经离婚了,如果你这个时候还跟着他一起坐他朋友的车,肯定会被说闲话的,我个人的意思是你最好不要过去,而是跟着我一起开车到三亚,这样玩得自在一些,也不会给自己添堵。”

  “我还是跟他一起去吧。”童望君沉默了一会,选择了我。

  但是我看出来童望君的表情带着一些犹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对徐恒的愧疚,这让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她的心里面真的扎进了另外一个人,这样的事情我能够理解,但是还是有些难受。

  “行,那祝你们玩的愉快,至于我去不去三亚,后面再说吧。”徐恒站了起来,“我吃饱了,就不打扰你们收拾东西了,先走了。”

  童望君站了起来,送徐恒出去,回来的时候似乎有些不高兴:“你做的也太明显了吧,你干嘛非要针对他,太小家子气了一些,你不是说你朋友的车上面位置很多吗,留一个给他有什么关系。”

  “肯定有关系,怎么会没有关系,我和他又不熟,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给他留一个位置,再说,我非常不喜欢他,不是我针对他,而是他针对我,他这个人阴的很,你和他并不适合。”我直接说道。

  “那你说我和谁适合?”童望君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这要问你自己。”我没敢看她的眼神。

  “我俩已经离婚了,你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我?”童望君似乎有些怨气,“你觉得这样做有意思吗?”

  “我怎么对你了?”我问道,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和我离了婚,说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要和谁在一起那是我的自由,你为什么非要干涉,你干涉也就罢了,但是又不做出别的行动,霸道的不让人接近我,你的占有欲未免也太强了一些,你这样破坏别人的幸福,又给不了他人幸福,你不觉得太过自私了一些吗?”童望君的怨气有些重,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看着我,眼中似乎有一些期待。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我隐隐的能够猜测到童望君这些话的意思,在埋怨的背后或许她是在催促着我做出决定,可是我能够作出决定吗?

  我脑海中不断的有人影在晃动,苏然白我时的眼神,和唐婉高中那会儿一起欢笑的场景,零零碎碎的不断在我脑海中翻滚,我做不出决定,也给不了童望君任何的回答。

  我能做的或许就是默默的守护着,弥补着。

  “你是因为愧疚所以才这样做的吗?”童望君问我。

  这些女人太聪明了,苏然聪明,童望君也聪明,似乎就我显得笨:“不是愧疚,正好有这个机会带着孩子一起出去玩,你不是说我偏心吗,那就把小乐也一起带着,你跟着去正好也好照顾两个孩子。”

  我没有承认,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承认出来是因为愧疚才对童望君这样的话,她的心里或许会更加的不好受。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虚伪。

  “如果你是因为愧疚才这样对我,我觉得大可不必,我不需要你的愧疚,你能上进,能生活得很好就行了,我不需要你的特殊关照。”童望君跟我说。

  “不是愧疚,你别多想了,只是想出去玩一玩而已,你的心思怎么那么重。”我摆手,“赶快收拾东西吧,明天早上一早就要走。对了,你有车吗?”

  “你把徐恒都赶走了,哪里还有车?难不成你现在让我去借他的车开回去吗,也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童望君数落我,进了房里收拾准备要带的衣物。

  “我订了票,明天早上6点钟的。先回去,然后再到我朋友那一起坐车去三亚。”我用手机订好了票,走到房间门口,看着童望君收拾东西,跟她说了一声。

  “我跟着去会不会有些不太好,你朋友知道我俩离婚了,你还带着我他们会说我闲话吧?”童望君将叠好的衣服放进行李箱中,这会儿她有些担心了。

  “没事的,也没有几个人,大多都是我那个朋友的亲戚,互相之间并不认识,上了车坐在那就行了,哪怕我那几个朋友,也不一定会坐同一辆车。”我说。

  “要不要买泳衣泳裤?”童望君似乎安心了些,问我。

  “买那个干什么?”我奇怪。

  “去三亚当然要下海呀,下海还能到穿着平常的衣服吗?。”童望君说。

  “你穿着平常的衣服不行吗,多带两套衣服过去换就可以了。”我说,我不希望童望君穿的太过暴露。

  “懒得跟你讲,你不买泳衣泳裤我要买,你在家看着孩子,我现在去一趟超市,应该还没有关门。”童望君很热切,她真的很想看海。

  “你那么急干什么,即便要买泳衣泳裤也不用现在去买啊,到了地方还怕没有泳衣卖吗?”我拦住了她,“人家海边肯定有卖这些东西的地方,不用担心。”

  “可是贵啊。”童望君说。

  “贵能贵到哪里去,到了那里再买吧,不用这么急的。”我说。

  “你现在做生意赚了钱,有底气了是不是?但是能节约的钱为什么要浪费,楼下就有超市,肯定还没有关门,我记得里面有泳衣泳裤卖,十几块钱一件。你看着两个孩子,我先下去。”童望君匆匆的下了楼。

  花20万让陈珂进贵族学校,可在几十块钱的泳衣上面却斤斤计较,想着怎么节省钱,看着消失在门口的童望君背影,我久久没有回过头,最终叹息了一声,取了一根烟叼在嘴里。

  “屋里不准抽烟。”陈珂立刻制止我。

  “是爸爸忘了。”我将嘴里的烟又取了下来,塞进烟盒中,揣进口袋里面,走到陈珂身边抱起了她,“来,亲爸爸一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