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很忐忑,有一些后悔,那句话真的不该说的。

  但是,我现在却很想知道,唐婉会怎么回答。

  她的心中,到底有没有我?

  唐婉的脸很冰,很冷,眼中满是失望,沉默了一会,带着讥讽的语气对我道:“你说的没错,我和你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你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我怎么可能与你有交集?”

  我的心一痛,眼皮一下就耷下来,胸口憋着一股气,怎么也吐不出来。

  虽然知道唐婉这句话可能是气话,但我还是愁苦难以抑制。

  因为她说的本就是事实。

  “说这些干什么,学历能代表什么呢?再说,陈进本来成绩就不差,也有机会进入清华大学的,只是突然出了些意外而已。”武东看着我俩,“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去吃饭吧。今天我请,谁也别跟我抢,否则就是不将我当朋友。”

  “你去吃吧,我没胃口。”唐婉瞥了我一眼,对武东道,而后自己走了。

  那一眼,宛如一柄刀,刺在了我的胸口。

  “哎,这又是何必呢?”武东叹了口气,而后稍显尴尬了看了我一眼,“陈进,你误会她了,其实先前那些人是我让他们过来照顾你生意的。”

  我愣了下。

  “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我没别的想法,就是想要帮你一下,可是我又知道你的脾气,直接给钱的话你肯定不会要。”武东对我道。

  “这么些年来,我如果不主动联系你的话,你都不给我打一个电话,做朋友能够做成我俩这样的,也真是够奇葩的。”

  “你说你,有什么困难就不能跟我说声吗?初中,高中那会,我经常去你家蹭饭,平常在学校里,跟在你身边也没少混吃混喝,我占了你不少便宜。可现在,你有了困难,怎么就那么见外呢?”

  “我自己的事,我能解决。”我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真要将我当朋友,就别这么做。”

  “我在公司里不说职位有多高,但大大小小也是一个管理层。”武东看着我,“我给你在公司安排一个职位,每个月最低薪酬能有四千块,怎么样?”

  “不了。”我摇头,“这对你不好,我学历不高,进去会给你带来麻烦。”

  “有什么麻烦?这点人脉关系我还是有的,你只管去就行。”武东道,“你是我兄弟,别和我见外,好不好?”

  “不了。”我仍旧没同意,“你去吃饭吧,下午你还要上班。”

  武东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行吧,你如果什么时候有需要,跟我说。对了,刚才的事你跟唐婉解释下吧,你说那话,真的太让人寒心了些。”

  武东说他知道我的脾气,其实他并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就不会那么做,安排底下的员工照顾我的生意。

  但是他一番好心,我又不忍将话说的太重。

  “不跟那姑娘打电话道个歉?”郑哥一边收拾着摊上的货物,一边跟我说道。

  “为什么要道歉?”我道。

  “你说那样的话,伤了人姑娘的心,道歉不是应该的吗?”郑哥道,“别说你没看出来,那姑娘忽然走了,就是因为你说了那句你俩没什么关系的话。”

  “我和她本来就没什么关系。”我道,“她自己也那样说了。”

  “你要不说那话,人家姑娘至于那么说吗?总不能让人家女孩子主动,说喜欢你吧?”郑哥有点替我着急。

  “你想多了,她并不喜欢我。”我笑着道。

  唐婉或许将我当朋友,但绝对不会是男朋友。

  高中那会,我要牵她的手,她没让,还骂我是人渣。

  真要喜欢我,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

  郑哥摇摇头,没再多说什么,继续收着摊上的东西。

  “往后我可能帮不了你看摊了。”郑哥对我道。

  “怎么了,你不摆摊了?”我问道。

  “摆,不过不在这摆了。”郑哥道,“这里人流量虽然大,但离着女儿的医院太远了些,来回不方便,我就只能晚上才有时间去陪着她。”

  “我决定去医院门口摆,随时都能去医院看看女儿,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我希望我能陪在她身边,看着她走,而不是让她孤零零的一人走。”

  郑哥笑的有些凄然:“这么冷的天,她要是一个人,也怪冷的,我不忍心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能让她冻着。”

  陈乐咳嗽了两声,我抱紧了她,看着郑哥收拾东西。

  “行了,兄弟,有些话说多了你恐怕也不喜欢听,但我还是跟你再唠叨几句。”郑哥挑起了担子,对我道,“有人脉关系就用,不要觉得麻烦,生活总会不经意间发生些意外,你得让自己强大起来,最好是从经济上强大起来,以加大面对这些意外的能力。”

  “另外,有些女人不值得信任,比如我老婆这种女人,不仅走了,还卷跑了我的资产,但有些女人,应该好好珍惜,我看刚才那个姑娘就不错。”

  我苦笑了声,唐婉是不错,可她并不属于我。

  郑哥挑着担子下天桥,我忽然走了过去,往他手中塞了五百块钱:“郑哥,这是给你女儿的,不多,只有五百块钱。还是那句话,人活着就有希望,生活虽说艰辛,但一定要坚持住。”

  郑哥看着我,过了一会,又道:“你身上还有奶粉钱吗?”

  “放心吧,有。”我道。

  “行,多的话我就不说了,兄弟你的这份心意我领了。”郑哥将钱放进内衣口袋,压了压,“我会记住你的话的,也希望你能够记住我的话,摆摊能认识你这样一个兄弟,我很高兴。”

  我给郑哥又抽了根烟出来,帮他点燃。

  说完后,郑哥下了天桥,挑着扁担,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站在天桥上,看到他换手扶着扁担的时候,抹了下眼角。

  郑哥走后,我也收了摊。

  “时间还早,你生意那么好,怎么这么快就要收摊?”一摊贩看到我收摊,奇怪的问道。

  “不做了。”我道。

  “不做了?”摊贩很讶异,“以后都不做了?”

  “嗯。”我点头。

  “那我将你这块地方占了,没关系吧?”摊贩看上了我这块地方,“你这可是宝地,我看你两天生意好的不行,你剩下的那几十双鞋垫也别拿回去了,按着售价全给我吧。”

  “行。”我点头,旧床单拿回去也没什么用,“也不需要按照售价了,都按着进价给你吧。”

  “好,好,那就多谢老弟了,等哪天我有空,请你吃饭。”摊贩热情的道。

  我没接话,拿了摊贩给的钱,抱着陈乐就走了。

  陈乐的状况有些不对,早上的时候开始就没什么精神,偶尔还咳嗽几声,这让我有些担心。

  小孩子身体抵抗能力本来就差,这些天天气凉,天桥的位置又正好是在风口,虽然我一直将陈乐裹的严严实实的,今早还特意取了一件我的羽绒服,将她罩住,可看情况,她似乎还是着凉了。

  希望只是些许的咳嗽,过两天就能好,我暗暗祈祷。

  回到家后,我立刻烧了一壶生姜水,给陈乐喝下。

  这一晚,一向乖巧的陈乐哭了好几次,我摸了她的脸,有些烫,睡觉的时候也不安分,总是醒过来。

  一直闹到半夜三四点,陈乐才稍微安分了些,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让我一直提着的心放松了些,心中想着应该是生姜水起作用了。

  可是,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看到陈乐的状态,我一下就慌了。

  陈乐脸很红,整个人病怏怏的,我喊她好几声,也一直没多大反应。

  “阿珂,你自己去下面买早点吃,小乐好像感冒了,我带她去医院。”我给五块钱陈珂,让她自己去过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