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放假,有什么事情吗?”童望君说。

  “我想带她出去玩一玩。”我说。

  “就带她一个人吗,小乐呢,你想带阿珂去哪里玩?”童望君问我。

  “去三亚,我有一个朋友正好要结婚,婚礼在三亚举行,我准备带阿珂去那里玩一玩,小乐还小,过去不太方便。”带孩子去参加婚礼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加上我和余露这么熟悉,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了。

  我想趁这次机会和陈珂好好的缓和一下关系,顺便跟她聊一聊,免得后面又发生上次类似的事情,我觉得自己作为陈珂的父亲,我有必要,而且很需要纠正一下她的价值观,不能让她的价值观出现偏差,这次参加婚礼顺带旅行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你这样会不会太偏心了一些。”童望君问我,“再说,你朋友结婚你一个人去就行了,带着阿珂去像什么样子?”

  “小乐还小,她能知道什么,等她大一些我再带她出去玩。朋友结婚,带孩子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说不定还有一家人都跟着过去的,而且这个朋友与我很熟,没有什么关系,她不会介意。”我很肯定余露不会说什么,“后天我就直接去武昌接阿珂。”

  班上又来了一个转校生,就坐在我身边,原本邵思琪的位置上。是一个女生,听说是复读的,特意在高考前一个月转到一中,为的是冲刺高考。

  但是我觉得没必要,离考高就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该教的知识早就教完了,剩下的只不过是复习,大量的做习题而已,上课的时候任课老师不会再讲新的知识,只会根据试卷的错题来补充知识点,偶尔想起认为你会考的知识点也会在课堂上面提一下,重要的还是这个学生自己。

  这个时候转校没多大意义,可能更多的是出于心理作用。

  我疯狂的做题,从来不嫌试卷多,甚至花了大几百块钱将学校外面资料店里面的各科试卷都买了一套。

  做题,对答案,总结,再做题。

  几次模拟考试的成绩从班上中游的水准上升到十几,又进入前十名,到后来稳定在前三的位置,我的信心一点点积累起来。

  不过这些还不够,想要进清华北大必须稳定在全校前十名才行。

  我是晚上坐车到的武昌,直接倒了童望君住的地方,让我有点不舒服的是徐恒居然也在,而且还坐在钢琴旁教陈珂弹钢琴。

  “阿珂,爸爸来了,你也不过来欢迎一下?”我进了门,看到陈珂站在徐恒身旁,心里酸酸的。

  “爸爸,我在学钢琴,徐叔叔的钢琴弹的好厉害,你会弹吗,要不要过来也试一试?”陈珂跟我说。

  “我不试了,你弹吧。”我摆手,我根本就一点音乐细胞都没有,别说弹钢琴,哪怕是唱歌音调也不准,只是发泄情绪,胡乱的吼几句而已。

  陈乐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我过去坐在她身边,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在腿上面,拿起她放在茶几上的薯片。

  “我的,啊……啊……我的。”陈乐视线一下就从电视上回过来,伸手阻拦着我,想要从我手上夺过薯片,她已经会说一些话了。

  “给爸爸吃一片好不好?”我逗着她。

  大女儿现在不怎么腻着我了,我还有小女儿。

  “不要,我的。”陈乐伸手够着我举起来的薯片。

  “好东西要学会分享,这样才会有人喜欢,知不知道?我是你爸爸,吃你一片薯片怎么了,就吃一片,好不好?”我试图同陈乐讲一讲道理,教一下她,让她知道分享。

  可陈乐根本就不听,忽然一下站了起来,手扶着我的肩膀,然后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扶着肩膀的手抬起来拿我手里的薯片。

  年龄不大,可是她扯着我头皮有点生疼,我又怕她摔倒,赶忙将薯片给了她。

  陈乐得了薯片,满意的从我腿上下来,坐在沙发上面继续看电视。

  “你这么不听话,以后爸爸不爱你了,不给你买好吃的。”我吓唬她。

  陈乐护紧了手中的薯片,根本看都没看我一眼,仍旧盯着电视中的光头强,目不转睛。

  我顿感有些挫败,偏头看了看陈珂,又看了看在厨房里面忙碌的童望君,一时有种无所事事感觉,有些尴尬。

  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我居然会感觉到尴尬,我叹了一口气,进厨房帮童望君的忙。

  “你准备什么时候带阿珂过去?”童望君问我。

  “后天。”我说,“你跟她说了没有?”

  “还没有说,等会你自己跟她说吧。我还是不想你带她去那么远的地方,你要参加朋友的婚礼,带着阿珂去像什么样子,婚礼上面一定会很忙,到时候你又喝酒,顾得过来吗?”童望君不放心。

  她说的这些我其实有考虑过,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带陈乐去,而是只带陈珂去的原因,我就怕忙不过来没照看住孩子。

  “阿珂九岁了,很懂事,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她要上学,我也不会一直有时间,刚好有这个机会,正好带她出去玩一玩,她长这么大了,我还没有带她出去玩过。”我说,“这是我欠孩子的。”

  “你们要去海边?”童望君问我。

  “嗯,去了三亚肯定要去海边逛一逛。”我点头,“刚好这个天气也非常的合适,可以下海玩玩水,阿珂没有看过海,正好带她见识一下。”

  “我也没看过海。”童望君忽然说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看了童望君一眼,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是想要跟我一起去三亚吗?

  其实这个在之前我也有考虑过,可是想到唐婉也会去,还有余露、周凯、武东他们都知道我已经离婚了,这个时候我带着前妻一起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不太合适,甚至只是搭顺风车也显得有些尴尬。

  “下次,等十一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再过去看一看。”我说。

  “你是怕别人说闲话吗,怕别人说你带着前妻一起去参加朋友的婚礼显得尴尬?”童望君问我。

  我沉默了。皱着眉头。不知道如何回答童望君。

  “去三亚办婚礼应该要不少钱吧,那么远怎么过去?”童望君主动岔开了话题。

  可她的话又在提醒我,我和她结婚的时候婚礼肯定办的不怎么样,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婚姻就只有一次,哪怕有些人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可第一次的意义肯定比后面的要更加的深刻。

  这就好比初恋,永远让人心怀惦记。

  想到这些我心里对童望君的愧疚就更加深了:“的确不便宜,不过他们有钱,准备包六辆大巴车将亲朋好友接到三亚去,结婚的两个人都是我的同学,你如果也想要去的话,那就跟我一起去吧,将陈乐也带着。”

  “你不怕带着前妻会被人说吗?”童望君问我。

  “没事的,我跟他们说一声就好了,都是很熟的朋友,而且车上有空位,不会有多大的问题。”我说,相比起面子,我更希望能以这种方式补偿对童望君的愧疚。

  “不用了,名不正言不顺,你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童望君摇头。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好意思,还是不愿意给我一次补偿的机会,想要让我心中一直记得这份愧疚。

  我内心有一股松了口气的感觉,可又带着遗憾,愧疚似乎又更多了几分。

  吃饭的时候我跟陈珂说:“等会儿吃完饭你就跟爸爸一起回去吧。”

  “可是我明天还有一天的课。”陈珂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